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见义勇为


2003-10-04 09:42:26 作者:武德龙

    上世纪60年代的一个隆冬,滴水成冰,呵气成霜。
    一日傍晚,一位英气勃勃的青年骑车回家,被地面上的冰凌滑倒,摔伤了小腿。在医院包扎了伤以后,他看见走廊内的担架上躺着一个姑娘,在不住地呻吟。
    青年注视了许久,发现无人理睬,他忍不住近前仔细观察,见姑娘的脸烧的通红,嘴唇干裂,双目紧闭,身上只盖着一块破塑料布。声音微弱地说:“我渴,我要喝水。”
    青年正要去找水的时候,见一个女护士走了过来,就叫住她问:“哎,同志,这个病人为何无人照管?”护士冷冷地回答:“她是反革命的崽子,上级命令不准给她治病。”青年说:“可你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哇!”护士接着说:“我们这里是红色医院,决不忽视阶级斗争。若要同情阶级敌人,你管她去!狗咬耗子———多管闲事!”说罢,瞪了那个青年一眼。那青年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对她说:“看来我非得管管这‘闲事’不可,牲口还有点人性呢!”护士回过头来,恶狠狠地说:“你骂谁?我们医院是造反派的天下,你要是为她喊冤叫屈,小心你的后果。”
    女病号在昏迷中听到这场争吵,挣扎着站起身来,扶着墙壁,踉跄着向外走去,刚刚出门就倒在地上。青年见状,一把推开护士,跑过去扶起她。
    冷风一吹,姑娘的神智清醒了一些。她吃力地拒绝那青年的帮助,跌跌撞撞地向着漆黑的马路走去。满怀同情的青年很想给这个姑娘一些帮助。就这样他不顾自己的伤痛,一瘸一拐地在她身后远远地跟着。
    蓦地,从背后开来一辆吉普车,在姑娘的身边停下,从车上跳出几个戴红袖章的人来,他们叫喊着:“好哇!不是走得好好的吗?纯粹是装病,想蒙混过关,逃避劳动。王翔你老实点,上车!”原来那个姑娘叫王翔,她旁若无人地继续挣扎着向前走去。“站住!你往哪里走?”喊话的红卫兵一脚把王翔踢倒在冰冷的马路上,另一个同伙冲去又连踢数脚。王翔挣扎了几下就再也爬不起来了。这几个人把王翔抬起塞进车里,向不远的一个大院开去。
    那位好心的青年叫常荣天,出生于一个信教世家,自幼虔诚事主,爱人为怀。他为解除人们的病痛,立志作一名医生,正就读于医科大学。
    常荣天一夜难眠,早早起来询问,才知道此院是“造反司令部”的一个专政机构。他为营救王翔,四处奔波,寻门路、找关系。经多方打听,一件惊喜使他喜出望外,这个机构的一把手正好是一位同学的父亲,通过了解,方知详情。
    这位重病缠身濒临死亡的王翔是市里一位领导的独生女。她的父亲在解放期间,曾出生入死,赴汤蹈火,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立过汗马功劳。一夜之间却被打成了“反革命”。女儿为父亲鸣冤而遭受牵连。
    常荣天找到王翔的拘室,见门上锁着一把铁锁,窗上缺了几块玻璃。王翔躺在铺着稻草的地上,枕着两块砖头,身边放着一碗结了冰的水和一个铁硬的玉米面窝头。不由得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他呆呆地站着,心都要碎了。
    荣天将奄奄一息的王翔送进了另一家医院,她得救了,幸亏抢救及时!他两天两夜守候在她的身边,王翔苏醒后,大夫告诉她:“就是这位好心的青年救了你的性命。”
    王翔顿时感激涕零,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她急于知道这位救她性命之人,连连问道“你是谁?为何冒死救我?”荣天看到她醒了过来,高兴地说:“我是一名天主教的教友,没有为什么,教友是以爱为怀,以助人为乐。救人只是做教友的本分。”
    王翔注视着他哽咽着声音说:“在这样的社会居然也有人敢冒死救人,你们天主教真好哇!”那是一个明争暗斗、充满了无知和仇恨的时代!
    十多年之后的一天,王翔终于找到了教会,那一刻那泪如泉涌,她似乎又看到了多年之前救她的那位青年,她领洗了,也成了基督徒!

本文标题:见义勇为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