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常年期第二十主日:梁展熙《古经今读》


2017-08-14 09:23:03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理

读经一:依56:1, 6-7
答唱咏:咏67:2-3, 5-6, 8
读经二:罗11:13-15, 29-32
福 音:玛15:21-28
进堂式与忏悔词
取材自GOOD NEWS FOR THE POOR
   在今天的福音中,我们看到有一位妇人,这一位妇人依照犹太的传统,是没有资格来向基督耶稣做任何的要求,她是一位被众位犹太人所排斥的外邦人。但是这一个人对基督耶稣特别有信心,也因为他的信心,她得到了赏报。
每一个星期天我都到圣堂来参加弥撒,我们都会与基督耶稣相遇,是否我们可曾以绝对的信心,不顾一切的向基督耶稣提出我们的需求:
 主耶稣,我们来到你面前,不是因为我们够资格,而是因为你爱我们。上主,求你垂怜!
 耶稣基督,我们来到你面前,我们都需要你所恩赐的力量,来克服内外的各种邪恶势力。基督,求你垂怜!
 主耶稣,我们来到你跟前,在你面前,我们可以发现到,我们彼此都是真兄弟姐妹。上主,求你垂怜!
梁展熙《古经今读》甲年常年期第二十主日
凡依附上主之异邦人,我必导之至我圣山
彼之燔祭及他祭,献于我坛,必蒙悦纳
读经一:依56:1,6-7
导言(见Paul: 2012:447-50)
   今天的读经一,礼仪只截选了《依撒意亚先知书》第五十六章当中的三节。一如以往,礼仪是跳选,因此无可避免地会忽略了整段文字的脉络。一般来说,学界认为《依》五十六章有两段,分别是一至八节和九至十二节。在第一段中,上主向「那些已让自己归属上主的」的外地人和归信上主的太监许下承诺,只要他们遵守上主的命令,他们的救恩就近在咫尺了。自从《第二依撒意亚》的开始(即《依》第四十章)起,《依》中的先知说话首次申明,只要满足两大条件,救恩就唾手可得了:其一,是公平地对待每个人:「[你们要]遵守公义!并行正义!」;其二,是遵守上主的命令:「遵守安息日并保护它免受亵渎」。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荣休教授保罗(Paul)提醒我们,以色列人视遵守安息日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从充军巴比伦的时期开始的。原因很简单,其一,由于以色列民充军异地,地理上已没法参与圣殿礼仪;其二,圣殿本身已在巴比伦攻陷耶路撒冷时已被毁。因此,在充军巴比伦时期,以色列人唯一可维持其宗教生活的习俗,就是遵守安息日。所以,我们可在这时期成书的旧约书卷中,找到不少突然强调遵守安息日的字句,如:耶17:19-27;则20:12-24; 22:8, 26; 23:38; 44:24; 45:17; 46:1, 3, 4, 12;厄下9:14; 10:32-34; 13:15-22。在第五十六章的第一段中,先知也就普世一神论说了一句令人惊叹的话:「因为我的居所将被称为各民族的祈祷之所」(7节)。
   在今天的一段话中,先知对「那些让自己归属于上主…的外地人」说话(6节)。这行动其实向读者们揭示一个在巴比伦-波斯时期出现的社会宗教现象,即一群群的外地人想要加入以色列民的宗教团体中。如:「在那一天,许多国家要让自己归属于上主,要成为我的子民」(匝2:15;另见依14:1;匝8:23;艾9:27)。这些针对犹太孤立主义者的论点,亦见于《二依》及《第三依撒意亚》。这群犹太孤立主义者,当时有着相当多的追随者,他们戒慎恐惧地宣讲,反对让外地人加入以色列,更不用说让他们参与圣殿崇拜。这个排外的种族信仰观念可见于则鲁巴贝耳清楚地反对「犹大和本雅明的敌人」参与耶路撒冷圣殿的重建工作:「去为我们的天主建造一座殿宇的,不是你们和我们;我们自己[指从巴比伦回来的被充军的人]将会为上主以色列的天主建造殿宇」(厄上4:3)。这些孤立主义者更会援引并延伸《申命纪》中的禁令:「阿孟人和摩阿布人将不会进入上主的集会;就算第十代,他们也将不会进入上主的集会,直到永远」(23:4;见厄下13:1-3)。这些孤立主义者的目的,是要保持民族的纯正,因而严厉斥责与其他民族通婚的人:「以色列民及司祭们及肋未人并没有把自己从大地上的其他民族区分开来,……因为他们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子取了他们的女儿[为妻],神圣的种子要与大地上的其他民族混合」(见厄上9:1-2)。有见及此,厄斯德拉亲自催迫那些已与当地女子结缗的人休妻:「[你们要]使自己与大地上的其他民族及外地妇女分开!」(厄上10:11;另见厄下9:2; 13:3)。
