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情暖我心


2002-07-30 10:44:53 来源:信德报(第163期)

     2001年8月15日圣母升天节,天津西开天主堂早7时举行一台弥撒庆祝圣母荣召升天。早6时许,我就到了圣堂,里面已座无虚席,走廊上也站满了人,我只好站到最后边。弥撒还未开始,教友们正齐声诵念着圣母德叙祷文、圣母无染原罪祷文和玫瑰经等经文,对天主,对圣母的赞美之声在教堂里回荡着,令人肃然起敬。我领洗才几个月,又重病在身,只参加过几次主日上午10时或晚上的弥撒,像这么早举行的大礼弥撒,我还是第一次参加。按事先的安排,早7时弥撒以后,要举行圣体降福,最后全体教友列队在堂外游行,庆贺瞻礼。
     7时正,教堂的钟声响起,隆重的庆典开始了。人越来越多,站在最后面的我,已被陆续赶来的人们簇拥着往前,再往前,我站立的空间越来越小。由于大病初愈,身体还很虚弱,起早赶路、长时间站立、精神激奋、天气闷热等各种因素使我逐渐产生了不适的感觉:胸闷,心悸,无力。但是我仍坚持聆听着神父的贺词。谁知我的身体太不争气,症状逐渐加重:冷汗增多,体软,头晕,呕吐……我周围的人们起了一阵骚动。旁边的两位教友架住了我,一位教友拿着塑料袋接我的呕吐物,一位教友给我糖吃,一位教友给我擦汗,一位教友在我的太阳穴上涂风油精,还有几位教友拿着扇子给我扇风,不知那位教友推开众人叫来了两位佩带写有“礼仪服务”大红绶带的年轻女教友,她俩将我搀扶到教堂旁边为外地教友准备的大休息室内,让我躺在大长椅上。几分钟后,义诊的大夫来了,给我量血压,听心脏,针灸,按摩。半个多小时以后,病情好转,但我未能参加降福和游行等庆典活动,这让我感到十分遗憾。
    当我因疾病痛苦而要昏倒时,是你——圣母玛利亚驱走了病魔,保佑了我。圣母,我感谢你,永远赞美你!教友们也给我立了很好的表率:虽然我和他们并不相识,但他们却像亲人一样关心照顾我。我的身体得到了救治,灵魂也受到了一次净化。我为自己上下求索几十年,在步入老年之际终于找到了人类最好的信仰而倍感欣慰!(天津/王顺宝)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