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日日新》四旬期第二主日


2017-03-06 15:20:51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编

  「亚巴郎离开哈兰时,已七十五岁。」天主启动了对世界历史盟约的许诺,这句话似乎像是个补充的细节,然而,却是个关键的细节。这篇读经记述了亚巴郎对「离开他的家族前去」的命令的服从。这毕竟是他祖先的家、故乡。这是刻画他展开生命的靡页。他的名字改成了亚伯拉罕。他的未来建立在天主说过的话和许诺的梦想上。就是被救赎的人类将重新与天主一起生活的神见之中;其实,太初就已决定了。
   亚巴郎的生活,从七十五岁才真正的开始,至此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准备。我常由圣女大德兰的生平振奋精神,告诉自己不要着急,因为圣女神修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事,直到了五十岁以后才明显地发生。现在,亚巴郎和他的民族在信德中的生命,在七十五岁才刚刚开始。显然,时间在雅威那里,与年代的延续,或经验的积累,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历史已注入其他东西,而信德又把历史推上了它自己的时间表。在历史时刻的旁边、里面、上下左右,甚至贯穿其中,总有别的什么东西正在同时进行着。对一个相信天主圣言的人来说,存在着另一个生命坐标。
   这些话预示了人类的未来,在天主和亚巴郎之间,与所有后来者,凡愿把自己的生命押注在难以把握的盟约上人们,他们之间的关系,同样具有重要意义。这个盟约为他们的后代子孙是一种希望的承诺,只要他们愿意把自己的未来的希望和它连结在一起。世上所有民族中,唯有这个民族成了祝福的民族,人们共同生活在一起,享有共同的过去和未来。对于七十五岁的亚巴郎来说,只要同我们这位天主在一起,似乎任何时候着手惊天动地的大事,都不能算太迟!
  「祝福」一词多次重复,这是充满活力的词语。祝福就是天主说的话,它启动一切,完成一切,也是已经存在的现实,似乎自身就其有生命。它是天主所为,也是我们所愿为,世上其他所有的人都将予以认同,并从中汲取勇气,在这新创造中获得救援,再次抓住曾一度丧失的希望。我们将成为这样的祝福。我们为天主圣言所重新创造,就成了天主的祝福,成为在这世上条忽而过,却溶入了一切事物和时间的一口气息。最终,我们都将被带回家。
   这个主日,显圣容主日,是祝福的日子,希望的日子,也是许诺的日子。这个许诺,今天已在一个人身上获得圆满,被纪念,为世人所共知,他就是在人类中天主的祝福:耶稣、天主钟爱之子。在四旬期第二主日,我们蒙受祝福,这是对天主赋与祝福的意义的一种体验。正如贝理根(Daniel Berrigan)所说:「宗教体验从根本上说,就是无限量地,无条件地被爱的体验。」盟约则说天主无限量、无条件地爱着我们,我们可以感受切身的体验,这样,世界就变得更有生气,生活也就充满了希望。
   在四旬期内,我们必须学会懂得,我们在基督内只是一个,我们的团体,就是对其他团体的祝福,只要我们像亚巴郎那样地相信和服从,不管是从多大岁数开始。
   在保禄写给年轻的弟茂德的书信中,与亚巴郎的年龄和过去形成对比,和对他未来生活的激励,这一切对我们同样适用。「为福音你要承担的劳苦。」我们的回应该像亚巴郎那样服从命令,置从前的生活于不顾:这样做完全是基于天主的承诺。弟茂德和我们每个人都被提醒:我们都蒙召度一个由天主亲自构思的「圣善的生活」---这是天主在耶稣基督内赐给我们的恩宠。这就是今天读经的核心和内涵;耶稣显容的深层奥义在于:在我们的救主、基督耶稣不仅与他们一起在山上祈祷时,且在历史中显现;天主将解除死亡的权势,带给我们不朽的生命。
