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圣召节特稿:善牧膝前话门生(若10:1-10)


2020-05-03 08:57:17 作者:高超鹏神父

按照教会礼仪年的安排,复活期第四主日的福音选自若望福音第十章,围绕的主题都是“善牧”:甲年为若10:1-10,强调基督是羊栈的门;乙年为若10:11-18,强调基督是为羊舍命的善牧;丙年为若10:27-30,强调基督是赐给羊永生的善牧。因此,教友们习惯上称复活期第四主日为“善牧主日”。因圣召不足导致牧灵工作的压力愈来愈大,而教友的信仰生活也日渐低落,于是,教宗保禄六世在一九六四年把“善牧主日”钦定为“国际圣召祈祷日”,或“圣召节”,目的是邀请并提醒全球教友关注圣召,为圣召祈祷,求天主打发更多工人来收割祂的庄稼。

耶稣往往用人都熟悉的事情来讲比喻,牧羊在当时一种非常普通的工作,当时的牧人们为了节省精力而往往一同联牧,白天各自牧放自己的羊群,晚上就把羊带到同一个羊栈,这个羊栈只有一个出口,往往由牧人们轮流值夜守门。羊栈往往是在偏僻的郊外,通常是由石块围绕而成,只留下一条狭窄的通道作出入口。到了黄昏,当所有的羊进入羊栈后,为确保安全,牧羊人不是把门掩上,而是自己躺在通道口,让自己成为一道门。如果有盗贼要进入羊栈,都必须先跨过或杀掉他,然后才可进入。第二天,牧人们来带领各自的羊群出去牧放,虽然不同的羊群晚上都在同一个羊栈,但它们不会混乱,因为一方面牧人认得自己的羊,另一方面,羊也认得自己牧人的声音。“羊听他的声音;他按名字呼唤自己的羊,领他们出来。他把自己的羊领出来后,就走在羊的前面,羊也跟随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正因为牧人和羊群有着如此亲密的关系,耶稣就以“牧人与羊群”来比喻祂与我们的关系。而教会至今仍以“牧人或牧者”来称呼神职人员,以“牧民工作”形容神职人员的工作。

今天福音中耶稣一方面提到祂是善牧,带领和喂养祂的羊,同时也两次提到祂是羊栈的门,让自己的羊得到保护和安息。祂希望祂的门徒和弟子们也像祂一样去牧养天主的子民。我们今天就从耶稣是“门”来反省如何成为祂的“门生”。

圣经中,耶稣用很多图像来描述自己,祂说过:“我是世界的光”(若8:12);“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若14:6);“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若11:25);“我是真葡萄树”(若15:1);“我是善牧”、“我是羊栈的门”。这些图像从不同的侧面带我们更深地认识耶稣以及更了解祂与我们的关系。今天的福音中耶稣称自己是“门”,为了能更好地明白耶稣要藉着“门”告诉我们什么,让我们先一起看看“门”的功能。

在建筑学上来说,门是建筑物的出入口或安装在出入口能开关的装置,可以连接和阻断两个或多个空间的出入口。就空间方面来说,门是分割有限空间的一种实体,是内外空间分隔之点——入必由之,出必由之,是迈入另一空间的咽喉,因此,占尽了出入口的“区位”优势。正因为“门”有着划分空间的作用,也衍生出了其他用法,比如:旁门左道;同门、门徒、门生。

门——門,是象形字。古代双扇为“门”,单扇为“户”,“门”最基本的功能是开关。我国第一部按部首编排的楷书字典——《玉篇》称“人之所出入也”为门,而我国最早的一部百科词典《博雅》(又名《广雅》)则说:“门,守也。”这两种解释看似矛盾,其实却道出了门的两大主要作用:一是供人“出入”,一是“守”。其中“守”除了防寒、防盗之外,也有防守邪崇入侵之功能。因此,在中国文化中,门也关乎一家人的吉凶祸福。所以,无论新春伊始,还是婚丧喜庆,中国人要贴门神、贴对联,一则驱鬼避邪,一则喜庆热闹,由此形成了中国独有的对联文化。

