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耶稣诞生的前前后后


2011-12-29 13:21:40 作者:永平

——访劳丽·博琳修女


    劳丽·博琳(Lurie Brink O.P.),道明会修女,美国田纳西州大学学士,玛利诺神学院神学硕士和芝加哥大学博士。芝加哥天主教联合神学院圣经学副教授。她是美国东方研究、天主教圣经协会、芝加哥圣经研究协会、圣经文学学会会员。


    我们不应该在耶稣出生的细节上吹毛求疵,任何圣经故事,实际上都比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内容丰富得多。

    “在圣地学习圣经会改变你读经的方法!”道明会修女劳丽·博琳(Laurie Brink O.P) 这样说。她常带领学员到圣地探访,比如白冷。“圣地承载着记忆”,她说,“之所以成为圣地,是因为之前去过那里的人们留下了足迹。”
    记忆和历史是不大相同的,而耶稣诞生的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你想知道关于耶稣诞生的历史事实,将会令你大失所望,”修女说,“我们真的无法核实三贤士甚至马槽是否存在,但故事的目的不是向人介绍事实,它是把耶稣的诞生放入人类历史当中。耶稣是一个真正的人,尽管他的受孕是独一无二的,但他却像其他人那样出生。”
    博琳认为,就像整部福音书那样,对圣诞的叙述今天还在延续:“我们视圣经为一部教会的书,但事实上它也是我们的家书。当我们细读这些故事时,它们就成了我们的故事,让我们生活出来。我们教友有时竟会忘记了这一点。”
    
    圣经对耶稣诞生的叙述和我们今天的看法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我家人最先打开的圣诞节装饰品总是那套关于圣诞故事的积木箱子。那是我父母新婚不久后置备的,用陶瓷类东西制成,已经有50多年了。圣母的一只手不见了,天使的一只翅膀也已受损,毛驴的头也已经被粘了又粘,牧羊人还完好如初,圣婴耶稣是粘到马槽上的,所以,他哪儿也跑不了。我父亲用积木支搭了一个马棚。
    这就是我的圣诞故事,这是我和弟弟所想到的圣诞故事应有的模样。后来当我稍微长大一些了,才读到玛窦福音和路加福音,并且意识到在那画面中尚有很多人物。我们已经把两个故事合并在一起了,这使得一个耶稣诞生的伟大场景得以呈现在我们面前,但这并不是圣经经文所告诉我们的。

    你能为我们区分一下这两个不同的故事吗?

    在玛窦的故事中,主角是若瑟。若瑟首先出镜,当他发现玛利亚虽未与他同居,却已身怀有孕,便打算与玛利亚解除婚约。
    若瑟做了个梦,梦中天使对他说,迎娶玛利亚没问题,因为她所怀的孩子是从圣神生的。耶稣诞生在白冷——不是在我父亲用积木所搭建的马棚里,根据玛窦福音的记载,是在一个房子里。
    然后有贤士,从东方而来的智者,他们可能是占星家,靠星座来辨认方向。真正有趣的是,这颗星不只是高悬空中,而是引导着他们。当他们到了耶路撒冷,他们问黑落德王新生的犹太人的君王在哪里。
    最后,贤士们去了白冷,他们给了婴孩一些很有趣的礼物——是一个为普通婴儿的庆祝场合中看不到的。他得到黄金、乳香和没药。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解释这些礼物的真正含义,但这三样东西很可能是表示在当时是最昂贵的礼物。
    贤士们按他们在梦中得到的警告,决定不再回到国王那里。黑落德王非常气恼,决定把所有两岁男婴赶尽杀绝。这就成了诸圣婴孩的故事。圣家逃往埃及,并最终定居在纳匝肋。

    路加记载的是什么呢?

