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十年仇恨 主内释怀


2015-09-21 13:40:48 作者:孔喜慎 来源:《信德报》2015年9月17日,35期(总第645期)

    今天,家庭中的“房产纠纷”常常在人们的生活中上演,原本和睦相爱的一家人,因为利益弄得骨肉相残,兄弟姐妹间亲情尽散,互为仇人,不相往来。有些基督徒亦是如此,为了房产把圣经的教导扔在了脑后,让金钱主导了一切,甚至不惜毁掉灵魂,丧失永生。笔者接触了不少这样的教友,当谈及与家人的房产纠纷时,他们经常说些狠话:“我宁愿下地狱,也不宽恕他。”仇恨的火焰燃烧着他们的生命,吞噬了在基督之爱内、在亲情关怀下的美好生活。山西长治市城区北石槽村的赵江勤和张桂兰夫妇就是一个例子,为了房子,夫妻俩与张桂兰的两个亲姐姐打了7年官司,10年的时间被仇恨的枷锁紧紧地束缚着。然而幸运的是,天主借着患难唤醒了他们的心灵,最终走上了和解之路。

寻主之路 沉迷醉酒

    1949年,赵江勤出生于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石城镇豆峪村,这里原来没有基督徒,因此赵江勤从小没有接触过基督信仰。1972年初中毕业后,他到长治师范学校后勤外工作。同年与城北石槽村的张桂兰教友结婚,做了上门女婿,婚后育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因为赵江勤还是教外人,妻子和岳父经常劝他进堂,多了解教会,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基督徒。
    有一次在教堂里赵江勤看到一位神父拿着一本圣经(当时他并不知道是圣经)一下子相中了,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买到这本书。1974年赵江勤为了涨薪水而参加职称考试,于是去太原进修学习,期间为了买到圣经,他专程去了太原的主教府。然而令赵江勤失望的是,当时主教府没有圣经,无奈之余,他买了两本其他的圣书,没想到天主就借着这两本书给他打开了信仰之门。他说:“学习之外,我就会看这两本书,所讲道理非常明白,也很认同,于是渐渐地对教会有了好感。”1987年赵江勤自己去安古巷教堂找到了武而文神父,请求他为自己付了洗。虽然领了洗,但这时的他,道理懂得还不是太多,认识天主也不深刻,偶尔去一次教堂,可以说,还谈不上是一名热心教友。
    后来,赵江勤在学校里承包了一间食堂,谁料竟染上了喝酒的习惯,每天三顿,而且每天下了班就找朋友们去喝,经常喝得酩酊大醉。醉后就打骂妻子,有时还持刀砍她,孩子们经常吓得逃出家门,妻子束手无策,非常痛苦。让妻子张桂兰记忆犹新的一次是,有一天她正在邻居家织毛衣,这时醉醺醺的赵江勤拿着刀直奔而来,张桂兰一听是他的脚步声,吓得赶紧钻到了床底下。张桂兰说:“2009年之前,他一直是这么酗酒,我无能为力,要不是‘奉教’这两个字,我早就和他离婚了。”提起赵江勤的醉酒,他的单位和邻居们无不熟知。
    有一次赵江勤喝醉后,从车上摔了下来,把腿摔断了,腰也受了重伤,住进了医院,张桂兰心想,这下不会再去喝酒了吧,没想到她的期望落空了,即使这样,也没能让他戒掉酒,病好出院后,一日三顿酒依然故我。


赵江勤、张桂兰夫妇

房产纠纷 十年仇恨

    之前,张桂兰一家住在长治市东大街,1998年政府搞拆迁,拆掉的房子要给一部分钱。张桂兰有两个姐姐,她们一听说此事,便来分财产,当时是按500元钱一平米。赵江勤夫妇不肯给,他们认为父母都是他们供养安葬的,财产自当完全是他们的,两个姐姐没有继承权。赵江勤说:“当时我们不懂男女都有继承权的法律,就知道谁赡养父母,谁就有继承权。” 虽然张桂兰保持沉默,但内心却深深地恨上了两个姐姐,姐妹之间再也不往来、不说话。赵江勤不敢和姐姐们去闹,但却恨上了妻子。有一天醉酒后对妻子说:“你让我做上门女婿,给你们家当儿子,现在你的姐姐们来分房产了你不管了。”越说越激动,就跑进厨房,拿起菜刀朝着妻子砍过来,妻子见状吓得撒腿就跑。“拆迁”,把一家人搅得鸡犬不宁,仇恨不断。三年的时间,夫妇俩一直想不通,两个姐姐的钱也分文没给。然而姐俩拿不到钱,岂肯罢休,二人商议后,便把妹妹告上了法庭,如此一来,更加深了姐妹间的仇恨。由于很多事情协商不通,官司一直持续了7年,最终判决结果是:按900块钱一平米,两个姐姐每人应得1万多元钱。刚开始时是按500元一平米,7年之后,判决却成了900元一平米。这样的结果让赵江勤夫妇不服气,再加上当时确实没有这么多现款,所以没有立时按照判决兑现。于是法院强制执行,把张桂兰拘留了15天,每月把赵江勤的工资直接从银行转给两个姐姐,工资就这样被连续扣了4年半。仇恨的种子在赵江勤夫妇心中越扎越深,越长越旺盛。