中国传统中称老师亲自授业者为弟子,而由弟子转相传授者为门生,后来弟子和门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甚至依附一个人,也可称为他的门生。“门生”大概由“门人”一词而来。春秋时期,一个人直接(当面拜其为师)或间接(以其思想为师)以某人为宗师,便自称其“门人”。比如孔子的三千弟子都自称为孔子的门人。“门生”一词,很大程度上承接了春秋时期“门人”一词的意思。现在,门生泛指弟子或学生。不过,“门生”比弟子或学生更能表达“师”“生”之间的亲密关系。“门”有空间划分的意思,因此“门生”一方面表达了师生在同一个空间——同门,共享同一的思想、理想和抱负,而且弟子是由“师”所“生”(授与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古代社会上,老师是学生的后台、背景和人脉,学生是老师的亲信、心腹和干将。老师和学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今,信友都被称为基督的门徒或弟子,我觉得在信仰中用“门生”更恰当。因为,耶稣是门,我们跟祂一起同在祂所开创的国里——一个由祂的“门”所开创的空间。我们还要继承祂的理想和使命,因为我们的一切都受之于祂,可以说是由祂而生的——门生,因为,不但万物是藉着祂而造成的(若1:3),而且“由肉生的属于肉,由神生的属于神”(若3:6),那么由门生的才属于门,凡不由门而来的就是贼和强盗。耶稣就是我们的后台、背景和人脉,我们是祂的亲信、心腹和干将,跟祂一起去实现祂的理想和抱负。我们与耶稣一损俱损,祂受难前给门徒说过:世界恨了我,也恨你们;他们迫害我,也要迫害你们(参若15:18-20)。我们也与耶稣一荣俱荣,祂为信徒祈祷时说:“父啊! 你所赐给我的人,我愿我在那里,他们也同我在一起,使他们享见你所赐给我的光荣”(若17:24)。这就是“门生”所表达的我们与主基督之间如此亲密的关系,可以说就是一种“共生”的关系——祂的葡萄树,我们是枝条。如果耶稣是善牧和羊栈的门,身为“门生”的我们也应该如此。

福音中耶稣重复地说“我就是门”,就是强调只有祂才是通向永生的道路。耶稣强调自己的唯一性,并不是霸道,因为“我来,却是为叫他们获得生命,且获得更丰富的生命”,这“更丰富的生命”就是跟天主在一起的永恒生命。

我们从耶稣身上看到善牧的几个特质,这几个特质也是身为耶稣门生的教会牧者们身上应该具备的:

首先,善牧是门。这门,进可保安全,出可得食物。教会的牧者们也应效法耶稣,做羊栈的门,为教友们提供安全的信仰环境,并为他们提供灵性生命的食粮。牧者们应有一颗非常敏锐的心,能够及时发现会危及教友信仰的思想、言论、恶表等盗贼,将其拒之门外,为教友们创造一个安全的信仰环境。信仰安全了,灵性生命还得成长,所以牧者们还得给羊群提供食粮,就是藉着圣言、圣体、教理讲授以及避静等滋养教友的生命。可是,遗憾的是,有些牧者没有起到“门”的作用,旧约厄则克耳先知早就谴责过这样的牧者:“祸哉以色列的牧者!你们只知牧养自己;牧人岂不应该牧养羊群?你们吃羊奶,穿羊毛衣,宰肥羊,却不牧养羊群:瘦弱的,你们不扶养;患病的,你们不医治;受伤的,你们不包扎;迷路的,你们不领回;遗失的,你们不寻找,反而用强力和残暴去管治他们。因为没有牧人,羊都四散了;羊四散后,便成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羊在群山峻岭中迷了路,我的羊四散在全地面上,没有人去寻,没有人去找。”(则34:2-6)

