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怀念我的二姑


2005-03-02 16:31:20 作者:原野 来源:信德报(第232期)

    我家原住辽宁省朝阳县良图沟乡谢麻窝铺村。我的二姑蒙召升天时九十多岁,离开我们已四年了。现在我回想起老人家在世时的许多生活片段,感到她在平凡的生活中做出了不平凡的事。她从不讲大道理,也不说豪言壮语,只是在生活的一点一滴中默默实践着。她用自己的青春、自己的一生为主作了见证。
    在五十年代,由于社会政治原因她离开了教会。我很小的时候,只记得她和我爷爷一起生活。奶奶去世的早,七十多岁的爷爷就由二姑一直侍奉到去世。她从不埋怨别人,总是乐哈哈地做家务。她嘴里常说一句话:“你们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信靠天主,求天主,做个好教友将来一定升天堂。”在那动乱的年代她没能穿上会衣和普通妇女一样,但她的言行却是普通人不能理解的。她利用在修院学会的针灸治疗小儿杂症,在她的后半生中用她爱主爱人的热火燃烧着自己,照亮了每一个需要她的人。二姑对别人从不要求什么,但对别人的要求却从不拒绝。远近十里八村的人没有不知道的:谢麻窝铺村有一位老姑奶(外教人称她贞洁女)无论哪家小孩,小到未出满月,大到十几岁,如果得了一般杂症只要请她伸手看看,十有八九药到病除。这可能就是天主恩赐、圣神的能力吧!有人行医可能是为挣钱,但她从不向求她的人讲价钱。别人执意要谢她时她才接受一点。她常说一句话:“都很困难的,给啥钱!”在那经济困难的年代,给人说一句这样朴实的话,也实在让那求她的人受感动。本村乡亲家的孩子病了,她几乎都是义务服务,谁头痛脑热或感冒发烧,扎了银针就好,连我自己也没少求她老人家。由于在六七十年代农村的交通工具大多是毛驴,求医的人只能用毛驴接她去看病,每次骑驴走十里、二十里路对一个六七十岁的妇女是何等的辛苦啊!但二姑从不因天寒地冻、炎热酷暑而怨天尤人,总是从容不迫面带笑容的把自己的爱完全献给了有病的“小天使”,有时在小孩救不活的情况下,她都请求家长许可或偷偷用圣洗圣事把那些洁白的小灵魂送进了天堂。
    在文革期间,天主赐给她的是平安,外教人并没有太难为她,只是收了她的一些圣像和圣物烧了。但她偷着藏了念珠、经本,不论怎么忙和累总不会忘记念经和祈祷,嘱咐人不要忘了天主。感谢二姑,是您的祈祷感动了天主,天主眷顾了我这个迷失的小羊,使我一点点地认识了天主,归入了主的羊栈,您更看重我的信仰,不知为我的信仰问题流了多少泪,废了多少话,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您的苦心,但您走了,没有家产也没有儿女,可您却挣得了进入天堂的“入门证”,成了天主的女儿。二姑,您就像一只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您教会了我们这些孩子怎样走路;您告诉了我们人生不需要地位、权势和富贵,只要用一颗爱主爱人的心去默默地奉献就够了。二姑,您的孩子们想念您啊,求您在天上为我们祈祷。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