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悼念我的丈夫陆永兴


2013-11-27 13:33:27 作者:繁星深处 来源:《信德报》2013年11月7日,40期(总第557期)

    我和丈夫陆永兴是由亲戚介绍的。我的亲戚和他是高中同班同学,对他的情况十分了解。陆永兴曾就读于浦东一所重点高中。在班上品学兼优,数学、物理特有天赋。高中毕业后,考大学深造是他的理想。然而却遇上了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使一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付之东流,这成了他生命中最大的遗憾。
    高考制度恢复后,他考进了上海海事大学船电专业。毕业后在上海海事职业技术学院任教师,专授电气工程课。我们从相识到相爱,婚后的生活平淡而忙碌但不失温馨。比如:下班回家后餐桌准备好的热饭热菜;夏天他会为我缝制一件真丝连衣裙,样式新颖、别致,上班时我穿上它会令同事们赞叹羡慕不已。
    儿子长大以后,常有许多数学、物理问题请教他,他总是非常耐心细致地解答,并教给他好的学习方法。
    生活中的他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工作上,他同样认真负责,堪为人师。混饭吃的老师不少,但是陆永兴可不是这样的,偷懒的学生休想在他面前蒙混过关。他如果发现学生考试作弊,一定当场捉住;批考卷时两张试卷错的一样的,是明显的抄袭,那么两个学生都得倒霉得零分了!凡是他的学生对他严格、严谨的教学作风无不留下深刻印象。
    然而,在生活中我们也会经常争吵,而争吵的事只有一件——宗教信仰。他是无神论者,而我是基督教徒。我告诉他:“我信天主——唯一的真神,天地万物都是他创造的,包括人。人的灵魂是永存不灭的。”我问他相信吗,他说不信。他的观点是:世上的万物是客观存在的,适者生存,人是没有灵魂,人死后,一点不存留。还反问我:“你说天主创造万物,有证据吗?”我不甘示弱:“如果一个人没有灵魂与动物有何区别?还有什么尊严可谈?”这时,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无言可答。我又说:“你书读得比我多,一定很熟悉爱因斯坦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他曾经说过:‘我相信天主,他通过万物之间秩序井然的和谐显示了自己。’如果我拥有一块名表,一定会欣赏它完美精湛的外壳和精确的报时,从而知道这表是一位技术精湛的钟表匠制造。然而宇宙万物的秩序证明了宇宙之上有个最高智慧者——天主。是他使它们有条不紊地运行。因为秩序是智慧的产物,绝非偶然所能导致,他说:“噢!这宇宙太奥妙了,到现在还没人知道它的边际在哪里!”便不再声响了。这样的争论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我会为了培养儿子的信仰与他争得面红耳赤,有时,我也会在他耳畔细谈慢说,诉说天主的美善与慈爱!我希望他能认识天主。我常祈求天主圣神光照他。
    有好长一段时间,他感到乏力,而且伴有大便出血,2002年暑假去医院检查,被诊断为直肠癌中晚期,肝区已有3个转移病灶,这对我的家庭无疑是一个无情打击。那年儿子只有十二岁,而我已经退休了,他可是家庭的顶梁柱啊!
    众所周知,得这种病到了中晚期如同判死刑。我知道,他受到病魔折磨的同时,精神上痛苦到了极点。他非常疼爱儿子,希望儿子在父亲的呵护、培养下长大成材。他也希望自己退休以后能享受生活与我白头偕老。他也想到,自己曾经辅导这许多学生的数学、物理课,使他们在中考、高考中成绩优异而终身受益。现在儿子即将中考,而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精力来辅导儿子功课。反而必须面对死亡,与亲人生离死别。这一切对他来说是多么残酷啊!
    在痛苦中,他终于领悟到每个人并不是自己命运的主宰。三分人事,七分在天。在冥冥中有一位神——天主掌管、安排人的命运。他也思考了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一个人在顺遂时狂妄自大、不知感恩是多么愚蠢、可悲!多年来妻子在自己耳畔唠叨的天主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啊!
    他在痛苦中接受了信仰并提出愿意进教。当时是由陆神父为他付洗并终傅。他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领受耶稣圣体。当神父将圣体送入他口中时他问我圣体是用什么制成的?我告诉他耶稣圣体是面粉制成的麦面饼。他对我说口中的圣体有玫瑰花芳香,好像玫瑰花的花瓣。当时有很多在场的人听到他说的话都万分惊奇。此时,我心里很明白:圣母俯听了我们的祈祷,天主也答应了圣母的转求。每当我回忆起此事,我总会热泪盈眶、泪流满面。仁慈的天主俯听了我们的祈祷,赐给了他永生!
    在此我要谢谢在陆永兴患病期间总探望他,为他祈祷的神长教友。特别是凌医生,专去佘山为陆永兴祈求圣母。
    之后,我儿子梦见他父亲穿着洁白的衣服并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天堂里。丈夫灵魂的得救激怒了我们的仇敌——魔鬼,因为它没有抢到丈夫的灵魂。它非常仇恨要报复!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常常遭遇到深更半夜房间里有声响将我吵醒,梦中有大狗扑咬、毒蛇咬住脚趾不放,直到痛醒等等……这一切我知道都是天主允许的。天主知道我的软弱,他使魔鬼离我这么近,我怎么还敢犯罪远离天主?
    悼文写好了。真想给陆永兴寄去一份。但是,他离我们那么遥远,有信难寄、有话难说。臧克家说过:“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陆永兴虽然离开了这世界,但是仍然活在我们母子的心中。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曾是一位称职的丈夫和父亲,更重要的是天主赐给他超性的生命——永生!每当想到这里我会忘却一切痛苦,心中感到无比的宽慰!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