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复活期第二主日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天主慈悲主日)


2017-04-19 10:25:55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编

读经一:宗2:42-47
答唱咏:咏118:1, 2-4, 13-15, 22-24
读经二:伯前1:3-9
福 音:若20:19-31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复活期第二主日(天主慈悲主日)
庆祝奥迹
   复活期第二主日,同时也是「救主慈悲主日」。因为在2000年4月30日复活期第二主日那天,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为傅天娜修女宣圣,并在那一天,宣布这个主日为「救主慈悲主日」。
   另外,本主日也是教会传统上作为那些在复活守夜礼中领受洗礼的人,在洗礼后接受特别教理讲授的结束日,而具有特殊的意义和重要性。也因此意义,本主日亦称「卸白衣主日」。在过去,新领洗者在八日庆期间每天穿上他们在洗礼时所领受的白衣,到教堂参加弥撒,听道理,并于午后聚集于圣洗池旁,重温领洗时的情景。最后在八日庆期的结束日,即复活期第二主日,新教友脱去白衣,与其他教友一起参与弥撒。
   复活期第二主日既是作为「复活八日庆期」的第八日,因此我们在今天的弥撒中仍然继续聚焦在基督复活的庆祝上,并在这礼仪中持续不懈地宣报耶稣复活的喜讯。而因为是复活第八日的庆辰,所以《若望福音》继续带领我们一起去经验耶稣复活的两次显现:一次是发生在耶稣复活当天的黄昏,当门徒因为害怕犹太人因而关起门来聚会时,祂赐给他们圣神和赦罪的权柄;另一次则是发生在复活后的第八日,耶稣显现给门徒和多默。
   在这两次的显现中,我们可以看见两点非常受人瞩目、也极其启发性的共同焦点。两次的显现都是以复活主基督的「愿你们平安」这个问候语作为开始;在两次的显现中,耶稣也都向门徒们显示了祂的手和肋旁的伤痕。
「愿你们平安」,复活主基督所带来的平安,意味着领受平安的人与天主之间有着圆满的共融关系,而这与天主之间的共融自然就会映现在人与自己之间,以及人与他人、与万物之间的和谐。所有这些平安,都借着基督的逾越奥迹赐给了我们。
   在这两次的显现当中,耶稣也都显示了祂的手和肋旁的伤痕。这些原是耶稣被定罪和死亡的五伤记号,却都成了门徒认出祂来的记号。可以说,这些原是门徒背叛主爱的最不堪的烙印,如今却是成了我们宣信的记号。是的。我们的生命中有许多创伤,但不论创伤是什么,耶稣就置身其中,且这些创伤痛苦都是属于基督的,而基督已将它们转化为光荣的五伤,在这些无形的五伤中,我们认出祂就是复活的主,就如门徒们透过五伤认出耶稣一样。
祈祷经文
 「进堂咏」有两个选择,第1首是从第8世纪就已使用在本主日的一开始:「你们要像初生的婴儿,渴望得到灵性的纯奶,使你们靠着它生长,以得救恩。阿肋路亚。」(伯前二2)这首源自《伯多禄前书》的进堂咏,是对全体已经领受洗礼的基督徒,而特别是那些才刚在复活守夜礼领受洗礼的新教友的勉励,鼓励我们要像初生的婴儿一样,渴望无杂质的乳汁,也就是来自福音的纯营养。这首进堂咏的拉丁文原文是以当中 Quasimodo(像)作为句子的第一个字,所以这个主日传统上也称为「Quasimodo主日」。法国大文豪雨果的巨著《巴黎圣母院》(中译名:《钟楼怪人》)中的驼背敲钟人就叫Quasimodo (加西莫多),因为他在就是在复活期第二主日于圣母院的台阶上被捡到的,所以以此称呼来为他命名。第二首则是邀请团体领受喜乐,表示谢恩:「你们要欢欣踊跃感谢天主,祂召叫了你们进入天国。阿肋路亚。」(厄肆二36-37)
