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一位爱心残缺的先知(二)


2013-03-06 10:42:57 作者:王正光 来源:《信德报》2013年2月28日,8期(总第525期)

——读《十二小先知·约纳》有感
 
    上主深知约纳胸中燃烧着对恶人的恨火仇焰,使其疏离自己。但天主知道神奇的苦难可以拉近远离自己的人。“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的俗语就是讲的这种效应。当约纳被抛进大海后,上主令一条巨大的灵鱼吞下在波涛中沉浮的他,三天三夜困顿鱼腹的约纳深知自己进入了死亡可期的浑沌之境。此时此刻对上主避之唯恐不及的约纳,不得不“从阴府深处呼求”上主。上主则令这代表浑沌力量的大型海生动物,张开大口将腹中的约纳吐在岸上。已经回头走近天主的约纳,这才服从地走向尼尼微城,去宣告天主晓谕的事。
    其实约纳逃避天主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对天主真实的了解。他知道人无论犯了多大的罪,只要真心悔改,天主总能既往不咎,给予重新做人的机会。这正是约纳的心病,他就是害怕天主对恶人的这种仁慈和惜悯。他希望赏善罚恶能立竿见影,让丰沛的雨水只灌溉善人的良田万顷,让明媚的阳光只晒好人的后院前庭,让朗朗皓月只照义人的脚步前程……这种情绪一直与约纳缠绕纠葛,如影随形。
    尼尼微城在当时是一座特大城市,其范围之大需三天的行程,但约纳只走了一天,就宣布说:“还有四十天,尼尼微城就要毁灭了。”他不想引起尼尼微人足够的警觉,让亚述国的统治者对上主的警示毫不在意,继续在覆亡的黑道上一意孤行。但令他想不到的是,他的警告一出口便风生水起,尼尼微的市民闻讯而动,立即禁食,从小孩到大人都卸去粉妆玉雕,个个身披苦衣。悔改之风从郊野直吹拂到市区中心,连亚述国国王也谦逊地离开宝座,废去锦衣玉食,披上苦衣,坐在灰土之中忏悔;并以君王谕令的名誉昭告天下,所有国人和牲畜都不吃不喝,“恳切呼求天主”赦过宥罪。(参纳3:5-10)大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气象!他们之所以没有给约纳扣上谣言惑众、欺哄诡诈、影响社会安定的帽子,而对约纳的预言深信不疑,这显然是接二连三地遭遇天灾,以及许许多多不祥之兆,而使他们心生恐慌,这才严肃对待约纳传递的信息,以抚盛怒之中的神祗。亚述国骄横的统治者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不过这显然是约纳所不愿看到的!
    特别令约纳不快的是,天主见他们转离自己的邪路,放弃手中的暴行后,居然就轻易地转意怜悯,收回烈怒,“不将已宣布的灾祸,降在他们身上”。这时约纳才面对天主吐露心机:当时我在故乡,就已经想到了你“是慈悲的,宽仁的天主,是缓于发怒,富于慈爱,怜悯而不愿降灾祸的天主。所以,我预先要逃往塔尔史士去。”(纳4:1-3)好让尼尼微的邪恶政权悬崖而不知勒马,继续在即将爆发的火山口上灯红酒绿群魔乱舞,只等待那冲天而起的一声爆裂!那是令人心花怒放的惊爆!但是这却不是天主的想法。
    有谁能知道天主的设计,有谁能想象上主的意愿?有死的人思想常是浅薄的,血肉之躯的人的想法,距神的打算有无穷的遥远。“因为这必朽的肉身,重压着灵魂;这属于土的寓所,迫使精神多虑。”(智9:13-15)与亚述不共戴天的约纳,面对已经得救的尼尼微城对天主十分不满,居然向天主求死。他的不合理的忿怒虽然受到了天主的批评,但他仍不服气地出了城,而且并不远去,竟在城东结草搭棚,坐在茅庐里要对尼尼微这座血债之城看个“究竟”!
    爱的残缺就是某种程度的无情。天主为了弥合约纳欠缺的爱,使之成为完美,特意安排了一株枝叶扶疏的篦麻为他遮荫消烦;次日天主又安排一条小虫咬死篦麻,让烈日炎风熏蒸烘烤约纳。他头顶烈日,望着萎蔫枯焦的篦麻,不禁悲痛欲绝地求死:“我死了比活着还好!”(纳4:8)天主反问他:“你为这株篦麻发怒合理吗?”自以为有怜草惜木、热爱生命情怀的约纳,面对天主的反问理直气壮地回答说:“我发怒以至于死,是合理的!”此刻天主趁势落篷,反诘道:你既然能怜惜一株植物,对尼尼微城的万家百姓和许多牲畜,“我就不该怜惜他们么?”(参纳4:5-11)一语破的,掷地有声,孰是孰非,孰重孰轻自不待言。只有天主怜惜万物、爱一切所有,因为一切都是天主造的。而人的爱往往有缘有故、有厚有薄、有亲有疏、有所选择。天主是爱,对人对事只有从爱出发,才能超越于善恶之上。其实对爱的束手受缚应该像自由一样令人愉悦,因为爱是超自然的,是植根于万物中的“喜”,它能统一一切的存在。
    不过,走笔至此,需要特别提到的是,天主不仅是仁慈的天主,而且也是“嫉恶和复仇的天主”(鸿1:2)。这里仍以亚述国为例。由于它的统治者最终难以割舍既得利益又重蹈覆辙,让强暴灭绝怜悯,以邪恶战胜良善,道德又一次被激流卷走。无法生存的万家百姓疾走狂奔逃往他乡,“尼尼微好似一座水池,池水汹涌流出,虽有人喊:‘止住!止住!’但无一人回顾。”(鸿2:9)上主虽然在这段时间里对被压迫和剥削者的哀哭保持沉默,但最终“他要以正义审判普世人群,他要以公平治理天下万民。”(咏98:9)对于残害民众而又翻云覆雨屡教不改的恶人,那位赐予生命者终于宣布:“他们像缠结的荆棘【又像大醉的豪饮者,】必如干秸全部烧尽”。(鸿1:10)而且尼尼微的崩溃惨绝人寰。联军以暴力攻陷尼城,“皮鞭飕飕,车轮隆隆,战马奔驰,战车疾驶,骑士跃马,刀剑晃亮,枪矛闪耀,被杀者众,死者成堆,尸体无边,人人为尸体绊倒。……”(鸿3:1-3)最后“河闸被打开”,(鸿2:7)偌大的城池被汹涌而来的怒涛淹没,它的统治集团在最堕落的道德中倒台。时间大约在主前612年。      (全文完)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