   天主的所有话语,都有关生命。这个生命与我们的关系,不仅通过时间和历史,而且通过爱,即是在为每人准备的永生中显示出来的爱。福音就是在血肉之躯中的盟约,就是在耶稣本人和他那始终不渝的力量中,以他的莅临震撼历史。我们现在生活在耶稣的荫庇下,生活在赋于天地万物以生命,赋于一切生命以希望的同一个圣神内。我们因希望而得救,因愉快地承担起福音必须有的磨难而得救。「承担」一词是弟茂德和我们所有人作为门徒所必须深刻领会的核心内容。一位妇人生孩子,是在难以忍受的阵痛中生产,怀胎孕育至其完满,待准备就绪便出生了,而怀孕瞬间终止。因生命由一个世界到另一世界,向前推进入历史里。在婴儿突然的啼哭声中,怀着希望,一切都是可能的。
   福音要求付出辛劳、辛苦工作,和努力,这一切都将在光荣中孕育新生命、希望的新世界。这个主日的讯息不易领悟,所有不合常理的可能性会发生:亚巴郎被告知,他与撒拉将在过了生育年龄得子;耶稣从死者中复活。从此,出生、生活和死亡的模式永远被粉碎。特拉赫恩(Thomas Traheme)在他的《默想的世代》(Centuries of Meditations)一书中,富有诗意地梳理出出现各种景像的可能。这些可能是我们在生活旅途中,特别在这四十天内,应该牢记在心的:
十字架将成为奇迹的深渊,
风愿的中心,修德的学校,
智慧的府第,爱情的宝座,
喜乐的舞台,忧伤的处所,
更是幸福的本源,天国的门户。
   我们和天主相处时,必须记得,获得的从来不正是我们所期望的,而得到的总是比我们意料的多得多。虽然天主的生活「没有时间性」,然而我们借着领洗时所分享的基督耶稣的生命,「及时」地参与了天主的临在。我们面对的困苦决非模糊不清,而是非常明确具体:始终如一地服从教会的法律;保卫一切生命,不仅仅是被认为值得捍卫的蒙选者的生命:把基督的价值观灌入我们的团体和孩子,并实践之,我们面临与此对立的美国社会的价值观;支援教会;评判社会;保护信仰;信仰坚定;面对艰难痛苦,依恃天主,不生怨言;力行和好和宽恕,视宽恕为天主仁慈临在的标志:当教会及其成员个人和集体犯了错误,我们不要怨惫,保持真诚坦率;要为赔补自己和他人在遵行福音上的缺失,以及身为把耶稣喜讯带给穷人的信徒,却未能满全那些向我们大声疾呼者的需要,而常行补赎。
福音记载,耶稣切望与他的朋友分享他与天主晤对的这一刻。根据口传,这是一次光荣和复活的纪实,超越时间,先于十字架的经历。这与救赎有关的故事,放到四旬期,放到信者渥蒙救恩,终获新生的季节,为了给我们增添希望。与复活这一现实交织在一起的,是死亡的现实,和对艰辛困苦的铭记不忘。我们被救了。复活在我们现在的生活中已为现实,因为,十字架、复活和耶稣从未间断的生命,仍同我们在一起。对于之后的五周,这是精神的一个支撑点。光芒四射的景象,令人肃然而敬畏。我们隐约瞥见了耶稣的真实面貌:他是真人且听命的天主,他宣讲福音、关心穷人、使人起死回生、打开历史的柳锁,尽管他此刻已经隐没不见。我们的生命 --- 我们的努力、是否真诚悔改、从老我中虚空自己 --- 似乎也是隐没而不见。
   天主显扬了耶稣,在这个记事中已为耶稣的门徒和朋友:伯多禄、雅各布布伯、若望所见证。这大大鼓励了他们,也鼓舞了同样是他的门徒和朋友的我们。耶稣向他的门徒透露了这一实情:时代和历史将对他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 也要对我们采取同样的行动 --- 然而圣父将使人子从死者中复活,也将按我们各自的行为给以相应的回报。人子将在光荣中来到天主的王国。这是承诺。