   团体借着「集祷经」祈求:「无限仁慈的天主,你借着逾越庆节,使我们的信仰重新振作;求你广施恩宠,使我们更深入地领悟,我们如何藉圣洗而净化,由圣神而重生,靠基督宝血而获得救赎的奥迹。」这阕祷文不只指向已受洗经年的信友们,更指向那些在复活前夕守夜礼中领受洗礼,而在这主日又回到教堂与弟兄姊妹们一起庆祝感恩祭的新领洗者。源自第8世纪古法国的礼书,梵二后才出现在罗马礼的《弥撒经书》当中。
  「献礼经」祈祷:「上主,你使你的子民藉信德与洗礼获得新生,求你接受我们的奉献(和你新生子女),使我们获得永远的真福。」如果有新领洗的信友在场,则应加「和你新生子女」。这阕祷词首先出现在第 8世纪礼书中,是专为复活守夜礼使用的任选祷词,梵二之后才移至本主日。
  「领主咏」节录自当天的福音:「伸过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做不信的人,而要做个有信心的人。阿肋路亚。」 (参阅若二十27)因为这件信德的见证就发生在耶稣复活后的第8天。不但鼓舞那些新领洗者的信德,也鼓励所有分享复活信仰的人们。从第8世纪开始沿用至今。
  「领圣体后经」浅显明白,我们祈求在复活庆期中所领的圣事,能在心灵中产生效能:「全能的天主,我们在此圣祭中领受了你圣子的圣体圣血,求你使这天降之粮不断在我们的心中发挥效力。」源自第8世纪的礼书,作为复活守夜礼领主咏的任选祷词,梵二前才出现在复活期当中。
礼仪行动
1. 本主日,主祭穿白色或金色祭披。
2. 主祭在致候词之后,可以用以下的导言导引信友们更深地进入信德的奥迹之中:「耶稣复活八天之后,祂的门徒们聚在一起。他们一方面因耶稣复活而高兴,但一方面也因为犹太人的迫害而害怕;他们一方面相信耶稣的复活,但一方面迟疑复活的可能性,因为这令人太难以相信了。同样地,我们今天也像初期教会的门徒们一样聚在一起。有时候,我们个人也像这些门徒们一样胆小、软弱和多疑,充满了许多信仰的迟疑和问题,甚至怀疑。但是不管如何,我们聚在这里,为庆祝基督的逾越奥迹,因为我们属于这一个信者的团体,就如同今天多疑的多默一样,而复活的耶稣将亲自来与这团体相遇。虽然我们的肉眼看不见柚。但我们要与多默一起,在今天的维恩圣祭中向祂说:「我的主!我的天主! 」
3. 主祭可用引言帮助信友们进入「忏悔词」当中:「如果对耶稣复活并生活在我们当中的信仰越深,我们就会越少犯罪。现在让我们祈求上主的宽恕。」也可以用洒圣水礼代替忏悔礼;所用圣水最好当场祝福,祝福经文请用「复活期」祝福礼。
4. 应念或唱《光荣颂》及《信经》;「复活节继抒咏」可选择念或不念,不过还是鼓励在复活期八日庆期的最后一天能够再念一次,而且尽可能用唱的。
5. 「信友祷词」的导言,主祭可提出意向:「首批门徒专心听从宗徒的训诲,时常聚会分饼和祈祷。让我们以他们作为我们的榜样,同心合意地向天主呈上我们的恳祷。」结束可用:「天主,透过圣洗圣事,祢每一年都使祢这信者的团体增长加多。我们祈求祢,借着垂听祢信者们的祈祷,也使祢的恩宠在我们的身上增深加广。以上所求是靠我们的主基督。」在信友祷词当中,不要忘了要继续为新领洗者祈祷。
6. 在「感恩经」开始之前,主祭可用以下导言,引领信友们进入感恩圣祭的顶峰经验当中:「偕同耶稣,我们感谢天主圣父为我们带来新的生命。偕同耶稣,我们也奉献自己,好使我们能成为天主、也成为彼此的仆人。」感恩经可用第一式及第三式。特别是第一式,其中有一段非常美的特别为新领洗者的祷文:「我们特别为所有从水和圣神再生的人们奉献,他们全部罪过已获得赦免……。」同时,采用「复活节颂谢词(一)」。
7. 最后结束礼的降福,可采用「复活期隆重降福礼」。(降福经文请见《主日感恩祭典(甲)》页 312)