第二,善牧是与民同在的领袖。这个领袖不是高高在上、官腔十足的领导,而是与民同在的牧人。所以,主教和神父们的身份不是领导干部、不是老板高管、不是明星大腕、不是流量网红,而是像耶稣一样,晚上是羊栈的门,不但跟羊住在一起,而且住在风险最高的门处,为羊群提供安全,白天则走在羊群前面,是带领羊群的“头羊”。善牧熟识自己群里的每只羊,知道每只羊的名字,而羊群也认得他的声音。如果偶尔一只走丢了,他会排除万难去寻找,找到了就把它用肩膀背回来(路15:4-7)。牧者是靠着天主的爱来带领羊群,而不是靠着身份、权势、才学、人脉来占得先机。圣经如此描写基督善牧,祂“不是一位不能同情我们弱点的大司祭,而是一位在各方面与我们相似,受过试探的,只是没有罪过”(希4:15)。依撒意亚先知已经预言了这位善牧:“他所背负的,是我们的疾苦;担负的,是我们的疼痛……他被刺透,是因了我们的悖逆;他被打伤,是因了我们的罪恶;因他受了惩罚,我们便得了安全;因他受了创伤,我们便得了痊愈。我们都像羊一样迷了路,各走各自的路;但上主却把我们众人的罪过归到他身上。……他为了承担大众的罪过,作罪犯的中保,牺牲了自己的性命,至于死亡,被列于罪犯之中。”(依53:3-12)

第三,善牧是不是一种职业,而是神圣的使命。善牧不同于佣工,不会对羊漠不关心,或者在危险时先明哲保身,而是视羊为己出,哪怕是为羊牺牲也在所不辞。善牧与盗贼不同,盗贼来只为了偷窃、残杀和破坏,但善牧却使人获得生命,而且是更丰富的生命。读经二《圣伯多禄前书》中这样描写善牧如何照顾、保护和牧养祂的羊群:“基督亲自在十字架上承担了我们的罪恶,使我们死于罪恶,而活与正义;你们是从祂的创伤中得到了治疗。从前你们都像失散的亡羊,现在已被领回,皈依你们灵魂的牧人和监督了。”

门是连接不同空间的出入口,耶稣这个门一方面给自己的羊群联通了安全的栖息地和肥美的草场,就是给信友们提供了信仰的保护和灵性生命的滋养。同时,耶稣的门为我们打开了天上和人间的通道,使得因罪而关闭的天人通道因着祂的门而再度打开——天主和人类再和好如初。身为耶稣门生的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用我们的整个生命给人介绍、引荐并带他们进入这个通道,从而使人获得生命,来自善牧基督的更丰富的生命。

感谢天主,我们得以藉着耶稣的门进入祂所开创的安全空间——天主的国,这个空间欢迎所有的人。天主爱人类,不希望我们受到伤害,只希望我们能跟祂在一起,享受祂的爱和喜乐,所以,天主造人就把人放在祂的乐园里。但人犯罪离开跟天主在一起的安全乐园,受尽伤害,最终还得归于尘土。天主不忍,就派遣祂的儿子来,做我们的善牧和门,在世界上给我们提供安全和食物,最后还要带我们回归天主。耶稣是善牧和羊栈就门,祂也拣选了一些人,让他们继续祂的工作,成为祂的门生,就是教会的牧者们。

牧者虽是一个崇高的使命,但却也是一项高危辛苦的工作。耶稣在派遣门徒外出传教时就告诉他们:“我派遣你们好像羊进入狼群中”,他们会受到同胞、同族的排斥和打压——交给公议会,在会堂被鞭打,也会受到政治的迫害——被带到总督和君王面前(玛10:16-18)。从耶稣时代开始,教会一直都处于“庄稼多而工人少”的状态,现今的时代这种情况尤为突出。主的葡萄园需要工人,羊群需要牧人,更需要善牧。

让我们在这个“善牧主日”特别为所有牧人们献上祈祷,求主特别保守他们,在这个多变的世界常忠于自己的誓愿,跟随耶稣,做善牧和门。

同时,在这个“圣召节”上,我们也为圣召祈祷,求主感动更多的男女青年能慷慨回应天主的召叫和教会的需要,成为主的葡萄园的工人,最后也成为善牧和门,带领后继的人进入天主更丰富的生命。

这张照片是天主教上海教区君王堂内的一幅巨型马赛克壁画,惟妙惟肖的把基督善牧的形象呈现在我们眼前,能够在这座美丽的圣堂庆祝善牧主日真是再恰当不过了。五月份是圣母月,让我们协同圣母,特别是佘山圣母,进教之佑,一起为疫情早日结束献上诚恳的祈祷,使我们可以早日回到教堂,赞美感谢天主。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