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怀念我的父亲


2011-03-21 11:35:00 作者:李琴娥 修女

    影响了我一生的父亲离开我们快3年了,我想用自己笨拙的文字来回忆关于父亲的点点滴滴。

艰辛的岁月

    父亲1928年生于陕西省渭南市卢董一个贫穷的家庭,兄妹六个,在家排行老五。奶奶在父亲10岁时就离他而去,16岁时爷爷又离开人世,留下了兄妹几个相依为命。由于贫穷,父亲没有机会去上学,9岁时就出来给人干活挣钱。
    由于童年的痛苦经历,父亲对穷苦人特别同情,总是尽心尽力帮忙。记得在我小的时候,一个严寒的冬天,天下着大雪,家里来了一个讨饭的人。早饭的时候,父亲让我给他端上一大碗玉米粥,以及玉米饸饹。讨饭人说,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热腾腾的饱饭。
    在70年代,西安教区的大余神父为避难在我家断断续续住了七八年的时间,父亲热情接待,为了不出意外,叮嘱我们几个孩子,不管是谁问起家里来的客人,就说是老家的伯伯。

要当一个好修女

    1982年,我想当修女,母亲同意了,我却没有跟父亲说,因为在我们兄妹眼中,父亲是一个特别严肃的人,我心里有点怕他。过了一些日子,父亲忽然问我是不是想当修女,我搪塞说没有,父亲一脸严肃地对我说:“你要当修女我很高兴,可是你必须想清楚,要当就当一个好的修女,让天主喜欢。”
    如今我已经当修女快30年了,父亲的话时常在耳边:要当一个好修女。

做人要公道

    1981年到1982年间,父亲承包生产队的几亩地种蔬菜,每天都在地里干活,但是他每天早上和晚上一定会进堂念经祈祷。父亲信德特别好,他每次离开菜地到教堂去祈祷时,都要对圣母和大圣若瑟念叨要帮他看好菜地。
    父亲一生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他虽然没有上过学,可是他的账算得很好,菜一称好,价钱就能脱口而出。有几次卖菜回家之后,感觉钱不对劲儿,后来想起来是多收了或者少找了人家的钱,父亲就立马去给人家退钱,还给人家道歉。父亲教育我们时总说:“做人绝不能占人家的便宜,这样不光别人不喜欢,天主更不会喜欢。”
    教会开放后,父亲就被选为我村堂口的会长,虽然父亲没有上过学,但会口买东西的钱和票据都井井有条压在床底。父亲自己卖菜的钱也放在床底,我们家的小侄子、小外甥很多,在床底下偷着拿钱,有时,一些教会的票据弄没了,父亲一定会把钱补上。    

建堂岁月

    1983年,我们村准备修建教堂时需要烧制大量的砖。父亲就在我家的庄稼地里拉了很多的土,然后运到砖窑用。那时,大家已经做了好多砖坯,但是被突然而至的几场大雨冲坏了好多。大家并不气馁,又做了好多砖坯堆放在一起,不料那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将砖坯又冻坏了。我和四姐在家议论这些倒霉的事,父亲对我们说:天主是在考验修建圣殿是否诚心。第二年春天,父亲和村里的老会长,天天在砖厂忙碌,父亲把做好的砖坯摆放成花形,好能尽快风干不至于雨水来了再浇坏。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父亲让我和我四姐必须和他一起去。我四姐就说,别人都忙自己的活呢,为什么咱们每天都在砖厂干这么累的活。父亲说,咱们干咱们的活儿,天主会帮着咱们管的;修建教堂我这一辈子就这一次,我要尽心将这份工作做好。果然,那年家里的麦地杂草特别少。父亲对我们说:人活一辈子,要时时刻刻对天主有信赖。
    在修建教堂的那年,父亲抽空用柳条编了几个笼拿到教堂工地,这些笼作为沙子、石块、混凝土的运送工具还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在修建教堂的过程中,父亲得病住院做了手术。病床上,他的心一直都牵挂着教堂,有时候也恼恨自己偏偏在这时候得了这个病。我去医院看望父亲时,父亲第一件事情总是问我教堂建得怎么样了?大家是否都都平安?他说:“现在我只能在这里念经,求天主求圣母保佑平安顺利。父亲出院后没多久就到了教堂工地,虽然很累但他说心里十分高兴。
    教堂终于修建好了,父亲每天早上晚上都去教堂,不论刮风下雨,农活再忙,只要到了时间他就会把手中的活儿放下去教堂祈祷。

信赖天主

    1999年,我家的小侄女有病,两岁多了不能走路,经医生检查是脑瘫。我回家后对父母和家人说:咱们要边吃药边祈求天主,在天主面前一切都是可能的。父亲听后,晚上去教堂办了告解领圣体,恳求天主让小孙女身体好起来。
    几个月后的一天,父亲对母亲说,晚上梦到小孙女能走路了。母亲接口说,那是因为你白天老想着这件事情,所以晚上才会做梦。早上父母每次从教堂回来都要吃早点,不能动弹的小侄女就被放在床上或者靠在墙边。可是,这天小侄女突然跑到了父母面前,父母互相傻傻地看着,好几分钟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他们激动地把孩子抱起来,连声感谢天主!
    多年过去了,现在小侄女已上小学六年级了。

战胜诱惑

    父亲患癌期间,亲戚朋友都来看望他。他很乐观,感谢天主没让他受疼痛,得病期间还能吃饭。
    父亲一生很听天主的话,而魔鬼却不甘心,在父亲病重时,魔鬼就多次来诱惑他。有一天中午我正洗头,父亲就喊快点来,我到了父亲的床前,父亲让我给他念经洒圣水。父亲说从他被窝飞出来了一只蝴蝶,长着三个头在头顶飞来飞去。我就给父亲说,别怕,要真心相信天主!父亲点了点头。
    有一天凌晨两点多,他把我叫醒,让洒圣水念经。父亲说这次魔鬼变成了蛇在被窝里窜来窜去,诱惑了七八次,但是因着祈求天主战胜了魔鬼。
    有一天中午,父亲睡着了,我和姊妹们都守护着他。父亲醒了之后说:刚才来了一个人把我叫醒,而且还把我的头抬起来给我喝水,那水真好喝,我从来都没有喝过那么好喝的水,我现在还能感觉到那水的味道。从那天起,父亲就再也没有说过魔鬼来诱惑他了。
     一天早上,他把我哥我弟还有我叫到一起嘱咐说:还有几百元钱,要给教堂。就让哥哥把会长叫到跟前,交代了这些钱的用途——买蜡烛、为炼灵做弥撒。因为从80年代起起,父亲就向大圣若瑟许下出圣体灯用的煤油钱,现在圣体灯换成了电灯,只好改成买蜡烛在弥撒中用。在父亲很小的时候,给人干活,没发工钱,父亲就和别的孩子拿了主人的钱,这些年一直找不到主人,就用这钱求神父为炼狱的灵魂做几台弥撒。
    父亲病倒在床上的日子里,我给他的头边放着他的主保圣人像和耶稣苦像。父亲经常念五伤经、玫瑰经,求耶稣求圣人能让他战胜一切困难。
    一天,我给父亲揉腿,父亲叹息着说:“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腿更难受,谁给耶稣揉呢?”
    从得病到天主收走父亲灵魂那天,总共20个月,父亲躺在床上的时间不到一个月。2008年的2月3日,天主把他领走了,去的时候很安详。

本文标题:怀念我的父亲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