8. 弥撒结束时的结束语应以双重的「阿肋路亚」并以咏唱的方式来作结束:「弥撤礼成,阿肋路亚,阿肋路亚。」「感谢天主,阿肋路亚,阿肋路亚。」整个复活节八日庆期及圣神降临节都如此。
礼仪空间及音乐
1. 这段时期礼仪空间的布置、礼仪音乐的选择以及礼仪的服饰的穿著均应散发出欢乐的氛围来。
2. 因本主日也是「救主慈悲主日」,因此在明显的空间(如在圣所内,但以不影响祭台的视线为原则)恭奉救主慈悲圣像画也是很适宜的。
3. 整个复活期,直至五旬节结束,复活蜡烛应放置在读经台或祭台旁边;在较隆重的礼仪时刻点燃,即如弥撒、团体颂念晨祷及晚祷时。
一周礼仪
   这周平日的感恩祭读经安排,因为此时期复活的特性,因此,在读经一中,继续复活八日庆期《宗徒大事录》有关复活的宣读脉络,而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被耶稣复活的精神所吸引,并在生活中去实现这种精神的团体,这个团体就是我们的初期教会。
   复活期为那些在复活节守夜礼中,领受了基督徒入门礼的成年教友们,是一段释奥时期 (即习道期)。因此在这段时期尤其强调圣事而特别是感恩 (圣体)圣事的培育。因此周一至周四的福音采用《若望福音》第3章与尼苛德摩讲论新生及之后的言论,也就是有关圣洗奥迹的道理。在之后则是将展开第6章有关生命之粮的言论,所以周五和周六选择了耶稣在发表这篇言论之前,所发生的增饼和步行海面两个与生命之粮言论有密切关系的奇迹。
本周遇到的必行纪念日及庆日:
4月29日(周四)圣佳琳贞女圣师 纪念日(白)
5月3日(周六)圣斐理及圣雅格宗徒庆日(红)
礼仪须知
1. 本主日禁止其他弥撒及殡葬弥撒。
2. 复活期内,应加倍关注新教友释奥的培育:(《成人入门圣事礼典》235-239)
3. 一段时期,教会特别强调圣体圣事,因此牧者应该向教友们宣讲和帮助他们了解这件圣事。同时,教会严格地要求在这段时期要为教友病人送圣体。另外,这段复活期也是一段准备儿童初领圣体的最好时期,可以在这段时期的一个主日中让儿童初领圣体。
4. 在教会的传统中,这也是一段邀请神父祝福教友的家的时期,因此我们可以说这是一段满含生机的牧灵时期。本堂神父应该尽可能地走访教友家庭,作牧灵拜访。神父可以以《祝福礼典》中的「每年探访家庭所举行的祝福仪式」(第一部份、第一章、贰),来与信友家庭一起祈祷并祝福他们。

梁展熙《信传万邦》甲年复活期第二主日
   写在前面:由于教会礼仪在复活期中不读旧约,故此栏暂且易名,直到复活期完结为止。
   信众一德一心,日日在殿,居恒析饼以食,亦无不怡然自乐
读经一:宗徒大事录 2:42-47
《宗徒大事录》简介(二)(见Brown, 1997:319-22)
   在上周的简介,我们比较过《宗》作者在三次记载俗称扫禄归化一事的异同,进而提出我们该如何看待宗的问题:这是一部纯粹历史的书?还是一部以信仰为基础,亦以信仰为目的的书?就这问题,天主教圣经学泰斗白朗神父的看法可供我们参考。
   而且的确,《路-宗》作者自己承认,他并非书中内容的目击证人;相反,他的数据来自整理目击证人的口述历史,以及其他当时可到手的数据(见路1:1-3)。就此而言,他算得上是位说史人。然而,学界对这位作者对有关耶稣或初期教会的事所知多寡,却是众说纷纭:实属虚构有之,准确无比亦有之。
然而,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宗》在选材方面,无论时间上或地域上,都是有选择性的(即不全面的)。按推算,第一至八章中所记之事,约为时三年;第九至廿八章,却横跨几乎廿五年之久。可见,《宗》的内容只是这三十年间发生的所有事情的一小部分。此外,由于《宗》的第一部分集中于耶路撒冷的基督徒,然后转至安提约基雅,作者并未交代耶稣的追随者何时以及如何传到大马士革的(9:2)。他有保禄西行之旅的资料,他却没有汇报基督徒传教士东往叙利亚、西南往北非,甚或往罗马的初期传教行动。因此,就算这作者所写的一切都准确无误,亦不过是篇纪略。
