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梁展熙《古经今读》甲年常年期第十九主日


2017-08-11 11:31:12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理

读经一:列上19:9a,11-13a
《申命历史》简介(三)(见Collins, 2004:184-85)
  [上接本年常年期第十三主日]无论这历史是一版、两版,抑或多版,郝连斯认为,在阅读这一系列申史时,我们都应该紧记几点:
   一、这系列史书编修成书的时间,不可能早于主前第七世纪晚期,亦即征服应许之地以及民长时期的数百年后。这些史书的最后编修时间,更不可能早于充军巴比伦时期(即主前第六世纪中叶)。这并不是指申命学派的人随意捏造了他们的历史。他们当然会有他们的传统或数据源在手,随时可供使用。然而,这些传统不一定全都是史料。而这学派的写作目的亦不一定是为后人留下历史信息。因此,尽管这些史书很可能载有不少有关以色列历史的可靠信息;然而我们亦不应理所当然地把这些史书视作准确史料,却必须审慎查证,以免有虞。
   二、这些史书所重构的以色列史具有其独特的意识型态色彩。首先,这历史深受申命神学的影响,并在以色列史中看出赏罚的模式。其次,这历史是以南国犹大的角度来书写的,因此确信耶路撒冷和达味王朝得上天所拣选,并对北国以色列君主作出冷酷无情的批判。当然,这历史对客纳罕本地人(即应许之地的原居民)更是全无同理心,反只视之为以色列及其盟约的威胁。再者,申命学派的作者所取用的数据源,不少都有民间传说(legend)的特质。虽然这些作者想准确地把按他们所理解的史实准确记录的意图是毋庸置疑的,但我们亦需紧记他们很明显地是想要传达他们对这段历史的神学上的理解,即:天主如何响应人的行动决定了历史的进程。对现代的读者来,这些史书的神学观点与其历史信息同样重要。
   三、我们必须考虑到这历史中具有不同编修者的不同观点。例如,这些史书中不少章节对君主制十分负面,但另有一些章节对之较为正面(尤见于撒上)。这种观点上的不同 --- 甚至矛盾 --- 可由这些史书曾经历不同的修订来解释。此外,各本史书其实都有其特色,或受其所取用的传统所影响,或受不同时期的历史的不同思想所影响。无论如何,这种不去剔除文本中的不同 --- 甚至矛盾 --- 所带来的张力,反而将之保留的编辑方式,圣经 --- 无论新、旧约 --- 都采用不违。可以说,圣经各书卷的历代编辑人都希望后世看到(至少一些)影响着这些书卷的不同 --- 甚至有时互相矛盾 --- 的观点。
***
导言
***
   【[1]阿哈布向依则贝耳报告了厄里亚所作的一切:他用剑杀死了所有先知。[2]依则贝耳派遣了使者,向厄里亚说:明天此时,如果我还没有使你的性命如同他们其中一个的性命一样的话,愿诸神会这样做,并做的更多。[3]他害怕了,他动身了,往属犹大的贝尔舍巴去了,把他的僮仆留在那里。[4]他自己却走进旷野,那是一天的路程。他来到了,坐了在一棵单独的杜松树下(学名:Retama raetam),并为他的性命恳求死亡。他说:「够了!现在,上主(YHWH),[祢]取了我性命吧!因为我不比我的祖先好」。[5]他便在那单独的一棵杜松树下躺了下来,并睡着了。看啊!有位使者碰了他,并对他说:「起来吧!吃吧!」[6]看啊!在他头边有用热石烤的糕饼和一壶水。他吃了,也喝了,就转了身,又躺下来了。[7]上主的使者第二次来,碰了他,便说:「起来吧!吃吧!因为你的路太漫长了」。[8]他起来了,吃了,也喝了。靠这一次进食的气力他走了四十天四十夜,直到上主的山曷勒布。】
[【】此方括内者为礼仪中读经所截去的。]
   狄斐历斯认为(DeVries, 2003:235),依则贝耳差人送给厄里亚的讯息,似是挑战书多于缉捕令。支持这看法的理由有二。其一,假若依则贝耳真的是要置他于死地的话,她派去的就不是信差,而是捕快(即今天的刑警),甚至杀手。其二,既然有心要取厄里亚性命,依则贝耳又何需放话,一天之后才动手,让他有逃脱的可能?!而且,从梅瑟施的第七灾冰雹看来,「明天此时」一句可能是古以色列民惯用的威吓句(见出9:18)。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故事中厄里亚的人物性格,与上一章的截然不同。在上一章结束之时,在风云变色,大雨滂沱之下,他有上主之手护身,徒步跑的比阿哈布的战车还快(见18:45-46)。然而,在这故事,厄里亚突然变得像个胆小之徒,竟因为一个王后的威吓,就怕得要求死。这个上下文不通顺的情况,亦引起了学界的注意。当然,这现象说明了申命历史叙述是由本来各不相连的小故事接合而来。此外,一般认为,厄里亚所害怕的,是依则贝耳的威吓意味着他先知职务的终止 --- 即他再不可以安全地在北国以色列内履行上主所托付的先知之职。狄斐历斯亦认为,厄里亚在南国犹大重镇中最南部的一个 --- 贝尔舍巴(Beersheba)中把他的僮仆打发走。然后,他以一日的路程走进乃革布(Negeb)旷野。他就在那里躺下求死。他认为自己与祖先相比,好不了多少;那么,既然祖先已逝,他亦应随之而去。
   不过,厄里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灵性上的。来自天上的使者两度带来食物,第二次时更向他解释,为了走上主要他走的路,祂所带来的食物是必须的。靠着那些天上使者所带来的食物,他走了四十昼夜的路程,来到了上主显现的启示之山 --- 曷勒布,而梅瑟亦是在这里看见上主的(见出24:11)。