    路加实际上给了我们两个故事的叙述。首先是洗者若翰,一个我们往往忽略的故事。
    当然,路加没有把耶稣与若翰一视同仁。若翰的出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圣神既没有临于洗者若翰也没有临于他的母亲依撒伯尔身上,直到依撒伯尔遇到玛利亚为止,所以很明显,若翰和耶稣是在不同的层面上。
    但是,洗者若翰一定有其重要意义所在。在若翰诞生的故事中,他的父亲匝加利亚在圣殿中得到了神视,天使加俾额尔告诉他,他将有一个儿子。匝加利亚问这事怎么会发生。我认为这是对那神视很合情合理的回应。显然加俾额尔天使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他说匝加利亚要成为哑巴。当你看到加俾额尔向玛利亚报喜的故事时,玛利亚就成了路加福音的主角,而不是若瑟。加俾额尔报告给玛利亚这个消息时,玛利亚问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天使便告诉了她要发生的事,并没有因问问题而惩罚玛利亚。玛利亚以一个美妙的回应来作答,“就按照你的话在我身上成就吧!”
    我们没有听到若瑟的回应。不过,我们听到玛利亚出现在纳匝肋,这就是问题之所在。路加知道,耶稣出生在白冷,但他也知道,耶稣是从纳匝肋来的。于是,他便利用季黎诺的人口普查(这实际上比历史事实晚了一点),作为一个让圣家举家到白冷的原因。

    他们是怎么到了马棚中的呢?

    在白冷没有供他们居住的地方,这里所用的希腊术语的意思是“客栈”,所以,就是说没有可供出租的房间,所以宝宝不得不出生在马槽里。
    我倾向于想象我爸爸用积木做的马棚,但是,从考古学中我们知道,当时的房屋一般是两层的。第一层是动物待的地方,二楼是人居住的地方。如果楼上客满了,楼下就是最佳选择了。另一种可能性是在一个山洞里。该地区的石灰岩是很松软的石头,人可以挖进去,在前面修建一个房子。他们把家畜放在后面,这样可以起到自然保暖作用,马槽则处于家畜与人之间。考古证据表明,这两种选择都有其可能性。
    在这里有趣的是,这对路加有重要意义的布置,而对玛窦却并非如此。

    关于牧羊人是怎么记载的?

    在路加的记载中,是不同的人首先朝见了耶稣。玛窦福音中是三贤士,但路加福音中却是牧人。
    在圣经中,牧童可能仅仅是以色列的替身,因为它是用来形容以色列与天主的关系的一种常见的比喻。但同样有可能的是,第一世纪的牧人并不被人看好。他们总是脏兮兮的,因为他们整天和羊在一起。鉴于此,从不同的视角来看,牧羊人的出现或是非常有趣的,或是真的奇怪异常。
    因为路加福音始终是把稀奇古怪的人作为特别蒙受天主垂顾的人,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些承认耶稣的牧人们是格外蒙受天主垂顾的局外人。这种观点贯穿整部福音。税吏和娼妓总是得到特殊的关注,那些你觉得不该与耶稣在一起的人却恰恰和耶稣在一起。

    为什么这些故事在重要的细节上大不相同?

    造成这些差异的原因之一是,作者因人而异,对有不同兴趣的人讲论不同的故事。从古代的教父起,大部分人推测有不同的团体存在。
    玛窦的团体可能是为从犹太教皈依基督信仰的人们,他们深谙七十贤士译本(希伯来圣经的希腊文译本)。这就是为什么作者引用了先知依撒意亚,这些只有当你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时才有意义可言。
    玛窦的团体可能是深深植根于他们的犹太人过去的传统,他希望帮助他们在耶稣与历史传承间建立关系。他把耶稣与梅瑟相提并论。这类型的作品只有当你对梅瑟的故事了如指掌的时候才起作用。
    路加的团体可能有更多的外邦人。路加当然也参考了希伯来圣经,但它们更加微妙。他的团体就像今天的天主教教友那样了解圣经:我们只知道个大概而已。
    但是路加还指望他的听众对罗马帝国有一个了解。所以他也使用帝国的活动、纪念日。他也提到在当时有名的政治家。他也参考了军事方面的内容,在福音和宗徒大事录中以一种积极的眼光对待士兵,这说明在他的团体里还有退伍军人或士兵。
    这些团体的需要决定了作者如何塑造基本轮廓大体相同的不同故事:玛利亚和若瑟,婴儿耶稣,白冷,天使。但是,他们也根据读者的不同而从不同的角度来讲述他们的故事。
    这很正常。如果我面对在爱荷华州的一群国际研究生演讲,我会根据我演讲的对象采取不同的语言和图像来演讲。

    对于这些团体,这些差异能告诉我们什么?