   然而,究竟《宗》的作者对早期耶路撒冷以及安提约基雅教会所知几多?白朗神父指出,由于我们没有这时期的其他数据,因此我们无可比对,更无从核实《宗》所述之事,如:伯多禄与若望受祭司所迫逼(四章)、斯德望殉道(七章)、载伯德之子雅各布伯被小黑落德手下所杀(12:1-2)等。然而,我们仍能以两手法来评估《宗》的历史真实性,其一是透过我们从其他犹太人和基督徒所记述的情况来推断其可信程度,其二是从《宗》所肯定之事中查找可证明的错误。当然,在推断可信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明白作者是有坚固德敖斐罗信仰的写作目的。因此,毋庸置疑的是,作者对耶路撒冷早期基督徒状况有所渲染,使之带有浪漫色彩,如皈依的速度和人数、生活的圣洁无瑕、大公无私的奉献,以及全无异议的同心同德等。白朗神父认为,其实《宗》的作者暗地里亦承认这描绘是过份简化的事实,因此他亦写下欺瞒团体的阿纳尼雅和撒斐辣的故事(5:1-11),以及希伯来人与已希腊化的犹太人之间的争执(6:1-7)。如果我们在阅读时把《宗》记述是有所简化及被浪漫渲染的写作手法列为思考因素时,其实《宗》所描写的初期教会生活亦相当可信,尤其鉴于死海古卷的谷木兰团体似乎亦在过类似的生活。此外,伯多禄与若望二人在十二人团体核心[或称十二宗徒]中的重要性,亦得到其他《新约》著作的左证,如迦2:9;迦2:7和格前9:5甚至指出伯多禄是传福音者之首。不少学者亦分析过希伯来人与已希腊化的犹太人之间的争执,认为是与应否继续从属耶京圣殿的争辩有关。然则,按《宗》所载,撒玛黎雅中的基督信仰并非由那十二人所传一事,亦得到若4:23, 37-38的左证。
   至于可证明的错误,当中较明显的可见于巴斯斯坦地区的历史背景,而非基督徒团体的历史。其一,我们无可能知道加玛里耳有否真的容忍早期的耶稣追随者(宗5:34-39),但学界认为,至少《宗》中所载的加玛里耳发言,很可能完全出自作者手笔。其二,路2:2和路1:5对季黎诺下令的人口登记的日期亦有误。按神学家舒勒(Emil Schürer: rev. 1973, 401)早在1886年的研究所得,照罗马帝国犹太裔记史人若瑟夫所载,季黎诺在大黑落德死后十年,即在耶稣大约十二、三岁时,才获任命为叙利亚总督。此外,奥古斯都从未颁令行全民登记,他所颁行过的,都只是罗马公民的登记。再者,按罗马帝国人口登记的规例,公民无需回本乡登记。尤有甚者,在黑落德治下,无史料记载犹大省曾有人口登记。类似的时序错误亦见于《宗》。例一,按《宗》脉络,加玛里耳的发言(5:34-39)大约发生于主历卅六年。他在宗中说:「……在不久以前,特乌达起来……此后,加里肋亚人犹达……起来引诱百姓随从他……」(36-37节)。不过,特乌达起义发生于主历四十四至四十六年,本该是此后十年的事;但犹达的起义,则在主历六年发生,是此前三十年的事。例二,按《宗》脉络,伯多禄皈化罗马军意大利营驻西泽勒雅百夫长科尔乃略之事大约发生于主历卅九年。但按布鲁斯所查(Bruce, 1990:252),现有史料记载罗马军进驻西泽勒雅,最早亦是主历六十九年的事。换言之,在这章中,很可能是《宗》的作者,为创作今天读经的故事,刻意把本是三十年后的历史背景提前。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要把《宗》所描述的大体初期教会发展史全盘否认,但在读《宗》之时,不可把事件细节视为理所当然。
