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德文化研究所主页

赵本笃神父(香港煕笃会圣母神乐院、文致和主教生前的见证人)Fr. Benedict Chao, OCSO (Our Lady of Joy Abbey, Hong Kong, personal witness of Bishop Frans Schraven )

各位朋友,大家好!

请让我先做个自我介绍。

我是赵本笃,不太大,今年刚96岁。

我在1940年加入了熙笃会圣母神乐院。在正定教堂惨案被杀的九人中,有一位前辈熙笃会士——霍厄玛神父(又译,罗比亚神父Fr. Emmanuel Robial,OCSO)。今天我是陪同我们院长高豪神父特别来参加此次研讨会。

我是土生土长的正定人,1918年出生。1947年离开家乡,1949年离开大陆。从1980年我开始回家乡探亲。记得1983年我第二次回来时,时任正定县领导的习近平书记特别邀请我喝茶,他关心我的身体,询问我对正定的印象和变化。当时一位陪同的官员说:“赵神父,我们对熙笃会的历史、生活、工作都了解。你们(培育)种的西瓜在我们正定很出名啊!又大又甜!”我笑了,坐在我对面的习书记也笑了。他给说了一些知心话。习总书记给我的印象是他一点也没有架子,待人很和气。我理解他的名字“近平”一如他的人一样很“平易近人”,是位带来和平的人。当习书记当选主席后,我有个想法,就是希望他不但带领我们十三亿中国人能过上平安和谐的生活,也要不分种族和国界,协助世界人民过上平安和谐的生活。

回到研讨会主题。由于家父与文致和主教及其同伴关系密切,所以我自幼也即与主教、神父们都很熟。今天我也以文主教的见证人的身份来参加这个研讨会。现在我就以这双重身份来说说我的感想:

1930年柴慎成神父(Fr. Thomas Ceska)任正定主教座堂的本堂。他很关心栽培修道圣召。我当时在正定教区的首善小学读书,我和另外三位同学有幸被柴神父看中,他邀请我们四人进了正定东柏棠的小修院。

每逢暑假时,我很高兴能临时代替家父服侍文主教,做些清洁工作。文主教和蔼可亲,记得有一次,我见他的桌上有封要寄出的信函,便自作聪明,把信上的外文地址翻成中文悄悄寄出了。不久就因“地址不清”被退回,主教并没有责怪我,只是说不要再犯错了。

日军占领正定后,我曾亲见了日本兵士的残忍,更目睹了文主教等神长不畏强暴,全力保护妇孺,被日军抓走而致命的崇高义举。

文主教等九人的慷慨就义已经77年了,作为亲历者,我有幸能参加这次研讨会,揭露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的罪行,还原历史真相,褒扬文致和主教及其同伴对中国人的爱心。他们怀着一颗颗爱心不远万里来到我们中国,为保护中国人,在烈火中永生。我能肯定地说,他们在天之灵,真诚希望人类互爱,开放和平的大门,实现天下一家的理想。

最后,非常感谢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复旦大学宗教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和信德文化研究所,感谢你们举办这个研讨会,让我有机会再回家乡,再次见证历史。

祝愿研讨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