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爱的经历


2014-07-21 13:32:43 作者:许平口述 郭玛丽亚整理

    我叫许平,今年52岁,北京教区牛坊天主堂。奉教20年来,一直深得天主厚爱。在经历人生的大灾大难之时,每次都是主在圣神的运作下助佑我,是我平安喜乐自由。由此,想写下一些经历,与主内同仁分享,并为主作证。 
                                 
儿时的召唤
    大概十岁时,学校老师带领我们到地里拾麦穗。猛然间抬头看到:天上有很多枯树,排列整齐,很规矩,好多呀!过一会儿,树上开满粉色的花朵,像桃树开花。然后又出现许多树叶,树下出现大量绵羊,羊群行走在宽阔的青草地……看呀看,不知不觉天和地连在了一起……我兴奋地喊道:“看!天上有很多羊,好多树!树开花了……”无奈,其他同学,看却看不见,不信我的话。可能我当时太内向,口齿不清,不爱说话。但这一幕在我幼小的心灵撒下了圣神的种子。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才明白:原来天主早已拣选了我,主爱一直伴随我。泪水模糊了双眼……平凡如我,竟得主恩宠!                                          

婚后
    91年9月18日,我和前夫结婚九月底即做一梦:寒冷的冬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一间特大特宽敞的房子里,身下是一副担架,绿色布面,我心疼他冷,跑去搂他,为他措手取暖,可是不论我怎么哭喊,他却不应声……
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信仰,心里迷茫,找不到方向。但我总想该有一位世间最大的真神,依靠他一路走,一路爬坡……几经周折,在二姐的帮助下,找到了天主。94年的圣诞节,我和两岁的儿子同时领洗。自此后,心里有了依靠,倍感神恩不断:折磨儿子数月的疝气,不治而愈。2000年校车压过儿子的一只脚,居然只是蹭破皮,万幸没伤到骨头……
    2001年的梦境:一条狭窄但平坦的土路,自东南斜向西北延伸。我背着儿子,边走边听到盖房子订花架的声音。向前一看,哇,一个约四米高的很陡的大土坡上正在建房。我心中纳闷,这是谁在这么渺无人烟的地方盖房呀?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别走了,这就是给你盖的房”,什么?给我?我很不屑的回答“哼,我才不住呢,谁在这住呀,这么陡”.于是,我又背着孩子继续朝正西方走去,没想到又遇一南北走向的大土坡,我爬上去一看,乐了:呵,又宽又平的大马路,新修的沥青路面。我兴奋的跑去了.可没走多远,路断了,只好下坡,不料这个坡更陡峭,怎么下也下不到底.我怕了,只好退回来,原路返回.再次来到之前的建房处.那个声音又响起“别走了,这就是你的家”.这次,我停下来了,背着孩子爬过土坡来到屋门口――进屋还要爬坡.到屋里回头望时,太陡了,太吓人了.这时,我看见两个男人和一辆双轮车,他们一人前面拉,一人在后面推。车上仅有两个半袋粮食,他们却走得如此吃力。车子进屋后依然爬坡,他们只好将车打横,车才不至于倒溜……这个梦启示了我后来十几年的生活,一路走,一路爬坡,一路艰辛……
    第二年,我爬坡的生活真的开始了,前夫 查出尿毒症,加之父亲病危。这双重打击几乎击溃我,雪上加霜.年关将至,腊月二十四,我带着儿子回千余公里外的老家奔丧。其间内心受尽煎熬。十天,如同漫长的十年一般难过。当我们返京再见前夫时 ,病情恶化。随之而来的是,每日的,家中熬药,家外跑医院。在看病难的北京,夜里十二点就要去挂号,夜那么漫长。立春了,我感觉不到春天的气息,好冷。当医生宣布”只能等待合适肾源,别无选择”时,我瘫倒在地,久久不能站起……此后我的日子浸泡在无边的苦水中。儿子小小年纪见我终日以泪洗面心疼我,他也关心他爸的病情。我不忍心他幼小的心灵承受过大负担想隐瞒实情。然而他却告诉我一个梦“我看到咱家院墙上有穿白衣的护守天使,还有黑衣撒旦。门口停一副棺材,上边有照片(他没说出是他爸),还有郭神父带好多教友念经,你和邻居在说话……”这竟是一个月后的现实。四月五日,前夫撒手人寰。痛哭中,猛然间想起十二年前的那个梦,火化前夫的是一座新建成的火葬场。他是第二位。遗体确是停在一副绿色担架上……一切都像是进入到那个梦里。慢慢的我不哭了,这么巧?天主的安排吗?是的,主,你给的我都要。从那时起,我独自承受生活中的一切,照顾儿子,还看病欠款。压力山大,我快透不过气来。那时我心中默想“主呀,我的日子该怎么继续呢”。然后我过起了封闭的日子,不与人接触交流。好在二姐在身边安慰我,鼓励我读《圣经》。结果我一口气读完整本《圣经》。哎,我把一切交给主,让天主安排我的生活。在主的眷顾下,我慢慢走出了最灰暗的日子,养大了孩子 ,赡养了公公。并且没向任何一家村镇政府要过救济。但是深爱我的主知道我有多难。就在新学期将开始时,八月底,我们的本堂神父郭神父带来一位爱心人士夏红女士,她听说我的事后,资助我们600元钱。雪中送炭啊,儿子学费有着落了。感谢主的爱借着好心人彰显在我们身上。
    丧失过后十多天,圣母妈妈显现。夜里正熟睡,突然闻到玫瑰花香,这是一种沁人心脾的非同一般的香气。就算是极度酣睡,也能被这香味唤醒。急忙叫醒二姐,我们几乎是从床上蹦起,跪下祈祷。亲爱的圣母妈妈,您一定是不放心我,来看我,安慰我。主的孩子,圣母妈妈怎能忘记呢?还有一次,八月的一天上午,我正在做缝纫,又是突然满屋香气,那么浓郁,那么炽烈。我叫来院里的姐妹。无奈她们来了,香气散了,哎呀,后悔没有马上祈祷,不该张扬。
    2004年4月,孩子学费已拖欠很久。黄金华女士的600元邮政汇款解了燃眉之急。第二天,交给学校380元,水泵押金交200元。手里握着余下的20元,感觉像握着全家人的性命一样。想到儿子好久没吃肉了,我狠下心,咬牙买了半斤猪肉,两把小葱……那些日子,真的好难。但因为有信仰,觉得我不是一人在走,而是天主拉着我,一路挣扎,一路向前。生命中的贵人,我只有因爱还爱,才好报答啊!