   的确,《路-宗》的作者不单未曾亲眼目睹过他所叙之事,而且叙事手法非常具选取性,然而有一点我们是要紧记的:《路-宗》作者从未声称他所写的是客观叙事的历史。相反,他很可能认为他所写的是διήγησις(narrative,叙事;见《思高》路1:3,原文则在1:1),而他的写作目的,是「为使你[=德敖斐罗]知道所教给你的说话是可靠的」(路1:4;拙修译)。职是之故,白朗神父总结道:无论《宗》中所保存的历史有多少,都是以神学和宣讲为目的。
[未完待续]
《宗》的写作特色 --- 各段小结
   如果大家有试过一气呵成地读一次《宗》的话,就不难发现作者常在故事与故事之间附加几句小结(summary)。举例,在耶稣升天 --- 一个这么刺激的故事 --- 之后,作者写道:「这些人同一些妇女及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并他的兄弟, 都同心合意地专务祈祷」(宗1:14)。很明显,作者的意思并不是说他们只是在耶稣升天后的那天才这样做,而是这团体在耶稣升天后,都惯常这样做。由此,可见两点:其一,一般来说,写一连串的叙述要写得好,那么在故事与故事之间就需要加上所谓的间场[粤语戏曲中又称过门;西方戏曲或古典音乐称间奏(interlude)],让观众(或听众)有时间接收和消化故事内容,免致感官因连续接受高刺激性(即是故事的高潮)而麻木。简言之,间场是让读者休息的。其二,具体来说,宗1:14的这段小结,是为让读者一瞥基督徒团体在故事后 --- 于此即耶稣升天后 --- 的状态。《宗》中这类小结的数量不少,例如:1:14; 6:7; 9:31; 12:24; 16:5; 19:20; 28:30–31。
2:42-47导言
   事实上,今天的读经亦是这种小结之一。主要是让读者窥探一下基督徒团体在圣神降临后、在内部冲突发生之前的本质。不过,紧接着的小结(4:4, 32-35; 5:12-16)中,未见基督徒团体有分裂现象,可见冲突(conflict)不一定影响团体的生活或发展。
42节 --- 他们投身于宗徒们的教诲和共融,擘饼和祈祷。
   按希腊原文,在全句中只有一个动词προσκαρτεροῦντες(proskarterountes;they are devoted to;他们投身于、花时间在),其余的四个名词,都属与格(dative),是这动词的受词。在《宗》中圣神降临那天所受洗的三千人所投身的第一件事是「宗徒们的教诲」。原文τῇ διδαχῇ τῶν ἀποστόλων(tē didachē tōn apostolōn;the teaching of the apostles)既可指宗徒们教导的内容,或可指宗徒们教导的行动。至少,这是有关基督信仰教条(doctrine,来自拉doctrina,即英teaching)是来自宗徒们的教导的最早纪录。
   他们所投身的第二件事「κοινωνία」(koinōnia;communion;暂译:共融),就引起学界不少讨论。问题关键在于这个字究竟何解。有说是指「团体生活」(communal lifestyle)。此说可能性不低,是关当时的希腊-罗马哲学界普遍如是,而犹太信仰支派谷木兰亦如此。从此解看,44-45节就详述了这团体生活的实况,而46-47节则详述了擘饼(及祈祷)的情形。
   然而,波复认为(2009:92),上世纪初叶的圣经学者畲斯曼(Seesemann, 1933: 87–92)的结论,可能性更高。畲氏认为「κοινωνία」一字应解作「心神上同在」(spiritual togetherness;有种像苏轼的「千里共婵娟」[《水调歌头》,如词题所言:「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是苏轼为怀念弟弟苏辙[字子由]而写的]。而从这角度看,宗2:42中初生教会成员所专注的四事,就是所谓初生教会的四标记:宗徒教诲、心神上的同在、共同聚餐(餐中包括上主救恩的纪念,像犹太礼仪般),和祈祷生活。