   光荣中的耶稣亮洁如光,耀华如日,有梅瑟和厄里亚二人相伴。他们超越了历史,象征了他们民族的希望,是奴隶的解放者、法律的颁发者、先知、天主在人间的代言人。他们都已死亡,却似乎在向时间挑战。没有人知道梅瑟死于何时,葬于何处。是天主和天使埋葬他,对坟墓的地点严守秘密。厄里亚乘着一辆火马车向上天奔驰而逝。当世界准备好让默西亚来满全时间和历史时,他还要重来,那时整个世界都将知道,正义与和平始终与一个民族同在,天主也要再一次眷顾这个民族。全部历史都集中在这一个人耶稣身上。
   伯多禄想在此时此地留下来,不愿再去面对十字架、痛苦和死亡的预言。他并不真正相信未来,只想留住眼前的一切。他说要张搭帐棚,想建立纪念碑。他已经在盘算如何利用这事,把它永久保存下来,就像我们体验到天主的临在后常常想做的那样,而不能依靠它来护卫自己去迎接已经改变了的未来。但是,一个在耶稣受洗时就出现过的声音打破了伯多禄的美梦,也同时打破了我们的,把我们拉回到希望和承诺的现实、服从和朝拜的道路上来:「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听从他!」
   非常简单:听从他,而不是历史中的任何人。门徒们俯伏在地,跪倒在他们面前,面对至圣者,惶恐害怕。于是耶稣前来到他们的生活中,把手放在他们头上,说:「起来,不要还怕!」这些话是复活生命的精髓:站起来生活,不要畏惧死亡、不要畏惧时间的终结,不畏惧仇恨、不义和痛苦。人子的生命已赋于我们,支持我们生活在这个历史中,为天主的时刻和诺言服务。
   他们举目一看,只有耶稣独自一人。这是核心,全部历更和一切生命的中心;惟有耶稣,和他带给这个世界的一切。在下山的路上,耶稣嘱咐他们,以命令亚巴郎抛开过去同样的口气:「非等人子由死者中复活,你们不要将所见的告诉任何人。」就是说,除非等到似乎不可能的事成为事实。
   这件事是复活的预示,离现在还有五周。我们是意志薄弱,胆小怕事的人,常常在四旬期的第二周就已准备放弃。这个主日是祈求勇气、祝福、鼓励,祈祷的时刻,也是体验上主光荣的时刻,是对我们所有怯懦者启示的时刻。如果我们像伯多禄一样行事,只求安适,要荣耀,对周遭正在发生的一切只求保持偏狭的,常常是脱离实际的愿望而不愿改变时,那么,这个主日就是为我们准备的。该由天主来阻断我们,再一次对我们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因他而喜悦。听从他,不要听任何其他人。」
   我们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耶稣身上,因他是一切的中心,包括法律、先知、旧约的希望、盟约、故事和历史。一切都系于他的身上、他的生活和对天主的回应上。他的生命、他的死亡和复活,都是由于他信赖天主,服从天主的结果。
   当在我们生命的旅途中,复活的耶稣和我们同行。四旬期有光辉灿烂的时刻,也有艰难攀援的时刻;四旬期有喜乐,和奥秘的经历,有与耶稣和信者团体亲密相处,也有补赎、施舍、斋戒和悔改的时刻。四旬期有其启示,但必须自讼己罪,亟需接受宽恕。四旬期可能使我们恐惧,也使我们有机会得以真正朝拜天主,如果真的来到天主面前,而又能够留下来的话。四旬期让我们看到自己的不足和缺失,就像伯多禄和其他门徒对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反应迟钝一样。有时耶稣邀请我们离开人群,单独同他一起祈祷。四旬期要求我们抬起头来,只看耶稣;他是人,与我们同在的人,也是天主,是天主所钟爱者。他愿意白白地,慷慨地与我们分享他被喜爱的地位,即便我们因犯罪跌倒在地,仍眷恋着原来的生活,脆弱的信德,始终不愿按领洗时的诺言严格规范自己。
