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景县赵官寺堂区一位72岁的教友的信仰见证


2008-01-09 15:18:48 作者:王惠民 来源:信德网

 
景县赵官寺堂区王立荣教友在作信仰见证

    2008年1月6日这一天,是我们教会的主显节,在这一天,笔者有幸来到景县赵官寺堂区参加教友培训班,培训班结束前,景县刘集北宋庄72岁的王立荣,他是2003年领洗的教友,这位72岁的新教友为大家讲述了自己的信仰历程和见证,他那动情的面孔和激动地样子,至今还呈现在我的脑海了,在这里,我把这位教友的见证写出来供大家分享。

1.脉管炎:
    几年前,我得了脉管炎,走路都是很大的问题,一走一拐的,就好像瘸子走路一样了,一高一低的,住在我大儿子家的时候,上下楼很不方便,让儿子们都很担心,我的大儿子到德州给我买了一次药,400多元钱,吃了一年也没管用。那个时候,我刚刚失去了老伴,心情很不好,感到总是那么孤独的无依无靠的,感到生活很没意思了,生活上也没有了信心。有一次我们村的天主教友给我说:“你信仰天主吧,信天主心情会好的,天主会照顾你的,慢慢的病痛也会少了,也会好了。”我那个时候 就给天主讲条件:“如果信天主可以治好我脉管炎的病,我就相信。”以后,我就天天跟着去念经,学习天主教的知识,祈祷。哎,奇迹发生了,就在不久后,我的脉管炎病好了,很多认识我的人都问我 :“怎么治疗的阿 ?”我就说: “是信仰了天主教后我好的,”他们说: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正格的阿?”我说:“我没欺骗你们啊?! 我说的是真的阿!真的是信仰了天主教好的阿”。后来看我说得真切,也就都不再多问了。我在这里告诉大家,我真的是信仰了天主教后脉管炎好了,是真的阿!

2.“撞壳”
    就在前不久,我的二儿媳妇的姐姐被火烧伤了腿,到衡水医院去治病,可是到了那里后,8天也没有做了手术,只是保守治疗,原因是这位病人精神不稳定,总是胡说八道的,我们听了后就知道是这个人是得了“撞壳”(就是被邪灵附体)我的儿媳妇本来也是教友,也应该会仰赖天主的大能驱魔治病,但是,到了那里后没有看好,我就和二儿媳妇再次到了医院里。我去之前就在家里向我们的天主祈祷:“天主啊你一定要把她的病治好了,好让你的大能得到更多的人的认可”,第二天我就带了圣水到了衡水医院,到了那里我儿媳妇的姐姐就说:“我早就知道你来,你来干什么啊?”我说:“我来看你啊!”“我不用你看。”我就在她的床边洒下圣水。后来,我问:“闺女,你喝水吧?”她说:“喝。”“好啊我给你倒去,”我就倒了小少半杯圣水:“水凉了,你喝吧!”(呵呵呵其实圣水本来就是凉的阿)就这样,她就把水喝了。并且说:“这水怎么这么好喝呢?”我心里话:“当然好喝了,这是圣水。”接下来,她就和我开始正常的说话了:“叔,你什么时候来的阿?”我说:“刚来。你好多了阿?”“好些了,这么远你还来看我啊,”“一家人别客气。”和我说了很多话。后来,医生来了,很惊奇的说:“哎,今天病人的精神非常好啊,早要是这样就早就作了手术了。”医生后来知道是我用圣水治好了病人的病,感到很不理解。但是,这种怪病就是这样被天主治好了。不久,她的烧伤治疗也很快开始手术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病人很快得到了康复回到了家中。