   波复认为,由这节看来,宗徒的教导带来团体人心的团结,这份团结藉祈祷(见4:24-31)和共同聚餐表达出来,这些团体行动亦来自团结一心所唤起的慷慨分享。而宗徒的权威(authority)对这种生活至关重要。然而,从文中把宗徒的角色抽象为教诲看来,对于《宗》的作者来说,宗徒们大抵已是属于甚远的过去。
43节 --- 产生于各人心中的是敬畏,而许多奇事和征兆皆藉宗徒而发生。
   一看到这节的拙译本,大家定会发现这与《思高》译本相去甚远。的确,这节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在简介中未能及时说明的问题:《宗》的文本问题。在现存的《宗》各手抄本中,差异不少。而且,由于一些广为传统所接受的抄本中,行文不通难懂的情况,颇常发生。例如把这节从原文直译为英文,则如下:「Happened to everyone’s psyche (=soul?) fear, and many wonders and signs through the apostles happened」(中直译,见上)。乍看之下,整句有着常见的首尾呼应写作手法。但问题是:作者是否真的在意这华而不实的句式?学界普遍认为这是个难解之困。有学者提出,现有文本已在传递过程中受到不可还原的改动。在其中两抄本中,还有抄经者在句末加上「在耶路撒冷」。而现藏于剑桥大学的伯撒手抄本(Codex Bezae Cantabrigensis,俗称D本)则行文如下:「在耶路撒冷奇事和征兆皆藉宗徒而发生,各人心中生有无比敬畏」。这版本则视敬畏为人心对奇事的反应。有学者认为这版本更接近原文。
   无论如何,词组「奇事和征兆」(wonders and signs)在《宗》小结中常见,在一至十五章中共出现八次之多。
44节 --- 所有信了的人常在一起,他们共同拥有一切。
45节 --- 产业和财物他们都变卖,按照各人有的需要而把一切分给各人。
这里没有指明这「共享一切」的做法如何实行。但从4:32-5:10看来,过程大概是各人都把财产全数变卖为现金,然后把现款悉数交公。译本中的「产业」和「财物」,分别指不动产(κτήματα;如土地、房舍,即今天的房地产)和个人动产(ὑπάρξεις;如金饰、古玩等)。
46节 --- 每天他们都投身于共同前往圣殿,也逐户擘饼,怀着欢乐和单纯的心分取食物,
47节 --- 赞扬天主,并得到全体人民的爱戴[≈ 深得民心]。上主把那些(正)得救的人每天加进他们当中。
   此两节由两句组成,第二句就是47节中结尾的短句。第一句相当复杂。简言之,虽然在中译里共有五个动词:前往、擘、分取、赞扬和得到,但其实在原文中只有「分取食物」(partake nourishment)是主动词,其余四个都是分词(participle)。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这里 --- 第二章的结尾 --- 才首次提到圣殿。而且,作者从未确切表明初期信友曾在圣殿中参与犹太礼仪,他唯一提过有这样做的是保禄(见21:26-30; 22:17)。由此,波复认为(94),对于宗徒们来说,圣殿也许只是个教导的场所。尤有甚者,虽然从结构上看,《路-宗》的高峰在圣殿,但由此起,作者已开始为旧秩序的颠倒 --- 家宅(household)要成为上主救恩讯息和行动的场所,而圣殿则沦为抗拒恩宠的中心 --- 埋下伏笔。