   耶稣显容是天主的光华,显现在耶稣的身体、血肉之躯、他这个人的身上。天主的光华若与我们相通,则藉由耶稣的身体:他个人、圣体、信者团体,和我们的圣教会。耶稣的身体是我们面对面会晤天主必经的桥梁。我们领洗时,改变了我们个人的面容,成了天主的子女,而我们集体遂成为基督的奥体,好使我们能在罪恶的世界前改变形貌,成了天主光荣的桥梁,因为每人都需要面对面地见到天主。
   罪恶和与罪恶合作的人,终于把耶稣掌握在他们手中,企图消灭他,杀死这位希望的化身。此后的时间里,我们只有依靠耶稣显容的力量,不断地在彼此传诵这一奥迹。在随后几周内,我们将一再受到质询,是同耶稣站到一起,走向十字架,还是侧过身拒绝承认,站到撒禅这个绊脚石一边去。只有两种选择:选择十字架,还是选择没有光荣、没有希望、没有意义、没有前途、没有机会,也没有救恩的道路。
   为我们而言,耶稣是光。对望教者来说,我们要成为光,就像耶稣为他的朋友伯多禄、雅各布布伯和若望来说是光一样。今天应当宣扬天主的光荣,尽管在这之前必须受苦。有光荣,也有十字架。两者都很真实。我们只有断然地面对挑战。我们必须努力、消隐自己,好使天主的临在能够彰显,历史得到改变,以适应天主就在我们血肉之躯中亲密地显现。
   印第安人中流传着一个童话故事,起源于宾夕法尼亚地区,是一个关于乌鸦变容的故事,可以和今天的福音彼此对照。
   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大地上还没有两条腿的东西,一片静寂。天气暖和,一直是夏天,动物什么也不缺。牠们任意在各处嬉戏,赞美伟大的神。然后在一个夜里,有的已经安睡了,有的还在外面觅食,这时,出现了一个新现像:有东西开始从天上落下来。牠们以前看见过下雨,可是这回不一样。白白的,很可爱,软软的,很冷,也不像雨那样马上消失在土地里。它粘在地上、树上、枝枉上,甚至动物的毛皮,飞鸟的羽毛上。它渐渐变硬,也变得更冷,迟迟不肯褪去。但还是很可爱。所以,当降下这第一场雪时,动物都为伟大神灵对大地新的宠赐而万分高兴。
   可是这雪老下个不停,头一天下了一晚上,第二天之后很长时间还在下。雪不住地下,一些小动物就很难再在外面走动了。牠们被困在洞穴里,被埋在雪堆底下,为每天钻到外面觅食而累得筋疲力尽。后来,老鼠看不见了,只有一根尾巴竖在雪的外边。然后是兔子,然后是狐狸。就是狡猾的狼,也因为用力过多而气喘呼呼,焦躁不安。牠实在累坏了,早已没有心思再对其它的动物施展鬼计。
   不过,有些动物却过得非常愉快。水獭和海豹本喜欢寒冷和雪,但到最后,牠们也不容易钻回冰下的窝去了。麋鹿、鬣狗,甚至熊,都开始困惑要如何培育自己的后代,也不知道这局面还要持续多久。谁也无法揣测神的旨意。
一天,动物们全都聚集在树林中一块多严石的空地上,谈论这个天气和牠们该怎么办?牠们很快决定应当派谁去晋见伟大的神,把大地上发生的情况告诉祂,并请求把雪停下来。可是,派谁去呢?有的推荐猫头鹰,可是牠白天看不见,何况太阳照在雪地上又是那样的刺眼。有的想到了洗熊,但牠只顾自己觅食而常常忘了大事。甚至狼也被提到了,但很清楚,大多数都认为这决不是明智之举。狼是个贼,本性凶恶,谁也说不准牠在路上会作出什么样的事来,大家以前已经吃过牠不少苦头。牠们给难住了。呼啸吼鸣之声乱成一片,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而在这时,雪还继续下着,纷纷扬扬,越下越大。最后,牠们只好求助于最笨的办法,以迭罗汉的方式迭成金字塔形状,最大的动物在底下,其他的一个个往上迭,最小的动物在最顶端,这既难看又难受。样子非常可笑,又非常危险。但又能维持多久呢?
