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天主的一位忠仆


2009-04-02 09:41:43 作者:明达

    本文所介绍的是一位为主默默做着光辉见证的老神父,作为老神父的学生我觉得有必要为神父写一点什么,与主内弟兄姐妹予以分享。
    神父于1917年出生在天津武清县小韩村一个热心教友家庭,弟兄6人排行最小,还有一位妹妹。由于时代困境所迫,有几位兄长年幼的时候就已经去世,神父虽还年幼就已经成了家庭的主力。雷鸣远神父到中国初期便担任了小韩村的本堂司铎,神父的父亲与雷神父交情甚深,大力支持雷神父的传教工作。在村子里原有若瑟修女院,神父得蒙院长的启迪便开始特别敬礼耶稣圣心直至今日。神父将自己默默地献给了耶稣,立志弃舍世俗度奉献生活。为此在14岁时便进入了修道院,历经整整16的修道生涯,在此期间神父转入了“遣使修会”,在经受多年的各种困苦艰辛和诸多考验之后,终在1947年天主圣三节由法国的法奥主教祝圣为神父。
    我在8岁的时候从神父那里初领圣体,从此也与神父结下深厚的情谊。我的圣召便是源于神父所散发出圣德芳香的熏陶。

神父是一个祈祷的人

    在今天繁华躁动的时代,祈祷是多么的困难。而祈祷正是我们与天主关系的流露,从祈祷的多寡和态度,我们可以知道与天主关系的程度。我们似乎总是惊叹在我们之前的圣人们只是在那个时代才会出现,天主似乎也特别地恩赐那些时代。其实并非如此,天主的眷顾临于每一个时代,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看不见而已。
    在我修道之前神父担任我的指导神师,所以我经常去拜访神父。每次去的时候我都会看到神父在祈祷,由于神父年岁已高,又没有住在教堂,为了便于照顾人灵,所以神父在自己的另一个房间供圣体,每天会用几个小时来朝拜圣体。为此,我很担心神父的身体,常常劝他不要跪的时间太长。神父却说:“年轻的时候没有常常朝拜耶稣,而今要多多的陪补自己所犯的疏忽冷淡之罪,也要为那些不认识天主得罪天主的人祈祷。”
    而神父的玫瑰念珠也几乎从不离手,有时候我去拜访他的时候,正赶上他在休息而念珠仍旧在他的手中紧握。直到现在,92岁高龄的他虽已卧病在床,仍旧是念珠不离。神父一生特别的效爱圣母,为此,神父教导我如果要做一位合格并且得天主欢心的神父就应该把自己完全地奉献给圣母,因为神父深知今天的时代对于神父的冲击是多么的大。

一位温良而严厉的牧人

    很多时候堂区教友们会认为神父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但是已经忽略了神父为什么严厉。正是因为教友们对于神父的劝勉置若罔闻、疏忽信仰、追求世俗,才使得神父伤心难过,这正是神父作为一位牧人所要拥有的并且当尽的责任。神父常常提醒教友们要遵守天主的诫命,不要伤耶稣圣母的心,神父怀有慈父的心肠,他是为关爱天主所托付给他的羊群。既便如此,神父常常会受到很多傲慢教友的磨难,神父常常深深地效法基督来承受,甘心接受来自外界的不理解,神父的态度是要效法基督的爱,他要宽恕,因为基督要求我们宽恕。
    每当谈及教友出现的问题时,神父就会双眉紧锁十分难过。一次在神父重病期间我和神父谈到了教友们,神父说:“不要忘记为他们祈祷,我要用一生为他们祈祷,不要让他们丧亡一个。”神父弥撒中的讲道,时间总是不会太长,因为神父知道教友们工作一天已经十分辛苦,若果讲道太长反而会使教友们很累,难以专心参与弥撒。
    神父对我更加的严厉,因为神父一方面要考验我,另一方面是对我爱的表达,神父的严厉正是流露出他所怀有的爱。

神父是一个“怪人”