官司期间 痛苦连连

    7年的漫长官司,把赵江勤的家庭拖垮了,妻子张桂兰原来做点小生意,卖豆包、烧饼,生意很不错,自从吃上官司后便整天呆坐在家里等着法院传票,品味着人情浅薄、亲情散尽的滋味,经受着仇恨的煎熬之苦,曾经几度绝望,濒临死境,期间信仰对于她也发挥不了任何作用。她说:“亲情在金钱面前都归零了,就如有句歌词说的,金钱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信仰在金钱面前也失去了魅力,整个人被财产的纠纷紧紧地束缚着。”而丈夫却以更猛烈的酗酒来宣泄,一天三顿喝酒,没有一天、一顿落过。整个家庭因着房产纠纷,被深仇大恨痛苦地笼罩着。张桂兰说:“当时把我的脑袋都气炸了,外边和两个姐姐打官司,家里丈夫整天醉酒并经常打骂,生命没有一点安慰,日子没有一丝亮光,整个人生几近枯竭了。”
    有一天,张桂兰实在承受不住了,趁家里没人,自己悄悄地爬上了五楼楼顶。就在即将跳下去的那一瞬间,天主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刚想要往下跳,突然一个思想在她的脑海里闪现:我不能死,孩子们都还没有长大,而且我这样死去,一定会下地狱,哪怕让丈夫拿刀砍死,我也不能跳楼下地狱。就这样,因着怕死后的惩罚才把张桂兰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
    官司不仅影响了赵江勤夫妇,而且也影响到了他们唯一的儿子,母亲放弃生意,父亲每天醉酒打骂母亲,非常烦恼。于是愤然离家出走。这一走就是半年,全家人到处寻找,杳无音信。赵江勤乱了手脚,信仰不深的他竟然把天主忘在了一边,每天去庙里烧香拜佛。张桂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站卧不安,茶饭不思,整天以泪洗面。她说:“我们怕儿子在外边闯祸,或遭遇什么不测”。在那段日子,除了上法庭就是在家给儿子祈祷,度日如年。半年之后,儿子悄悄地自己回来了,原来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在一家商店打工。儿子的突然归来,让这个被痛苦笼罩的家庭,瞬间被惊喜包围了,全家人沉浸在了儿子失而复得的喜乐中,二老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父女患癌 主恩医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05年,房产纠纷的官司结束后,赵江勤32岁的二女儿好长一段时间感到胃不舒服,4月份去医院检查,确诊为胃癌。这个结果就如晴天霹雳把老两口击蒙了。
      2009年4月,赵江勤正式退休。8月份,他也时常感到胃痛,经医院确诊为胃癌晚期,活不过半年。突如其来的死亡宣判,赵江勤感觉天塌了,每天就是吃喝等死。面对女儿和丈夫的绝症,生命跌入了低谷,这次,她在痛苦中没有失望、没有抱怨,而是热心地为他们祈祷,并劝女儿和老伴好好依靠天主。
    磨难让赵江勤夫妇生活得非常艰辛。