   在47节中第一句的第二部分,是初生教会所衍生的纵向和横向关系。纵向:「赞扬天主」,既是对恩宠的恰当响应,亦是所有信友的共通点。至于横向:「得到全体人民的爱戴」,原文「ἔχοντες χάριν πρὸς ὅλον τὸν λαόν」,英译「having grace/favor toward/before the whole of the people」。问题在于前置词πρὸς既可解「向」和「在…前」。学界大多倾向后解(同上译),按波复所解释(94),理由在于脉络:情谊只在团体成员之间,而初生教会的成员起初的确深得民心(尤见于5:26);群众对信友的反抗情绪,始于宗教领袖的挑拨,见第六章。
末句的总结方式,与《路》中耶稣童年史的相当相似(见路1:80; 2:52)。在这句总结中,皈依的人被称为「那些(正)得救的人」。这称呼原文「τοὺς σῳζομένους」,英译「those being saved」,是动词「拯救」的现在被动分词[按:异于文法相对较简单的英语,古希腊语中分词亦有语态之分]。这突显出《路-宗》的「当下救恩观」(present salvation;救恩在今天,见:2:11; 4:21; (5:26); 19:5, 9; 23:43)。相较之下,「(第二)保禄书信」就带有救恩早已完成的感觉:你们是已得救的(ἐστε σεσῳσμένοι; you are / those who was/had-been saved;见弗2:5),当中用的是过去被动分词(perfect passive participle)。
小结
   如果说《宗》第一章是就事论事的话,第二章就马上打破了读者的想象。作者运用一幅幅惊心动魄的画面来捕捉读者的注意力。圣神的倾溢注满整个城市,并聚集了一群人。再加上伯多禄触动人心的讲道,初生教会的首次传教行动相当成功。一天之内,团体人数骤增二百五十倍,并马上成为一个运作畅顺的组织,内部惊人的团结、亦正直不阿。情况可比拟中国神话中的女娲或希腊神话中的阿典娜,她们一出生便是成年人,无需成长经历。波复认为(95),作者藉这写作手法,不单把预示了教会光辉的未来,亦把基督徒团体的成长描写成一件末世事件(eschatological event)、一件奇事。
《荒漠燃荆》复活之主是在爱中共融的团体的核心
内容
   初期教会的信友,以聆听宗徒的教训、聚会、擘饼及公开集体祈祷为信仰生活的核心;他们充满喜乐的、无分彼此的爱德生活与行为,吸引许多人皈依真道。
上下文
   上文叙述伯多禄在领受圣神后向民众讲道的效果:三千人受洗皈依基督(2:37-41)。下文(3:1-8)伯多禄与若望在圣殿丽门前,治好胎生瘸子的神迹。
释义
 「专心听从」(42)     原有「持之以恒」,且专注之意。强调信友恒常听取圣言的训诲,作为信仰生活的动力来源。
 「擘饼」(42)    并非指一般进食时的分饼,而是为强调复活之主要藉「擘饼」这礼仪行为,临在于因祂的名而聚合的团体中(参阅路 24:35)。
 「行了许多奇迹异事」(43)     文中没有详细列明每件奇迹异事,路加强调的是昔日耶稣在世上时藉以施行奇迹的圣神,今已透过耶稣的传人一宗徒们,继续运作。
 「一切都归公用」(44)     原文「一切公用」暗藏希腊文化中一句友挤间的俗语「朋友将一切归公用」。虽则这种观念在犹太教中并不太崇尚,但耶稣与门徒一起时,已有这公用钱财的做法,由犹达斯掌管(若12:6;13:29)。但初期教会中将变卖财物所得的金钱归公用的做法,是按个人发自内心的自由意愿,没有强迫性的(5:4)。耶稣吩咐门徒变卖所有来施舍(路12:33),旧约法例也指出要向穷人伸出援手(申15:11)。
 「一起前往圣殿」(46)     指出团体行动的一致性及基于同心同德。圣殿是耶稣在耶京履行使命的地区范围,祂的使命在此达到高峰。这也是追随祂的人结集祈祷(路24:53;宗3:1)及宣讲(5:20,25,42)之所。
 「喜乐和真诚的心」(46)     喜乐指向末世性的,在天主临在中的喜悦(路1:44,47;10: 21)。「真诚的心」在新约中出现,只此一次,而在七十贤士译本中更从未见过,指的是诚朴而忠厚,不含半点机心或猜忌的心态。