    “神父这个人太奇怪……”,常常会听到教友们如此评价神父,他们为什么这样谈及神父呢?神父的“怪”似乎与常人不一样,他生活的方式似乎是一种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神父的神贫生活让人敬佩,这常常使教友们认为是“抠门”,其实不然,他对人的慷慨是我们往往无法相比的,凡是有求于他的神父从来没有让他们空手而回,尤其是那些急需建筑教堂的地区前来求助的。神父本来并不宽裕,他在生活中从来不求吃穿,把所有的钱全部献给了教会。了解老神父的一些国外教友,偶尔汇钱补助神父的花费,但神父却毫无保留地献出来用作建筑教堂之用,神父的用品可以说都具“古董”价值了。他没有居住在用他全部积蓄所建筑的新神父院里。他的三餐十分单调,他从来没有为此费心思。他的那件衬衣自从我接触神父的那一天起计算,已经14年了,一直穿着,补丁已经是一换再换。教友们送他的衣服、鞋统统送于他人。
    神父并非没有钱,但是神父的钱哪怕是一分钱也要花的有意义、有价值,合乎天主的旨意。这却让教友们难以理解,神父为什么这样?细细想来,在今天的时代里,我们都在追求利益,从而忽略了基督的训导。
    我偶然一次发现了神父的每月生活费的结算,他每月的开支都非常详细地罗列着。最多的一个月只有三十几块,教友们一定无法相信,但是这却是我亲眼所见。很多情况下他还把教友所送的东西分发给教友们。而今神父虽然卧病在床,饮食仍旧非常清淡。因为神父一辈子忠诚地遵循着修会贫穷的精神,热切地实践基督的教导:“神贫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天主的国是他们的。”[page]

一位忠实的司铎

    司铎的使命正如耶稣基督所说:“我来不是为受服侍,而是为服侍人。”神父所做的或许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是倘若我们反省自身会发现借助神父的微小而彰显出天主的无限伟大,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作者与老神父在一起

    他是基督的好牧人,自被祝圣为神父的那一刻起,他就担负着基督和教会所托付的使命。神父每一刻都没有松懈,他常常说:为了基督直到最后的一口气。堂区教友都知道神父身患严重的静脉炎,致病原因却无人知。而他患病的原因,乃是因为下会传教时所致。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暴雨如注,为了前往一个堂区给教友们送弥撒,因为神父高度近视,在途上没有看清因下雨导致的滑坡而摔倒。神父到堂区忍痛将弥撒做完,最后赶赴医院时,双腿已经肿胀严重,从此患了伴随几十年的腿疾。
    每年他的腿疾都会复发,会非常疼痛,但并没有阻止神父传教的热忱。有一位外地教友向我谈及了关于神父的一件事情,有一深夜她开车前去请老神父终傅,但神父当时身体非常不好,神父说自己的身体已经难以行动,教友刚刚想走,但是此时神父却让教友把他扶起搀扶着去为那病人终傅,神父救人的热忱使那地方的教友们深受感动。
    有一次早晨,我们进教堂参与弥撒的时候,发觉弥撒时间已到,但是神父却没有来。经询问得知,由于神父进堂的时间早,天还没有完全亮,神父不慎从七层高的台阶上摔了下来,已经被送回屋中。我急速跑往神父屋,刚刚进门时就听到里屋传来神父呼求耶稣圣母的祈祷声。神父看起来非常痛苦,毕竟神父当时已经八十五岁高龄,神父的眼镜已经破裂,脸部也被擦伤。经医院诊断为肩膀脱臼,需要静养,但是只隔了两天,神父坚持着又登上祭台为教友们奉献弥撒了,弥撒在神父的疼痛中艰难地举行,在举扬圣体时也只能够一只手完成。这使我想到圣父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由于被袭,肩膀受到创伤,弥撒中举扬圣体也只能一只手来做。他们都是由于对于人灵的负责而忘我,为了教友他们完全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神父每年都会旧病复发,而医生每次都会下病危通知,但几乎每次都会奇迹般地痊愈,这让医生们都难以理解。当我每次看望处在病重中的神父时,他都会说想尽快地好起来能够为教友做弥撒行圣事。我曾经劝神父要注意身体,神父却回答说:“只要我活着能够做弥撒,我就一直坚持做弥撒,赔补耶稣圣心所受的侮辱,因为今天的人太伤耶稣圣心了。”
    神父由于多次病重,身体每况愈下,体力再无法支付正常的牧灵工作。已经瘫痪在床近两年的时间里,每当我去看望他的时候,都会与神父分享我的修道和传教生活,把教会新鲜信息告诉神父,神父非常高兴。很多时候我认为神父会痛苦,就安慰他,但是我错了,神父说自己并非痛苦,而是一种享受,痛苦的是教友们,并且提醒我要多多关怀教友的处境,而不是只是从自身角度看问题,这样会使教友们伤心并且问题也难以解决。同时,他也常常提醒我,不要因为是自己的身份是神父,就高高在上,而是要谦卑,多多关心教友,给予他们真正的需要。他常常会安慰勉励那些看望他的教友们,要把生活困苦交付天主,并且要效爱圣母。
    教友们或许会问这位神父是谁?他就是今年已经93岁高龄的张永善神父。

本文标题:天主的一位忠仆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