   这时,松树顶上传来了乌鸦的声音,这曾是鸟类中最美丽的一种鸟。乌鸦唱道:「我去!我去叫雪停下来。」于是野兽们都感激地向牠唱起赞扬和感谢的歌来。乌鸦飞走了,越飞越高,飞上云层,飞上雪层,飞过了大风,飞过了群星,最后消失在黑暗的夜空中。终于,乌鸦直飞到了伟大的神的台前,向祂歌唱,也向祂哭诉下面世界动物们的凄苦情景。牠唱起赞歌,歌颂造物主,歌颂万物的创造者,歌颂大地和气候,歌颂虫鸟和走兽,歌颂流水和花草,歌颂世间一切奇妙事物。然后,牠的赞歌转成了一支催眠曲。乌鸦知道,所有的虫鸟走兽都喜欢聆听着歌声被催入梦乡,而牠们都是伟大的神所造,怎么,伟大的神会不喜欢听催眠曲?伟大的神正在注意地听牠唱。
   伟大的神听得高兴,就告诉乌鸦它可以向牠要求任何实报。乌鸦立刻请求停止在她上下雪,因为所有的虫鸟走兽都要快饿死冻死了。可是奇怪,伟大的神竟不肯,说:「我办不到!」这使乌鸦感到惊诧,牠毕竟是伟大的神呀;于是伟大的神向乌鸦解释,雪有自己的神,有自己的权力,当去看望它的朋友「风」时,就停止不下了。但只要和云在一起,就一个劲地下,丝毫不会减弱。而且,即使雪停下来,还是会冷。
   因此乌鸦就请求大神停止寒冷。神再次说:「对不起!我办不到。不过,可以给你另一样礼物 --- 火。这是又一件新事物,能使你暖和,能把雪融化。非常有用,它是冷的克星。」于是伟大的神捡起了一根木棒,把它的一头点着,交给乌鸦,叮嘱牠要尽可能快地飞回大地。乌鸦立刻离开,竭尽翅膀所能的抽动快快飞,因为伟大的神说过,这个礼物只能给一次。乌鸦接到的命令是:「去!在火熄灭以前,必须飞回大地。」
乌鸦下去了。第一夜,由于乌鸦飞得又急又快,木棒上的火星四溅,把乌鸦尾巴上的羽毛都烧焦了。第二天,木棒烧得越来越短,乌鸦是把它咬在嘴里的,火离得近了,也更烫了,烟灰把可怜的乌鸦身体裹了厚厚一层,就像地上的雪一样的厚。那天夜里,火棒只烧剩短短一小截,乌鸦被烟呛得咳嗽不止,肺里也灌满了浓烟,几乎窒息过去。终于,到了早晨,乌鸦飞回到了原来动物聚集的地方,可是看不到一头动物前来迎接。牠们都消失在雪堆下面了!只有几棵最高大的树的最顶部,还有一些细枝条,长着几片叶片,露出在雪堆外面。
   乌鸦在雪堆上面停了下来,冻僵了的腿,在雪地上转圈,嗓子也冻得嘶哑起来。过一回,雪开始融化了,起初很慢,后来,化得越来越快。空气煽起了火苗,风又助长了火势,很快变成了火爷爷,热烈而充满自信,给大地带来了希望。终于,乌鸦又重新站到了坚硬的土地上,所有的虫鸟走兽把牠团团围住,边跳边唱,向牠表示感激,因为牠救了牠们。
   但是,牠们的歌声里也流露出了对眼前发生的变化而有的伤感。因为,曾经有着色彩斑烂的羽毛和翅膀的美丽的乌鸦,现在却像没有月亮的夜晚一样,全身乌黑。