 「全体民众」(47)     路加在宗徒大事录中首次提到「民众」一词;在他的福音中,「民众」则具宗教意义,指「天主子民」(路1:10,17, 68,77)。
 「得救的人」(47)     指先知岳厄尔所预言的,呼号上主名号而得享救恩的人(宗2:21)。
释义
五旬节那天,伯多禄对群众说:「你们悔改罢!你们每人要以耶稣基督的名字受洗……并领受圣神的恩惠。」(宗2:38)。圣神临于初期教会团体,因此,信友能彼此支持,互相帮助,一起祈祷和擘饼。从一个共融的基督徒团体的见证,别人可见到复活了的基督,并因此信仰基督,接受洗礼,加入教会。
《主日读经二的社会文化背景浅说》伯前一3-9
麦安泰译
   取自 The Cultural World of Apostles: Sunday by Sunday, Cycle A. 出版 Minnesota, Collegeville. 作者 John J. Pilch。
   这封信大约在公元75到92年间由罗马团体(伯多禄[学者们怀疑伯多禄是此封信的共同作者],一1;Silvanus,五12,谷五13)所寄给那些住在小亚细亚称自己为「陌生拜访者 visiting strangers(一1;二11;思高圣经希腊翻译文为旅客 [sojourners])」和侨民「resident aliens (二11;见一17)」的追寻耶稣默西亚的信徒。这些章句描绘出原始受件者的日常生活的政治环境。在那些有陌生人经过的团体,陌生人特殊的口音、谜样的习俗、和可疑的行为很自然地被视为对团体现有的和平、秩序、和富裕构成威胁。被视为危险的陌生人自然成为非官方其事和打击的目标。
   相反,侨民是那些寄居当地的陌生人。它们不再只是经过而已。即便如此,在地人仍视他们为次等的。因此他们仅享有非常有限的法律和社会权利。圣经中的侨民包括了在赫特人的亚巴郎(创廿三23),在米德杨的梅瑟(出二22),在埃及的以色列人(创十五13)。侨民在与谁通婚上、进行何种的商业上、在置产上、在遗产上、在选举投票上、在结党结社上都有所限制。他们也要负高税和献金。现实上,这些人毫无政治上的保障。他们被排除于公共的集会之外,社会的惩罚也比较严苛。
   虽然有些旅客和侨民住在城内,他们大部分住在郊外次等的区域。他们所经验到的歧视让他们形成互相保护、支持和接纳的社团和工会。通常这些社团集会也分享了宗教信仰和崇拜。那些从犹太信仰和异教信仰皈依的人们更是如此。
   那些接受耶稣为默西亚的旅客与侨民聚集一群信众组织成一个信仰的团体、社会单位、以及当地社会无法提供的接纳。他们同时理会到他们受到以色列天主的眷顾和接纳。他们是天父(一2,3,17;四17)再生(一3,23;二2)的子女(一14;二10)结合在天主的家园中(二5;四17)或有如家庭般的团体(二17;二18-五5;五12-13)。
   这些章句构成了一项祝福或降福,也许反映了以祝福为起始和结尾的会堂崇拜礼。藉由洗礼新生享有天主由死者中复活了耶稣的生命希望(3),承受天堂的产业有如以色列所拥有既神圣又世俗的土地(4),在这最后的时刻救恩将启示给那些受天主所管辖的人(5)。
   痛苦是喜悦的根由因为它们是天主试探和净化忠诚到信仰的测验。通过测验的忠贞有助于信徒对耶稣默西亚启示的颂扬,光荣,赞誉。今天福音(若廿19-31)记述着耶稣从死者中复活的显现。仔细地阅读提供信众更深刻地体会耶稣复活的效果与生命中痛苦的意义。

本文标题:复活期第二主日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天主慈悲主日)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