    同年圣诞节的前几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赵江勤夫妇去了北京大兴的全国天教神哲学院,张桂兰邀请神父给丈夫做了个祈祷!没想到,就在这次祈祷中,天主的恩宠倾注给了赵江勤,神父的提醒也让赵江勤非常惊奇,深深地经验到了天主的临在,大大增长了信德。他说:“教外人说得好,人不管做过什么事情,老天爷都给你记着账呢,这个老天爷就是我所信仰的天主啊,天主把我所做的事都给我记着账呢,否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怎么会把我私人的事知道得如此清楚呢?而且这些事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过。从这里我才真正地感觉到了真神的存在,从心里有了悔改之意。”最后神父又嘱咐赵江勤,回去后要为天主去作见证,并去和两位姐姐和好!赵江勤说:“作证好做,主动去跟这两个姐姐和好,太难了,我跟耶稣说:‘下了地狱我都不去跟她们和好。’” 之后,他专门去了北京南堂买了一本圣经,从此每天都读圣经,而且把一些动心的章节都认真地做了笔记,至今已写满了十几个本子,但他还是没有力量去与两个姐姐和好。直到有一天,赵江勤读圣经时读到了:“凡你们在地上所束缚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缚,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释放。”(玛 18:18)“如果你们不各自从心里宽恕自己的弟兄,我的天父也要这样对待你们。”(玛 18:35)以及旧约圣经天主罚埃及人的十大灾难,天主借着圣经说这些话,呼唤着赵江勤的宽恕。赵江勤说:“当读到这些章节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若不去与两个姐姐和好,天主就得和罚埃及人一样罚我,我犯下的这些罪,天主也必不宽恕我。”想通之后,赵江勤便对妻子说:“你带上些礼物,去与你的两个姐姐和好,如果她们接纳你,你就进去,如果她们不接纳你,你就掉头回来。”(这时的赵江勤还卧病在床,不能行走。)张桂兰听到这样的话,内心惊喜,没想到老伴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她说:“自从从北京回来后,我就在老伴身上看到了天主的恩宠,天主知道一切,我们不能只是和天主要,而不按照天主的话去做。意识到这些,我很早就特别想去与姐姐们和好,但当我向老伴表达这个意思时,老伴却一直不肯原谅,因为那个时候天主的恩宠还没有到。”第二天张桂兰便买了一箱牛奶,去了多年未交往的大姐家真诚地对大姐说:“我老伴还下不了床,让我代他与你和好来了,以前都是我们错了,是我们不懂事儿,希望大姐能够原谅我们。”听到妹妹道歉的话语,大姐非常感动,连忙说:“这功劳让你给抢了,我这当姐的应该走到前边,应该先去与你们和好,但是妹妹却先来了。”接着她又带上了一箱奶去了二姐家,当时二姐家锁着门。过了几天再去时,这次二姐在家,并对二姐说了同样的话,二姐也与之和好了。10年的仇恨,就在这一瞬间被天主的恩宠化解了。赵江勤听到这样的好消息后,喜不自胜,束缚了10年的绳索突然打开了,久违的阳光终于照进了充满仇恨的心灵,生命又享受到了暖暖的幸福。张桂兰说:“与姐姐们和好后,我这心里就特别的豁亮,如释重负,心情开朗。”
    后来大姐家的儿子得了白血病,张桂兰听说后,带上儿子和儿媳、女儿和女婿,一起去医院看望多次,并都给了力所能及的帮助。


