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怀念保禄•姜红宝弟兄


2021-02-10 10:40:33 作者:张涛

两周之前,一位弟兄跟我说:“老姜查出来是癌症。”几位教友都给他出主意,希望他再去肿瘤医院复诊一下,万一是误诊了呢?可这个时间恰好赶上肿瘤医院停诊(因为发现了新冠病例),所以也没来得及采取什么行动。没想到他今天中午就去世了,实在太突然了。

老姜名红宝,是上海浦东金家巷天主堂的教友,我认识他是在2018年的夏天。当时我的本堂在大修,我就常去金家巷参与弥撒,弥撒后又参加圣经班,于是就认识了他。

他很喜欢跟年轻人在一起。年轻人都叫他老姜,或者宝哥,甚至亲切地称他为“宝宝”。但我还是规规矩矩叫他“姜老师”,因为他满头白发,像个老人。后来我才知道,他实际才刚60岁,头发全白是因为身体原因——他已经病退十来年了。他常常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我起初以为是他孙子呢,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儿子。他结婚晚,老来得子,一家三口都是在2013年圣诞节受洗的。

我跟姜老师接触并不太多。2018年底,我的本堂修好之后,我就不再去金家巷了。到2020年3月24日,我突然接到姜老师微信,说要跟我见个面,有事相求。当时疫情还比较紧张,谨慎些的人还不大出门呢,他找我能有什么事呢?见了面才知道,他是想让我替他捐些钱给疫情需要的地方。他自己不太方便(有可能不太会用微信转钱),所以让我帮他。我很感谢他的信任,就一口答应了。

但当他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时,我着实吃了一惊,因为我知道姜老师家境并不好。一家三口,妻子没有工作,儿子未成年,全家就靠他的退休工资生活。他是上山下乡回沪的,加上又是提前病退,所以我估计他的退休工资不会很高。而且据我所知,他因为跟人换房发生了纠纷,十多年都是租房居住,刚刚才打赢了官司,搬回到自己的房子里。现在他一下子捐这么大一笔钱,能承受吗?

他那是整一万元。我再三劝他不要捐这么多,要量力而行,要考虑自己一家三口的生活。后来他说要么我捐一半吧,五千。我说,五千也还是太多,我只能收你一千,再多我不收。你出了门再找别人替你捐,我管不着,反正我只肯收你一千。在我的坚持下,他才勉强同意了。我就当场用微信替他把这一千元钱转给了进德公益。

福音记载:耶稣面对银库坐着,看众人怎样向银库里投钱,有许多富人投了很多。那时,来了一个穷寡妇,投了两个小钱,即一文铜钱的四分之一。耶稣便叫他的门徒过来,对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个穷寡妇比所有向银库投钱的人,投的更多,因为众人都拿他们所余的来投;但这寡妇却由自己的不足中,把所有的一切,全部的生活费,都投上了。”

姜老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写于2021年2月9日,姜老师去世的当晚


写完,正欲搁笔之时,我又在微信中看到了一些怀念姜老师的信息。特摘录几条如下:

“一位朋友,一位主内兄弟,一位乐观而依赖天主的人,我们的榜样。”

“他经历了很多的苦难,每当他讲起‘上山下乡’的那段往事仍然让我深深地体会到那个吃人的岁月带给他的深深伤害!但他的脸上仍然阳光灿烂,仿佛这一切更像是笑谈!”

“好人,总帮助别人!还要给我拿感冒药。”

“他热心服务的人影和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姜哥在他临终前总是想着别人,尽自己微薄的力量,他是教堂里最热心的大哥,最好的大哥,说到这里,我好难受......”

“我去了保禄弟兄家里吊唁,另一位教友也在。保禄的妻子拿出了一本书,说是他要送给这位教友的——这位教友曾说过需要这本书,他就去复印了一本、装订好了准备送给这位教友,没想到还没有送出他自己就去世了。我和这位教友都很感动:他在临终的时候还在考虑别人。”

“真的是很好的人。”

本文标题:怀念保禄•姜红宝弟兄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