信德文化研究所主页

张士江神父 信德文化研究所所长 Fr.John B. Zhang (Director of Faith Institute for Cultural Studies)

尊敬的各位与会朋友:

金秋十月,既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感恩的季节。今天我们就是怀着感恩的心情纪念七十七年前的十月在“正定教堂惨案”中为保护中国妇孺而殉难的文致和主教及其同伴,怀念在战时所有为义而牺牲及提供人道主义救援的宗教界同仁,同时举行这次“正定教堂惨案暨宗教在战时的人道主义救助”学术研讨会。

我谨代表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和复旦大学宗教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及信德文化研究所三家合办单位,热烈欢迎和衷心感谢莅临今天研讨会开幕式的各界朋友!同时非常感谢许嘉璐先生和冈田武夫总主教等特发专函。尤其欢迎著名史学家、教育家,德高望重的章开沅先生和夫人黄怀玉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张海鹏会长,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宗教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徐以骅教授,河北师大戴建兵副校长,河北宗教界同仁代表,文致和主教及其殉难同伴的亲朋、家乡教区和所属修会代表——德隆主教一行( Msgr. Everhard de Jong, Auxiliary Bishop of Roermond Diocese, the Netherlands later Bishop Schraven's home Diocese),石家庄(正定)教区的神长教友代表、河北神哲学院院的师生,以及所有在百忙中专门与会的国内外朋友们。

1997年10月8日,遣使会中华省省会长欧天乐神父(Fr. Hugh O'Donell, CM)陪同十位欧亚会长来访。虽然当时由于种种原因客人没能如愿参观他们的前辈们殉难地和纪念碑,但在正定古城,我首次从柏伟力神父(Fr. Wiel Bellemakers CM)和当地老人们的口中听到了60年前文致和主教及其同伴为保护中国妇孺而殉难的经过。他们的事迹改变了我从书本上获得的对传教士的负面印象。当年我曾撰写了一篇短文,以纪念九位血洒中华的英雄。

文致和主教等殉难后,由于当年日方的刻意隐瞒和之后的历史与政治原因,正定教堂惨案一直没受到中外社会各界的关注,其历史真相和历史贡献也鲜为人知。甚至今天还有日本右翼分子试图否认这段历史,正定当地人民也少有机会感恩和纪念这批国际友人。

前几年去欧洲出差时,我曾两次应邀在郁金香盛开的美好季节访问文牧的家乡。在参观了其出生地、读书的学校、常去的教堂,看了其亲朋保留的史料照片,让我对这位曾与中国人民患难与共的国际友人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我知道,文牧及其同伴的故事早晚会被搬上银幕,因为正定教堂惨案不仅仅是一批传教士与正定人民的悲惨经历,也是中华民族历尽屈辱的一个历史缩影,是人性善与恶的再现。目前我们需要做的是还原历史真相,希望历史悲剧不再重演。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公然参拜供有战犯的靖国神社。日本宗教界和荷兰文致和基金会立即发表声明批评和谴责安倍的不义行为。这里引出了一个问题,面对社会不正义,宗教界是否该发出先知性的批判声音?

在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文致和主教等神长们就敢于向侵略者的不义之行说不,其血的代价虽然高昂,但其历史功绩不仅仅是保护了一批妇孺,更重要的是从国际道义层面促使侵略者收敛了其嚣张气焰,为宗教界人士和国际友人换来了在沦陷区开办难民营的机会,使无数的中国平民在宗教场所和难民营受到了保护。宗教界为社会正义发声,甚至不惜牺牲性命的义举在当时和今天仍然具有重要的意义,其人道主义救援精神值得发扬光大和学习。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又适逢明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斗争胜利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复旦大学宗教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和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及信德文化研究所经过商议,决定以“正定教堂惨案和宗教界在战时的人道主义援助”为主题,合作举办一个学术研讨会。 希望从宗教和学术角度来探讨这些历史问题,牢记历史经验教训,反对战争和暴力,呼吁各国政府及人民,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鼓励忏悔和宽恕,推动修和,促进地区及世界和平。

这次研讨会本来应该在正定教堂惨案的发生地举办。正定不但是历史名城,而且人才辈出,像名相赵佗,忠义之士不败之将常山赵子云。习近平主席也曾在此工作生活过。他很关心正定的发展和(包括正定老教堂在内的)文物保护工作。我们这次研讨会的主角之一文致和主教也曾在正定工作和生活了38年(1899—1937)。但为方便学术研究,研讨会将在学术氛围浓厚的河北师大举办,只把开幕式放在了河北天主教神哲学院。

我们修院的条件虽然简陋,但这里曾是正定教堂惨案中唯一一位煕笃会士霍厄玛神父(Fr. Emmanuel Robial, OCSO)生活过的旧址;“文致和主教纪念室”的门牌和重新竖立的石碑需要举行揭幕祝福礼仪;(欢迎参观)在修院将方便为文主教及其同伴举行一台纪念弥撒。

最后预祝各位学者专家、与会各界朋友身心愉快!并祝研讨会圆满成功!

网友评论

匿名用户 2014-11-15 07:05:53
                            有个疑问:一位神父怎么会相信从书本上获得的对传教士的负面印象?而且在1997年才改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