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怀念库东夹道甲5号


2004-05-18 09:25:47 作者:秦若翰 来源:信德报(第213期)

    当我在徐州四中念高中时,就知道北京有这么一个”点”,不少教友同学离校后,到北京就住在库东夹道甲5号,从这里走向社会,走向人生。
    它的全称是“北京西什库库东夹道甲5号”,没想到后来我也曾落户于此。
    1953年,我们几个教友同学因信仰未能通过高考。次年春,几个同学去了上海,寄居于徐家汇蒲东路一条弄堂内,准备在沪复习再参加高考,来信邀我同住,好在那时迁徙完全自由,我到派出所说了上海的地址户口就迁到了上海。蒲东路离徐家汇大堂很近,我们复习、进堂都很方便,8月参加高考后去佘山朝圣,又到上海各堂口拜圣堂后,就回徐州等候通知了。想不到这一次又落榜,我们几个同学无一例外,这绝不是因为我们成绩不好。后听说几个同学又去北京了,我也打算北上,临行前父亲对我说:“家里存的钱都给你作路费,以后再想活动就不易了。”这就意味着这是破釜沉舟的一次。这样我又经天津来到北京,经老师引领进了库东夹道甲5号,户口又由上海迁到北京。
    这里离北堂、图书馆都很近,进堂、学习两便。房东汪先生是教友世家,在电车公司工作,汪太太待我们像亲人,有点好吃的总忘不了我们。这里也成了徐州教友的联络点。白天带两个烧饼或贴饼子,躲到图书馆,一坐就是一天,这样我饱读了许多中外文学名著。后铁路招考,我们三个人考上铁道部某工程局,我被分在北京第一工程处,大朱分到沈阳三处,小白分到包头四处。10月上班后,我搬到单位去住,户口也迁到单位,当时仍有徐州同学住在那里。每逢休息,我仍会到库东夹道看望房东一家和徐州同学。汪先生有一个女儿,两个儿子,他女儿考中学时我还帮她复习过功课。大儿子尚未上学,平常看神父做弥撒多了,就自己找一块布披身上当祭披,在家模仿神父做弥撒。1962年夏,因三年自然灾害,全国支援农业,我们铁路局在北大荒办了个农场,我和一批年轻力壮的干部派往农场劳动。也不知道农场的田地有多大,就知道一上午锄一陇地,这头到那头就够一亩。年末我休探亲假路过北京,赶上主日去辅仁堂望弥撒,遇到房东汪太太,像见到久别亲人一样,我禁不住哭了。我们的工作是流动的,先在京郊南口,后去山西礼元、长治、又到湖南衡阳,后又回北京丰台,这样有时间去库东夹道。68年夏我奉命去云贵高原支援三线建设,告别北京上了大西南;70年调济南局,次年去北京迁户口,又去看望房东一家。可以说这里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一晃多年过去了,汪家失妇先后安息主怀。2001年我和妻子去京游旅,也曾去看望这所房子,后来与房东子女先后都联系上了。
    我怀念库东夹道甲5号。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