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天寒心暖


2003-02-14 09:20:09

    终于放寒假了,怀着自豪感踏上归乡的列车。想起刚考上北大时,乡长亲自登门祝贺,乡亲们成群相送,真正有一种光宗耀祖之感。下了火车,忽忽地又上了中巴,好不容易才抢到座位。在车上呼吸着浓郁的乡情,不禁心舒神畅。
    一路上汽车行驶缓慢,乘客上上下下,却仍然是满座。无意中看到一位老年妇女,花白的头发有点乱,黑色的粗布棉袄脏兮兮的。她上了车,直挤进来,靠在我的椅背侧,然后伸手摸出一张皱巴巴的钱买车票。我不由的向窗口挪挪,唯恐弄脏我的新风衣。但某种不安油然而生,老妇人的动作很像我过世多年的母亲。“我应该给她让座,我是教友。”我心里想着。然而有一种虚荣使我感到自己应该矜持一点,似乎那老妇人的身份还不致于能使我给她让座。我最终没有动,只盼望着有人给他让座,以减轻我的自责心理。但是没有人动,她就这么站着。
    突然车转了一个急转湾并急刹车,那个老妇人跌在我的身上,满是尘土的脚踩在我光可鉴人的皮鞋上,我顿生厌恶,竟然推了她一把。还好车己停下,司机正骂着谁家的孩子横穿马路。老妇人站起来理亏似的退到后面。我有点后悔,我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任何老人,但是内心一种很奇怪的东西还是使我尽力忘掉所发生的事情。于是我掏出手纸擦净了皮鞋,便沉醉于窗外久别的乡风了。
    “哎,你的钱掉了。”我感觉到有什么碰了我一下,回首却发现老妇人一只布满皱纹的手正捏着几张百元面额的的大钞向我递来。我不禁一怔,待看清钞票上一串模糊的铅笔字迹时我大吃一惊,这不正是在北京打工的乡党让我给捎回家的五百元吗?那一串字迹分明是乡党的一个亲戚的电话。但此刻面对老妇人,我却不知该说什么,我感到自己的嘴角颤抖了好几次才说了一声谢谢。接钱时,我看到那只很脏的手有很多老茧和胶布,胶布边露出一道道冻裂的豁口。是啊,那多么像我过世多年的母亲的手,我的心颤了,不禁向老妇人的脸望去,一张布满皱纹的朴实的脸安祥地微笑着。“谢啥?要谢就谢天主吧,我是一个信教的。”我强忍着自己的眼泪,苦笑着点了点头,而心中却是极大的失落感。我真想对那位老妇人说:“可我也是一个教友……我还是一个儿子……”
    老妇人下了车,望着她在寒风中飘摇的身影,我的心灵又一次颤抖,那是多么像己过世多年的善良的母亲的背影。泪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在心中默念:母亲,刚才是你吗?是你的手来暖热我冷酷的心吗?
    事隔五年,但因这件事在心中已插上了善良的种子,并因那只手而感动的泪水一直滋润着我成长。(灵笛/陕西)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