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忆美好的家


2009-04-13 10:52:36 作者:常惠巧 来源:信德报(总第370期)

    我出生在一个非基督徒家庭,又是一个十分贫寒的家。那时是解放前,我家住在一个小县城里。到了上学的年龄,我的两个哥哥都上不起学。一天,经一位邻人指点,说城内有一教会学校,穷人孩子可免费上学。我父母果然找到了这个学校,我们先后都进了这所学校。对于我们这样一个贫困家庭孩子们能免费上学,父母是多么庆幸和感激啊!以后经过教会人士的引导,父母怀着感恩的心,带领全家受洗加入天主教。主就这样召叫了我们一家,我的父母很快成为虔诚的基督徒,我便在这样的家庭里成长起来。

深受感动

    在我的童年时代,家中受到父母的关爱,同时天主的爱藉着教会神长传递给我。记得我刚上小学时,有一次,在堂院子里玩,走到主教门前,这时一位穿着黑色长袍,留着大胡子的外籍主教叫住我。他和蔼可亲,用我还能听懂的汉语问我:“你吃蜂蜜吗?”我愣愣地望着他,没有作答。他说:“进来吧!”他用一把大勺子在蜂蜜罐里舀了满满一勺放在我口里,我品尝着从未吃过的香甜的美味十分开心。“你还吃吗?”我刚吃完,主教又问我。我还没顾上回答,主教又笑呵呵地舀了一大勺蜂蜜放在我口里。这时我噙着满满一口蜂蜜转身跑出主教房子 。后来我常思忖这件事,我这个衣衫褴褛,甚至满面污垢的小女孩竟由主教一勺又一勺地喂蜂蜜,这是多大的福分啊!
    对我们这个贫穷的家,主教总设法周济。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在我还上小学时,他一次又一次在我口袋里不声不响地放上十元钱,当时那可是个不小的数字。主教竟如此对我信任,令我十分感激,自然我回家马上交给妈妈。
    令我终生难忘啊——他的爱!

面对考验

    在教会的关怀下,我们家在基督的爱中成长,成为县城中最忠实的基督徒。清楚记得,教会把一个大铁箱子放在我家收藏。那个大铁箱子只能放在显眼的墙边,上面堆几件破衣物掩盖。没过两天有人到我家仅20多平方米的陋屋内搜查,父母非常沉着,任他们翻寻,那堆破衣物硬是没有动。当天晚上,父母认为铁箱子放在下面不安全,又转移到上面很小的破阁楼里,仍用破衣物掩住。第二天又来人搜查,可能他们断定东西一定在我家窝藏。他们在下面稍作搜寻后,径直沿梯子上了阁楼,可是他们翻腾了好一会儿,还是失望地下来了。真有意思,那么大的东西,这么小的地方,竟然一次又一次搜寻不到,好像谁使用了“障眼法”。奇妙的主,这一切只有您知道,我们也清楚是您护佑了您的儿女,保护了您的教会。

 托主照管

    我的家庭一直挣扎在贫困线上,父亲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解放前做小贩生意十分辛苦,总是赔钱;解放初小妹又出生了,由于生活的窘迫,妹妹瘦得皮包骨,几乎死去。后来分得几亩远郊薄地,体弱多病的父亲一人耕种十分吃力。尽管日子过得艰难,但父母的虔诚依然。他们胸怀开朗,情绪乐观。我的记忆中,父亲常常坐在家门口得意地高声诵读圣经:“亚巴郎……依撒格……”有的经句已铭刻在我的脑海里。母亲是全文盲,可是她对学经有浓厚兴趣,她整天拿着经本一个字一个字地学,逢人便问。后来她竟能把经本上的经全念下来,不少能背诵,真让人称奇,显然天主赐给她敬主的悟性。
    我常常听到母亲在祈祷中说:“天主啊!我把我娃都托付给你……”父母对我们寄托很大希望,再穷也要供我们读书。一天,几位神父和我母亲闲聊,问她,你把你娃供到什么时候?我母亲毫不犹豫的回答:“都上大学。”那时能上大学的人寥寥无几,我母亲的“大话”把大家逗笑了。为人所不能的,为天主都能。果然,父母梦想成真,我们兄妹四人在上世纪50、60年代相继考上建筑学院、石油学院、师范学院、医学院。大家莫不称奇,这是全能者为我们做了奇事,我们由衷感谢赞美主。可惜的是我父亲由于积劳成疾,没有看到这一切,刚过50岁就离我们而去。[page]

我的转折

    在主的关照下,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有了美好光辉的前程,但生命 的历程不是一帆风顺的,因着忠诚的信仰我们也付出了代价, 当然这是值得的。
    那年,二哥被拘,我们一家都陷于忧愁焦虑中,等待事态的发展。就在半年后的一个晚上,母亲在似梦非梦中看到圣母头顶黑帕,身穿黑衣对她说:“你儿2月24日回来。”第二天母亲把“梦”中的话给当时住在我家的两位修女说了。那时我住外县,不久丈夫从一位修女处听说了这个“梦”,他转告给我,当时我不大相信,认为不可能,因为前些天还听公安局人说,要从严处理。但我又有点将信将疑,知道母亲事主热心,也许是圣母报信给她……我跪在主像前祈祷:“天主啊!虽然我也念经恭敬你,可是我并没有感到你真实的临在,这个信仰的难题一直困扰着我,所以我不热心,也不进堂;你究竟在何处?……如果我哥2月24 日能回来,我一定热心进堂恭敬你,并每天向圣母献上一分玫瑰经。”
    没过多久,一天突然收到二哥的来信,我拿着信双手颤抖着不敢打开,又惊又怕,我转身跪伏主像前,鼓起勇气打开信,泪水模糊的双眼看到:“我2月24 日回到家……”我十分激动,“天主啊!我再不怀疑你的临在了,我一定要进堂望弥撒,每天念玫瑰经。”就这样一遍又一遍述说着,泣不成声……情绪稍稳定,我马上去告知住在附近给我们报“梦”的那位修女,正好知道这事的我三娘也在场,她们听后激动地哭泣起来,我们跪在主像前,感谢赞美主……随后我和三娘去见老本堂韩神父,他听了后老泪横流,不停地说:“感谢天主!感谢天主!”
    第二天我乘长途车去二哥家。他一脸茫然,“那天不知道怎么糊里糊涂释放了……”不几天我回老家看望母亲,她早已知道二哥回来,显得很平静,说道:“我相信圣母的话!”

我的感慨

    我已年过七旬,回顾我们被主垂顾的家,感觉那么美好!母亲得享高年,80多岁离世,她的子孙多成为高级知识分子,遍布各行各业, 有工程师、医师、教师、会计师、新闻记者等等,还有的留学海外并定居。更令人欣喜的是一个侄儿在小妹的引导下奉献自己,荣圣为神父,他很敬业,在家乡为新入教的信友筹建了一座壮丽的圣堂。现在他正在海外进修学习,准备接受新的使命。


慈祥的母亲

    回想到这一切,不由感慨万千,好天主竟如此抬举了我们这个卑微贫贱的家,施于恩德如此之大,我们将何以为报?父母啊!你们在天国看到你们的子孙一定会很开心,请继续为儿孙们祝福,并转求天主,使我们永远成为天主圣母的好儿女。

 

本文标题:忆美好的家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