   [9]在那里,他进了一个洞穴,并留了在那里过夜。【看啊!上主的话来到他那里,对他说:「厄里亚,你怎么在这里?」。[10]他便说:「我真的对万军的上主我的天主热心无比,但以色列子民却抛弃了祢盟约,祢的众祭坛他们也拆毁了,祢的众先知他们也用剑杀死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了。他们都设法要取我性命。」】[11]祂便说:「[你]出来!你要站在山上,在上主面前」。看啊!上主正在经过。在上主面前有烈风,强得正在撕开众山,粉碎大石;上主不在风中。在风之后有地震,上主也不在地震中。[12]在地震之后有火,但上主也不在火中。而在火之后,有细细微风之声。[13]当厄里亚听到时,用他的外衣包住了他的面。他出来了,站了在洞穴的入口。看啊!有声音到他那 里,说:「厄里亚,你怎么在这里?」【[14] 他便说:「我真的对万军的上主我的天主热心无比,但以色列子民却抛弃了祢盟约,祢的众祭坛他们也拆毁了,祢的众先知他们也用剑杀死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了。他们都设法要取我性命。」】
   在这一段中,作者在一开始就多次以地方副词(adverbs of place,如:那里,这里),来强调厄里亚躲在洞中。在上主有点近乎质问之下[按:「你怎么在这里?」一句的本义是「what [is it] to/for/about/concerning you here?」,近乎「你干么在这里?」,粤俚=「你做乜系呢度?」的意思],厄里亚就解释,说他对万军上主的热心全化乌有。以色列人决心要:一)放弃盟约;二)拆毁祭坛;三)杀尽先知,就只剩下厄里亚。而作者在这段的开首和结束,让厄里亚重复这段话,就更加强其效果。然后,上主要厄里亚出来,接着祂经过(见出33:22; 34:6),先有狂风地震烈火,这些都是作者的读者对象(target readers)所熟知的上主显现时以展示其大能的征兆(见出19:16-19)。然后,才有轻拂微风声至。狄斐历斯提出(235-36),把第十一至十三节一起读的话,我们可以把画面理解为,在上主声音要厄里亚出来之后,他却被外面的狂声大作所吓怕而躲回洞中。最后,是微风之声让他出来的。此时,他再一次以完全相同的措辞来向上主申诉,以示其无力继续其职务,而需要从上主手上得到新的力量。
   【[15]上主对他说:「[你]起行!沿你的路程回到大马士革旷野去!你要到那里,并要为哈匝耳傅油为亚兰王。[16][你要]为尼默史的儿子耶胡傅油为以色列王!为阿耳贝默曷拉人沙法特的儿子厄里叟傅油为你之后的先知![17]凡安全逃过哈匝耳剑下的人,耶胡都会将他杀死。凡安全逃过耶胡剑下的人,厄里叟都会将他杀死。[18]我会在以色列中留下七千人,这些膝全都没有为巴耳而屈过,所有的嘴也没有亲过牠。」】
   上主要厄里亚沿着他退避的路线返回岗位,并分别为三个人傅油:哈匝耳(见列下8:7-15)、耶胡(列下9:1-13)和厄里叟(见列上19:19-21;顺带一提,此事件亦是申命历史是由散落的小故事组成的假定的另一证据,因为厄里亚并没有为厄里叟傅油,而是「将自己的外衣披在他身上」)。这些人都要与巴耳的追随者短兵相接。上主会保证,若其中一个失手,其余两人会完成。若仍未能完成,则祂还有轶名的七千人,会在有需要时执行上主的这命令。
结语
   如果我们不去把整个故事读一遍,而只是倚赖礼仪为我们截选的一小段文字的话,我们会错失很多重要的思想,甚至会放错焦点。今天的故事,就是一例。
   每次我们想到洞中的厄里亚时,我们有时会误把焦点放在上主如何以异于平时以超自然现象的方式,而是微风作为其临在的征兆。的确,这是事实。但正如狄斐历斯提醒我们(236-37),这故事还有其他同样值得细味的思想。
首先,厄里亚的性命是这故事的重点之一。这十八节中多次提及他的性命:在第二节中,依则贝耳威胁要取其性命;在第三节,厄里亚为了保住性命而逃亡;在第四节他却出乎意料地要放弃自己的性命;他在第十和第十四节中两度申诉,说他的敌人要取其性命。在这章中,厄里亚之所以变得这样懦弱,毫无疑问,是因为他忘记了履行自己职务的力量的来源。他只记得他自己的真心诚意:「我真的对万军的上主我的天主热心无比」(10, 14节)。也许,每当一位先知在诸事不顺时就想放弃,是因为他忘记了他力量的真正来源 --- 不是他的真心诚意[那并不是说人应该做事假情假意!],而是呼召他的天主。
   再者,在这故事中,地点同样重要。作者在故事开始时,并没有告知读者,厄里亚身在何方。在惊惶失措之下,他向南方逃亡,来到巴尔舍巴,即南国犹大的南部边境,并在遣散了他的僮仆。在南国边境,他算是逃出了依则贝耳(北国王后)的势力范围,但仍留在上主的土地里。但之后,他更走了一天路程进入乃革布旷野,此举代表着他连活在上主的土地上的盟约子民都摈弃了。在一棵单独的杜松树下,他向上主求死,毕竟无论他的先知职务抑或上主的子民,他都离弃了。不过,故事的转折点在此出现。上主要天上使者带食物给他,并让他走了四十昼夜来到上主的山。在第九节中,作者不惜以十分突兀 --- 甚至可算是不通顺 --- 的句子来两次强调厄里亚「在那里」,然后上主问他:「厄里亚,你怎么在这里?」。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