信仰动摇
    人在气愤时会昏头。因为申请低保一事,与村书记发生磨擦,受到他当众羞辱。心里窝火,冒着下地狱的危险也要和他反唇相讥,为了不给天父脸上抹黑,我打算退教,这一次,郭神父和杨姐劝阻了我,及时修正了我的错误,把我拉回天主的羊栈。

新生
    我知道只有全心依靠天主,我的心才有地方放,有时特别累特别困难,我向天主祈祷“主啊,我好累,你的十字架太沉了,我快扛不住了……”
    就在当夜,天主显示给我现在的丈夫寻小平。梦中我们相遇的臭水沟,一年后果真变成了平整的水泥路,这是2007年。
    2008年,在天主召唤中,我们领了结婚证,2010年,寻也领洗了,我的心情轻松了,人也精神了,日子越过越有奔头了,2011年我们翻修了老房,2012年天主再次暗示我,那段时间,我一闭眼要睡觉就看到:密密麻麻的民居,柴务和郭村几乎连在一起,站在门前土路向西远眺,两个村子被夷为平地,结果呢?我们全村在2013年旧村改造,搬迁了。
    我对现在的生活深感喜乐、平安、自由,这一切都是天主赐予的,我全心接受耶稣做我生命中唯一的救主。阿门!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