    在玛窦对耶稣所做的叙述中,他比较倾向于非犹太人,如三贤士。这是不是意味着在玛窦的团体中可能有些外邦人呢?我敢肯定在玛窦的团体里有外邦人,尽管犹太基督徒处于主导地位。因此,玛窦福音有了三贤士,还有不承认耶稣、甚至试图杀死他的犹太国王黑落德。
    路加选择穷人、牧羊人来作为首批朝拜婴儿耶稣的人们。他的福音有很多关于富人和穷人的内容。所以那些投身于社会正义的人会喜欢路加。他记载了税吏匝凯承诺返还他从别人那里骗来的一切。法利塞人与税吏的祈祷的比喻也仅在路加福音里有:法利塞人为了他不像那个可怜的税吏而感谢天主,而税吏连抬头看天都不敢,因为他意识到了他的卑微。这个税吏竟成了义人。
    在整部路加福音中,你常常会读到这样的逆转故事。也许在他的团体有一些富裕的或自以为是的人,因此有必要提醒他们:耶稣更加垂爱穷人。[page]
 
    既然最早写成的马尔谷福音不需要耶稣婴儿时故事的叙述,为什么玛窦和路加要有呢?
     
    有一个电视节目叫超人(Smallville)。超人到底是什么呢?它是关于超人的童年生活。
    我们想知道重要人物是从哪里来的,甚至对漫画书中的英雄人物也是如此!有很多人不知道谁是奥巴马,直到读了他写的书。当然,现在他们都知道了他是何许人也。
    有很多关于耶稣的生活在福音中是不得而知的。屈指算来,耶稣有一年或三年公开的生活(ministry)。但他在此之前有何作为?他只是个心灵手巧的木匠吗?只有在他受洗时,他才明白了自己是有不同的召叫的吗?
    我认为是在复活以后,人们才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来了解耶稣。他们想知道,在耶稣公开生活前的那些年里发生了什么?当耶稣还是个孩子时,他知道他就是天主子吗?当然,故事所讲述的和我们在家里所讲的没什么两样。
    关于耶稣和他的家人的故事很可能首先是通过口传。实际上有多少情节出现在我们的叙述中呢?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人们会对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传统感兴趣。
    马尔谷福音写于公元70年左右。耶稣可能死在公元30年,所以马尔谷是在写40年前的事实。那就是说,耶稣死后40年马尔谷写作时所拥有的资料,与耶稣死后他立即提笔写作所使用的资料,不会是全然一样的。
    保禄的写作年代大约在 40年代末和50年代初,即耶稣结束他尘世生活15年后。保禄关于耶稣的诞生记载过什么呢?什么都没有。
    保禄之所以没有告诉我们有关尘世耶稣的事,是因为他从来不知道尘世耶稣,他也没有任何故事要讲,否则他只能靠道听途说来编写。早期的复活的经验中,没有人告诉他这些故事。他们讲述什么故事呢?讲述的是耶稣的死亡。这就是为什么马尔谷着手写了他的福音的原因。
    直到后来人们才想知道耶稣早期的故事,所以玛窦和路加福音的作者提供了有关耶稣的诞生的记述。

    为什么故事讲到耶稣的婴儿期就结束了,而没有继续到他的成年,然后再讲他的公开生活呢?
    
    他们是没有这么做,但其他的故事则不然。比如,一个大概写于公元150年的故事,记述耶稣童年的多玛斯福音(不要与诺士底派的多玛斯福音混为一谈)。多玛斯所叙述的耶稣童年的福音其实就是5岁的小耶稣的故事。
    那是个安息日,耶稣来到河畔。他拾起石头把河水截住,想建一个游泳池,其中一个小孩见了说,他不能那样做,因为是安息日,这孩子就跑去找他的爸爸了。
    在这个故事之前,或之后,耶稣还用泥土捏过鸽子。另一孩子的爸爸因他在安息日干活就教训了他一顿,耶稣便说,“飞走吧!”那泥作的鸽子就活了,转眼飞走了。
    然后那小男孩就推倒了刚建的坝,让河水继续潺潺流动,而耶稣拉过那小孩,把他揍了一顿,使他变成瘫子。所以,那小孩子的爸爸就跑去找若瑟评理,若瑟不得不把耶稣带回家里,教训他一番。
    第二个故事是小耶稣步行穿过一个无名小镇,一个小男孩正好和小耶稣撞个正着。耶稣狠狠揍了他一顿,结果,那小孩当场就死了。孩子的家人来扛走了那孩子的尸体。人们于是不得不把耶稣一家人赶出小镇:“听着,你们这个小魔鬼儿子不能再留在这儿了”,他们对若瑟说,“你早该送他去上学。”
    这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这就是一个关于耶稣未受教育前的故事。他不知道用他的能力该去做什么。从这个故事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他显然不晓得如何来处理愤怒的问题。

    为什么这些故事没有出现在圣经中呢?

