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悼念热心福传的刘占奎老师


2020-11-21 22:51:19 作者:孙峥神父

99.jpg

2020年11月13日,在天津西开总堂担任了二十多年教义班班主任的刘占奎(伯多禄)老师安息主怀,享年89岁。

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虚岁九十高寿去世,应当白事红办了。白事红办,也叫“喜丧”,意思是丧事并不悲悲切切,大家都为死者得享天年而感恩高兴。我为刘老师感恩天主,也感恩天主让我结识刘老师。

我在圣召培育阶段,受到四个人的重要影响:第一位是本堂张良神父,他帮助我确认了圣召;第二位是沈阳修院的夏振宇老神父,我从他那里学会把神哲学的科目贯通;第三位是辅仁大学的米光华老神父,我从他那里学会了心灵指导;第四位就是刘占奎老师,我从他那里学会了讲课!

刘老师年轻时加入过圣母昆仲会(一个专门教书的修士团体),文革时修会团体解散,他被迫还俗,成了一名工程师。他很聪明,业务能力强,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工程大会战。退休后本可以舒适地颐养天年,但他主动找到教会,请缨重返讲台,讲授西开总堂的教义慕道班,一讲就是二十多年。

我和刘老师在西开教义班结缘。我修道之前,曾给西开教义班讲过一次课。课后刘老师找到我,把他多年的讲课经验倾囊相授,包括语速、声调、停顿……这些宝贵的提点,让我受益终身。

我们爷俩很投脾气,他有意培养我接班,让教义班薪火相传。后来我去沈阳修道了,他喜出望外。听沈阳神学院的天津学弟们分享,刘老师在天津望海楼备修院给他们兼地理课时,常常很自豪地提到我,说他有一个学生在沈阳修道,门门功课考第一……

2007年我晋铎后,回家乡天津西开举祭家庆。弥撒后,刘老师眉飞色舞地对我说:“你讲道刚说第一句话,我就听出来了——孙峥是跟我学的!”他很高兴,培养出了一个神父。

今年我从海外归来,国庆假期重回西开总堂,得知刘老师年老多病,已经很久不能进堂了。当时我行程匆匆,准备等到春节再回津专程探访他,不料一个月后就听到他去世的消息。

日前,我和天津教区的马豹老师通电话,听他介绍了刘老师和西开教义班一些详情:刘老师主持教义班,最初是在西开神父楼的小会议室,只能容纳二三十人。但是听课的人越来越多,楼道里都坐满了,每次一两百人听课,不得不更换场地,转到新楼的大厅。

全年除了圣诞、暑期,刘老师要讲满两期慕道班(2月-6月,8月-12月),每周一、周三风雨无阻。这样的工作,年轻人都吃力,更何况他有心脏病。所以到了2006年左右,刘老师向神父提议培养后辈人才,让新鲜血液逐渐接班。2003年堂区将他的课程录制成光盘,随后出版了他的讲义《召唤》,广受欢迎。刘老师主持教义班期间,西开总堂领洗人数年年攀升,从最初每期十几人,到后来一次领洗280人。

刘老师的教义课非常精彩,时有热烈掌声,他总是谦虚地说:“这掌声不是给我的,是给天主的。”现在,热心福传的刘老师荣归天国,料想掌声依旧。刘老师,这次掌声是给您的!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