   欢庆结来了,就剩下乌鸦独自一个。牠飞回牠那在松树顶上湿透的老巢里,哭了。牠现在挺得又冷又丑。牠的羽毛又湿又厚,站在寒风里发抖。当牠试着歌唱那支古老的催眠曲,好给自己一点安抚时,牠所能发出的声音只是几声「呱,呱,呱」
   第二天早上,雪一定是探望它的老朋友「风」去了,因为现在不下了。但天却寒彻骨。乌鸦仍在哭泣。终于,牠的呱呱声,被伟大的神注意到了,牠怀着怜悯的心,想下来听听和看看这个悲惨可怜的乌鸦发生了什么事。伟大的神就对乌鸦说:「不久要有两条腿的受造者来到这世上,跟所有的虫鸟走兽大不一样。他们将把火据为己有,并且加以管辖使用。事实上,他们将管辖所有天上的飞鸟、海中的游鱼,以及地的爬虫走兽 就是除了你,可爱的乌鸦。因为你善良,你给我唱了催眠曲,这是你给我的植物。又因为你无私地向我请求停止下雪,所以不会有一个两条腿的来支配你!他们会以为你不那么重要,因为你不会唱,声音嘶哑,呱呱声只会使他们感到刺耳。他们也不会想到来吃你,因为你的肉粗,咬不动,像块烧焦的肉。你的味道也像烟灰一样,使他们想起被火炙伤的感觉。他们甚至也不想要你的羽毛,因为它是那样的黑,像漆黑的夜晚。但也有看得清楚的,像我这样,借光线的某些角度,能从平凡中看出你的焰熠光辉。但他们必须凑近看仔细,并且要怀着善意;还有一些人将始终看不到你身上一直保存着的那些可爱的东西。」
   乌鸦望着伟大的神,当太阳从牠眼前掠过时,映现几道彩虹,于是对神给牠的祝福心满意足。伟大的神了解牠,也有些两条腿的,那些与造物主、万物的创造者有着同样眼光的,也了解牠。因此,乌鸦回到牠的朋友身边,白天黑夜地「呱,呱,呱」叫着,只怕有人来,只怕两条腿的来。牠大声地歌唱,为消失在雪地里的朋友们呼唤,不分大小,一视同仁。虽然两条腿的把火偷了去,攫为己有,但真正了解火的,还是乌鸦。人们说,到今天还是这样。
多听听乌鸦的声音。不由我们不听。牠态度坚决,有点刺耳,但不会轻易放过。乌鸦是那样的多,好似夜那般的黑,那样的粗鲁。可是牠们心里明白。多听听牠们。要从伟大的神赐给牠所喜爱者的恩典中学到点什么。上主只给予,从不索求。总要给你留下点什么,以备不时之需。
   福音直截了当:「听从他,他是天主所爱的、耶稣,只听从耶稣。」有一首歌名为 (我们这里饥饿),很适合四旬期。歌词是这样:
我们这里饥饿,
我们这里贫困,
不是为了喝水,
不是为了面包。
我们这里饥饿,
我们这里贫困,
只想听到天主的话,
我们生活,只靠祂的圣言。(迭句)

上主啊!诗俯听我的呼声,
我日夜向你呼号,
我的灵魂渴慕你。

上主,你的话就是神,就是生命。
只有你有永生的话。

本文标题:《日日新》四旬期第二主日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