    故事必须与教会的教导保持一致,并被认同。在其他福音中记载的一个具有破坏性的耶稣的形象显然不能作为耶稣的形象。福音可能会有所不同,但耶稣的形象是相同的。耶稣不杀人,也不搞破坏。所以,类似这样的故事是经不起推敲的。

    在其他传统中,是否有类似耶稣童年故事的叙述?

    这类最接近耶稣时代的故事,要算第一世纪后期的罗马历史学家苏埃托尼乌斯(Suetonius)记载的凯撒·奥古斯都了,他死于公元14年。
    罗马参议院由宗教仪式中出现的迹象发现,上天孕育了下任罗马国王。由于罗马的最后一个国王很久以前已被赶走,参议院于是下令,凡是那年出生的男孩都不该被养活。但一些正怀着孕的参议员的妻子希望那道声明没有发布出去。
    这个故事的第二部分是关于阿提雅(Atia),即奥古斯都的母亲。她在阿波罗神庙里服事。她正在庙里睡觉的时候,夜间一条蛇滑进了她的衣服,她梦见是阿波罗神探访了她。第二天,她跑回她的丈夫那里,后来奥古斯都就出生了。
    在古时,人们总是希望那些重要的人物都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开始。所以,对耶稣来说,一定要有些东西显示出他是多么重要,比如,一颗耀眼得让人能认得出的星星。这些渗透在耶稣故事中的元素,人们早已心知肚明。
    
    古代的基督徒们常把耶稣与凯撒作比较吗?
    
    在现今土耳其的Priene,人们发现了一个耶稣出生前9年的日历。碑文说“庆祝一下凯撒·奥古斯都,世界救主的诞辰,对这城市会有好处。”奥古斯都被当作是神的儿子,因为他的养父凯撒·尤里乌斯(Caesar Julius)被神化了。起初把 “好消息”这个术语和某个个人连在一起的例子就是奥古斯都,几乎与耶稣诞生是同时代的。
    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正是早期基督徒们讲述他们关于耶稣的故事的时代。在玛窦福音中,一个百夫长说,“这人真是天主子。”我们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有多么重要。向凯撒宣誓的百夫长说,天主子是耶稣,而不是他凯撒。

    耶稣的童年故事带有一种判国味道吗?

    在福音里,耶稣总是胜过凯撒。我们与当时的情形相去甚远,我们很难理解那是多么的危险。马尔谷的福音开始就说,“天主子耶稣基督福音的开始。”在罗马帝国,那就是异端!我想不出今天有哪些东西可与之相比。今天,如果我们说总统比耶稣的权力还大,将会被看作是大逆不道,但在当时不会这样。

    面对所有这些不同元素的同时出现,当我们说这些故事是真实的,这意味着什么?

    我把福音中的一切都看作是真实的。即使没有科学可以证实,我们还是相信耶稣是由圣神而生的。我不知道细节,圣经也没有讲述,但它说耶稣的诞生从起初就是被天主所祝圣的。
    我们被陷于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漩涡中。我觉得这样有点异端色彩,因为这好像是说我们不希望这些故事是真实可信的。我们希望能够证明这一切。然后,我们才能更好地去相信。
    在故事中蕴藏着一种超越事实的能力。事实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如果你想要事实,就去读一本历史书。这只是一种信仰故事,它告诉我们,我们所相信的那位来自何处。
    从受孕之初,耶稣就是圣的,而不像洗者若翰,他在与耶稣相遇后才成为圣的。根据路加记载,耶稣的门徒什么时候才是圣的?要到圣神降临节。对我们来说,则是在我们受洗时。
    所以,这些故事真真实实地告诉我们应该如何接受圣神。耶稣是首生者,耶稣受孕时领受了圣神。但圣神在我们的洗礼时也赐给了我们。因此,我们对洗礼的叙述就像对耶稣童年故事的叙述,它是关于我们如何接受圣神的事,只不过我们是在不同的时期领受了圣神而已。
    这是真的吗?我认为是。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