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爱的经历


2014-08-18 14:20:02 作者:许平口述 郭玛利亚整理

    我叫许平,今年52岁,北京教区牛坊堂区教友。入教20年来,一直深得天主厚爱。在人生的大灾大难之时,主助佑我,使我平安喜乐自由。
    1991年9月18日,我结了婚。那个时候,我总想,世界该有一位真神,依靠他一路就能前行。在二姐的帮助下,我终于找到了天主。1994年的圣诞节,我和两岁的儿子同时领洗。自此后神恩不断:折磨儿子数月的疝气,不治而愈。2000年校车轧过儿子的一只脚,居然只是蹭破皮。
    2001年,我做了个梦,梦境中有一条狭窄但平坦的土路,自东南斜向西北延伸。我背着儿子,边走边听到盖房子钉架的声音。向前一看,哇,一个约四米高的很陡的大土坡上正在建房。我心中纳闷,这是谁在这么渺无人烟的地方盖房呀?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别走了,这就是给你盖的房”,什么?给我?我很不屑地回答:“哼,我才不住呢,谁在这住呀,这么陡。”.于是,我背着孩子继续朝正西方走去,没想到又遇一南北走向的大土坡,爬上去一看,是又宽又平的大马路,新修的沥青路面。可没走多远,路断了,只好下坡,不料这个坡更陡峭,怎么下也下不到底。我怕了,只好原路返回,再次来到之前的建房处……
    第二年,我爬坡的生活真的开始了——丈夫查出尿毒症,父亲病危。这双重打击几乎击溃我。年关将至,腊月二十四,我带着儿子回一千公里外的老家奔丧,期间内心受尽煎熬。十天,如同十年一般漫长难过。当我们返京后 ,丈夫病情恶化。随之而来的是,每日的家中熬药,之后跑医院。在看病难的北京,夜里十二点就要去挂号,夜那么漫长。立春了,我感觉不到春天的气息,好冷。当医生宣布“只能等待合适肾源,别无选择”时,我瘫倒在地,久久不能站起……
    此后我的日子浸泡在无边的苦水中。儿子小小年纪见我终日以泪洗面心疼我,他也关心他爸的病情。我不忍心他幼小的心灵承受过大负担想隐瞒实情,然而他却告诉我一个梦:“我看到咱家院墙上有穿白衣的护守天使,还有黑衣撒旦。门口停一副棺材,上边有照片,还有郭神父带好多教友念经,你和邻居在说话……”这竟是一个月后的现实。4月5日,丈夫夫撒手人寰。
    我独自承受生活中的一切,照顾儿子,还欠款,压力山大,快透不过气来。我过起了封闭的日子,不愿与人接触交流。好在二姐在身边安慰我,鼓励我读《圣经》。我一口气读完整本《圣经》,把一切交给主,让天主安排我的生活。在主的眷顾下,我慢慢走出了最灰暗的日子,养大了孩子 ,赡养了公公,深爱我的主知道我有多难。
    就在新学期将开始时,8月底,我们的本堂郭神父带来一位爱心人士夏红女士,她听说我的事后,资助我们600元钱。雪中送炭啊,儿子学费有着落了。感谢主的爱借着好心人彰显在我们身上。
    丧夫过后十多天,夜里正熟睡,突然闻到玫瑰花香,这是一种沁人心脾的非同一般的香气。急忙叫醒二姐,我们几乎是从床上蹦起,跪下祈祷。8月的一天上午,我正在缝纫,突然满屋香气,那么浓郁,那么炽烈。我叫来院里的姐妹。无奈她们来了,香气散了。哎呀,后悔没有马上祈祷,而是张扬。
    2004年4月,孩子学费已拖欠很久。黄金华女士的600元汇款解了燃眉之急。第二天,交给学校380元,水泵押金交200元。手里握着余下的20元,感觉像握着全家人的性命一样。想到儿子好久没吃肉了,我狠下心,咬牙买了半斤猪肉,两把小葱……
    那些日子,真的好难。但因为有信仰,觉得我不是一人在走,而是天主拉着我,一路向前。
    人在气愤时就会昏头。因为申请低保一事,与村书记发生磨擦,受到他当众羞辱。我心里窝着火,决定冒着下地狱的危险也要和他相争。为了不给天主脸上抹黑。我打算退教,郭神父和杨姐劝阻了我,及时修正了我的错误,把我拉回天主的羊栈。
    有时特别累特别困难,我向天主说:“主啊,我好累,你的十字架太沉了,我快扛不住了……”但我也知道,只有全心依靠天主,我的心才有地方放。
    2008年,在天主召唤中,我和寻小平领了结婚证,我的肩膀又有了依靠。2010年,寻也领洗了,我的心情轻松了,人也精神了,日子越过越有奔头。2011年我们翻修了老房。2013年,旧村搬迁改造,我们住进宽敞的新房子。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