3. 车轱辘
    有一天,我领着我那两只山羊放羊,在公路边上。这时候来了一辆农用三轮,开得很快,在过一个坎的时候,从车上突然掉下了两个三轮车车轱辘,我就赶快招呼:“喂,掉东西了阿,快停下。”可是,三轮车飞快的跑了,路边上我们的老乡说:“别喊了,都走远啦”, “那怎么办啊?”“放到你家里去阿。”我就想办法送到了家里,等丢东西的人来找。后来的一天,来我家一个人:“大爷,听说你拾到了两个车轱辘?”“是啊,我是拾到了阿,是你的阿?”“是啊!”“可是不是你的千万别说是你的阿,免得再有人来找我没法给人家了。”“不会的。”“那你就拿走吧!”“就这么给我拿走?不行,我给你100元钱吧!”“我不要,我是信仰天主的人,不能够要你这钱,是你的东西你尽管拿走吧!”就这样,丢东西的人拿走了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4.蜂窝煤
    有一次,我们家买蜂窝煤,送蜂窝煤的人把蜂窝煤送到了我的家,然后我儿媳妇就把钱给了人家,我知道是让人家送给我们家800块蜂窝煤的,我就问儿媳妇:“这蜂窝煤是多少阿?”“800块,”“是800块么?你数了?”“数了,就是800块。”我不放心就自己一遍一遍的数了起来,结果是900块,数了几遍还是900。我就给儿媳妇说:“这蜂窝煤给错了,多给了我们100块,你给了人家多少钱啊?”“每块三毛二我给了800块的,”“那不行,我要去找他们去。”那一天很晚了,就睡下了,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觉,反过来掉过去 就是睡不着觉,总是觉得是块心病。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快到了卖蜂窝煤的那家,到了那里人家就问:“怎么了,我给你的蜂窝煤不对么?”“是啊,是错了。”“不会吧,就是800块,怎么会错呢?”“不是800块,是900块你们多给了我100块,我要给你这100块的 32元钱。”“是么?”旁边有人说:“这个人怎么这么傻啊,多了就多了吧,还来找,”我大声说:“我是信仰天主的,不可以那样昧着良心做事情,这32块钱给你。否则,晚上我都会睡不着觉的。”就这样,我把32元钱给了人家。

5.卖破烂
    有一天,一个我们认识的收破烂的来到我家,我把破烂卖给了他,他给了我10多元钱就到别处去收了。他走了后,我一低头:“哎,怎么这里还有一卷钱啊?”我拿起来数了数,是45元钱,我想着肯定是那位收破烂的人的:“他要多少天才能够挣这些钱啊?”我赶快去追这个人,到了那里,那个人正在收别人的破烂,他玩笑着对我说:“怎么,你卖给我这点破烂怎么还找我来了阿?”我说:“是啊,我是来找你了,你还收破烂么?”“收阿?”“还给人家钱么?”“给阿?怎么了。”“你给人家阿?”他就到处找钱,结果没有了:“哎呀,我的钱不见了,丢了阿!”“你那是多少钱啊?”“45元钱。”“是么?你看看这一卷钱是不是你的阿?这里正好是45元钱,我刚数了数,可是没动你的阿”。说着,我就把钱递给了人家。“哎呀,你真好,太谢谢你了阿!”“好什么好,这都是信天主的人应该做的。”

6.收魂
    我今年72岁了,很多人见了我却说:“大爷啊,怎么最近看你越来越年轻了阿?”“是啊。我信了天主高兴啊,幸福啊,怎么会不年轻啊?”“你最近还长了能耐了,会看病给小孩子收魂了!”“是啊,是会阿,可那不是我的能耐阿,那是天主的能耐,没有天主我什么都不会做,是我们那位天主给了这些。”
    如果没有天主,我怎么可能得到这么多的大恩,我怎么能够做出这些让外教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傻事情。到现在,我感到可惜和遗憾的是:“我怎么认识天主这么晚阿,如果像你们这个年龄(指着20多岁的年轻人说)那我该多好啊,我会为天主做更多更多的事情”。
    这位教友看似很平常的几件事情,他所体现的是我们天主的荣耀,他所作到的是我们每个基督徒所应该具备的,这些小事情为我们的教会福传起到了最基础的也是最根本的作用——“善表福传”。人们会对做这些事情的人伸出大拇指说:“这就是天主教友!”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