张桂兰(中)和教友们合影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老两口从北京回来后,儿媳妇的母亲和大妈,每天下午3点都一起为赵江勤的病公念慈悲串经,一直坚持了两年,后来她们又加上了别的意向,为罪人、病人、教会和不进堂的人祈祷。提起这事,赵江勤夫妇非常感恩。2009年得病时,医生说他最长只有半年的时间了,然而直到2015年的今天他依然幸福地活着。
    从北京回来后,赵江勤女儿的癌症也转好了,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一直到今天还在工作,赵江勤夫妇非常感恩。[page]

带病福传 收获颇丰

    自从爱上圣经后,赵江勤对信仰、对天主的认识越来越深刻,他感悟到:“人的一生要有一个见证性的信仰,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才能让生命活得更有意义。”赵江勤夫妇福传的信念越来越强烈,从此,夫妻二人共同走上了福传之路。赵江勤每年需要两次住院治疗,在病房里,他经常给病友们讲圣经。有一次在病房里遇到了一位南庄的病友张才华,赵江勤就把圣经介绍给了他,并给他讲道理,张才华很感兴趣,不长时间便接受了洗礼,之后张才华的老伴也领了洗。住院期间,张桂兰又亲自探望并给予他们一些经济上的支持。    
    赵江勤夫妇每个月外出福传一次,赵江勤讲道理,张桂兰教唱圣歌和舞蹈,有病的去探望,有困难的给予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张桂兰说:“每一次出去都会带上四五百块钱,经常是坐车出去200多里地去传教。”张桂兰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腿和颈椎都疼得很厉害,然而身体的疼痛阻止不了福传的脚步。
    张才华教友去世后,高秉隆神父带着两车教友,其中也有赵江勤夫妇,一起赶去为其举行殡葬礼仪,吸引了很多村民们,他们惊讶之余,深受感动。全村都是教外人,很多人都问:“你们是他的什么人?为什么都戴着白花?”“我们是天主教的,张才华在去世之前接受了洗礼,我们虽无血缘关系,但在信仰内,我们是主内一家人。”村里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不沾亲不带故的人如此对待这样一位死者。高神父也借此机会向他们讲了教会的道理,村民们为神父和教友们的无私大爱所感动,对教会产生了兴趣。之后神父和教友们就把这个村作为一个福传点,赵江勤夫妇以及田连恩教友等,也常来这里讲道理,有不少人接受信仰领了洗。
    长治的豆峪村是一个教友白点村,是赵江勤的老家,2012年赵江勤夫妇去给赵江勤的父母立碑,发现村中有一户人家,一家三口都有智障,家中破旧的房子都快塌掉了。后来高秉隆神父也知道了此事,就组织教友们捐款,赵江勤夫妇也献上了力所能及的帮助,同时神父自己也捐了一笔钱,一起为这家盖起了一座新房子。这件事轰动了全村,吸引了大批人对天主教产生了兴趣。张桂兰说:“借此机会,我们把福音介绍给了他们,给他们讲教会的道理,而且我们一直跟进福传,持续地去看望一些孤老病残,安慰他们的病苦,帮忙他们的困难,让基督之爱的精神把他们带到天主面前。如果我们只是讲天主教有多好,天主是爱,而不让他们体验到这个‘好’,经验到这份‘爱’,我们的宣讲就如同发音的锣,响过之后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刘良正是豆峪村一位新领洗教友,妻子长年有病,经济条件非常拮据,去世后,高秉隆神父为他买了一口棺材,并带领教友们一起为其祈祷、送葬,全村人都对神父和教友们竖起了大拇指。
    教友们这种持续、无私的大爱行为,在这个村子里影响越来越大,后来有人加入教会,越来越多,至今此村已有40多个人领洗成为了基督徒。
    2015年的7月份,张桂兰因为腿疼动了手术,住院期间,她并没有把太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病痛上,而是每天找病友去给他们福传,把天主带给他们,让他们在痛苦中有安慰、有力量,活得更坚强。期间张桂兰结识了一位23岁的小姑娘,人瘫痪了,母亲在旁伺侍候,父亲在家务农,日子过得非常困难,张桂兰把福音介绍给了她,小姑娘很爱听她讲。张桂兰想带她去教堂,小姑娘也很愿意去。由于自己不能动,张桂兰就把这事告诉给了贺丽娜教友,贺丽娜马上组织了一些教友给小姑娘捐了一些善款,其中有一个教友时常包饺子给小姑娘送去。征得医生的同意后,主日教友们把小姑娘从医院抬到了教堂里。生平第一次踏进教堂,小姑娘非常感动,感觉很好,她说:“我现在不抱怨了,我要喜乐地活好每一天。”现在小姑娘学会了好多歌曲,圣歌中的歌词也在感染着她。贺丽娜说,有一次到教堂,正赶上神父说有个教友的女儿17岁得了白血病,需要教友奉献爱心,尽管自己看病需要很多的钱,但小姑娘和她妈妈毫不犹豫地捐了50元。现在小姑娘和妈妈正在慕道,渴望早些加入教会的大家庭。


高炳隆神父带领教友们去看望平顺新教友(最后一排左一为赵江勤,第二排右一为张桂兰)

    赵江勤夫妇在经济方面并不富有,全靠赵江勤每个月的退休金,部分就用在了福传方面。过节时,张桂兰不让两个女儿买礼品,她们要想给就让她们给钱,然后就把这个钱用到福传上。
    赵江勤夫妇的福传方式多种多样,经常买一些教会的光盘带给人们。有一次张桂兰发现有一座教堂没有音响,随后便给他们买了一套音响。还有一次张桂兰与两位亲家一起买了100个圣像钟表,送给新领洗的教友每家一个,像类似的事还有很多。
    现在赵江勤夫妇与福传伙伴们已经福传了117人领洗。
    当问到张桂兰:“你的腿这么痛,以后还要坚持去福传吗?”张桂兰坚定地说:“腿疼也要去福传,直到不能动了,我们从迈入福传那天起,就做好了准备。”赵江勤也表示:“只要还能动,就要去福传,多为天主拯救几个灵魂。”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