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漫漫慕道路


2003-12-20 08:59:03 作者:姜旭

    我是新教友,但我的信仰根基要追溯到我的祖辈。老爷是基督新教徒,他被下放农村18年之久,落实政策回家时已近花甲之年,“信仰”也随他一道回归了我们的大家庭。在某一年的春节,老爷给所有子女每家赠送了一本《旧约全书》作为礼物,可父辈们当时还被历次运动的阴影笼罩着,而我们年轻一代全部接受了“无神论”,所以没人响应他,但我仍然愿听他讲圣经故事,以及他在苦难岁月中“上帝”是如何一次次拯救他于危难之中的传奇经历,每每让我为之震惊和感动,可遗憾的是那些美好的故事随着老爷的逝去而远离了我们,我家的那本《旧约》也被束之高阁……
    母亲退休后,一位信奉天主教的朋友引领妈妈重新回到了天主怀抱,经过一年的慕道,母亲于2000年领洗入教,也告慰了老爷的在天之灵。
    母亲买了许多圣书送给我,成熟的思想使我能用理智、客观、全新的视角重新探求信仰在人生中的作用,深邃的宗教文化深深地吸引着我,并解开了我多年来面对人性产生的种种困惑,同时感悟到基督精神在当今社会的重要价值,更读懂了老爷在满脸沧桑之后仍能笑对人生的理由。当我明白了这一切时,多么希望自己也能从此拥有这份不变的依靠和永远的坚强,我开始了正规的慕道,但由于工作原因我错过了当年的洗礼(我们堂区每年只在复活节授洗),我又被安排在下一年度的慕道者中。为此,母亲专程从外地赶来,向本堂神父说明情况,希望我能早日领洗,但神父为了对我的信仰负责,要求我按常规慕道。为尊重教规,我只好慕道再慕道!有教友问我:你怎么总在慕道班呆着?可谁知我的苦衷?每当弥撒中大家排着队庄重地恭领圣体时,我被丢在原处,心中难以名状的失落,仿佛自己是被遗弃的羔羊,孤苦无依,而又无奈。我只好每次都默默地神领圣体,祈求仁慈的主早日接纳我、眷顾我,常常到我心里来……
    终于!又一年的慕道结束了,2003年的复活节,我成为一名真正的天主子民。
    我庆幸自己在“重读”中学到的道理比别人更多,理解得更深,同时也修炼了自己忍耐的毅力,我把这些视为天主的礼物,但同时我必须承认,我不幸的看到更多的慕道者由于种种原因没能熬过这漫长的慕道期,成了丢失的羔羊(并非他们愿意走失)!由此,我悟出一个道理:其实信仰如同恋爱,有一见钟情并终生不渝的;有彼此折磨考验多年,婚后仍形同陌路而分道扬镳的;更有如被绵绵细雨一点点慢慢打湿而沁透心脾之爱,因此,时间不能证明爱是否永久。同样,慕道期长短也不能用来衡量信德,每个人情况不同,不能强求一致,要因人而异,因材施教。每年我们堂区慕道者能最终领洗的人数都相差无几,教友的规模也看不出增减,生者与死者达成默契的平衡!任何事物只有成倍增长才能焕发勃勃生机,难道我们还要为自己坚守了教会的古老传统而暗自窃喜吗?故步自封无异于自杀!“发展才是硬道理”,到了我们该反思如何将耶稣亲手建立的教会在我们手中光大的时候了。
    主说过:“后来的在先,先来的在后”。慕道者,甚至教外人士才是教会真正的未来和希望!别再神秘,别再拒绝,让我们敞开大门,张开双臂迎接吧…… 

本文标题:漫漫慕道路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