   在今天的读经所属的段落中,先知书作者明白地反对这种分离孤立的心态,反而宣讲要让外地人加入团体之中:「我还要聚集更多人到已被聚集的人之中」。他甚至主张让他们参与礼仪祭祀:「我要带他们到我的圣山,我要使他们在我的祈祷之所内欢乐。他们的全燔祭和宰祭在我的祭台上都蒙悦纳」(7节;另见依60:10; 61:5)。对于《三依》作者来说,能否融入团体内的资格,不在于一个人的族裔血统,却在于他是否愿意遵守上主的诫命。换言之,在以色列思想史中,皈依──即外人凭借心的改变加入天主的选民从而得救──这概念于此首次亮相。《三依》作者更进一步,提出皈依的外方人不单可以参与圣殿礼仪,甚至可以举行这些礼仪(见下文)。
   的确,在以色列思想史中的孤立与普世之争,是非常激烈的,支持孤立的一方,除了《五书》以及充军后才成书的史书(即《厄斯德拉上下卷》)外,还有成书于充军时期的《厄则克尔先知书》,如:「你要对那冥顽不灵的以色列家族说:我主上主这样说了:以色列家族啊!你们所行的一切可憎恶之事,还有更多的吗!你们让那些无论身心都未割损[本义:有包皮]的外地人进入我的圣所、亵渎我的殿宇……你们派他们来我的圣所中履行你们的职责……我主上主这样说了:所有外地人,身心未受割损[本义:有包皮],将不会进入我的圣所」(44:6-9)。这番话,无论语气或内容,都与今天的读经一所属的段落大相径庭。
   《三依》作者的普世一神思想不单推翻了血脉种族的藩篱,也跨越了身体外观的限制。在上引过的《申命纪》中拒绝阿孟人和摩阿布人的同一段,还有以下一句:「睪丸被压坏或阴茎被切除的人,将不会进入上主的集会」(申23:2;另见肋21:21)。但上主在三依中却说:「我要在我的屋内、在我的墙内,赐给他们比子女还要好的纪念碑和名号」(5节)。可见,《三依》作者大胆地废除了五书中对身体上有缺失的人的排斥。
***
   1节──上主这样说了:「[你们要]遵守公义!并行正义!因我的拯救快要来到,我的解救将要出现。」
[按:以上及文中的翻译是按照《旧约》的希伯来文本(Masoretic Text,《玛素勒本》;cf. BHS);【】内者为礼仪从略之处]
   大家在读这节时,不免会觉得上主好像有点唠叨,总是要把相同的思想说两次。的确,把同样的事说两遍以至三遍,乃《旧约》作者惯常的写作手法。著名的例子之一,见于《民长纪》第五章所唱颂雅厄耳杀死敌将息色辣的情景:「她一手伸向大营钉,右手伸向工人的锤子。她重击了息色辣,打穿了他的头;击碎了并打穿了他的太阳穴。在她双脚中他屈身、倒下、躺下。在她双脚中他屈身、倒下。在那里他屈身,在那里,他倒下,被消灭了」(26-27节)。同理,这第一节中的「遵守公义!并行正义!因我的拯救快要来到,我的解救将要出现」,有两两并行的重复。顺带一提,当中最后一句的「解救」,本字「צְדָקָה」(tsǝdaqah),一般解作「正义」(righteousness),但亦可解作「解救」(deliverance;见HALOT, 1999:1004-7)。
   【[2]那些做这事的人,并坚持于此的亚当子孙;遵守安息日并保护它免受亵渎的,并避免自己的手行一切恶事的,是有福的。[3]不要让那些已让自己归属上主的外地人说:「上主定会把我从他的人民中区分开来」。也不要让太监说:「看啊!我只是棵枯树」。[4]因为上主这样说了:「对那些遵守我的安息日、选择我所喜欢的并坚持于我盟约的太监们,[5]我要在我的屋内、在我的墙内,赐给他们比子女还要好的纪念碑和名号,我将赐给他们一个永恒的、不会被除去的名字】
   6节──[至于]那些让自己归属于上主,去服侍祂,去爱上主的名,去成为属于祂的奴仆们,所有遵守安息日并保护它免受亵渎的,并坚持于我盟约的外地人,
 保罗(455)留意到,这节当中所提及的「事奉」,并非一般信仰上的虔敬,而是另有所指的。动词「服侍」,原文「שׁרת」(sh r t; to minister),在旧约中一般解作在圣殿中的礼仪服务。例如:「那代他之位为司祭的他的儿子之一,当他进入会幕在圣所中服侍(שׁרת)时,应穿着它们七天之久」(出29:30);「你们将被称为『上主的司祭』,人将说你们是『我们天主的侍役』(שׁרת)」(依61:6)。可见,于此上主不再把圣殿中的职务只保留给肋末族人,相反,连来自外地的人,只要心诚意奉,愿守诫命和安息日,就可行之。这与上主在《户籍纪》中对亚郎说,司祭之职由他及其子孙世代承袭(见肋18:1ff.),已有天渊之别。
   由于圣殿的供职在巴比伦攻陷耶路撒冷之前,一直只属肋末一族所独有,因此,如导言所述,保罗认为此处可见在巴比伦充军后犹太宗教思潮中孤立主义与普世主义之间的对垒。
   7节──我要带他们到我的圣山,我要使他们在我的祈祷之所内欢乐。他们的全燔祭和宰祭在我的祭台上都蒙悦纳,因为我的居所将被称为各民族的祈祷之所」。【[8]这是聚集被放逐的以色列的我主(Adonai)上主(YHWH)的宣言:「我还要聚集更多人到已被聚集的人之中。」】
   万民与上主之间的私密关系(personal relationship)在第七节中表露无遗。在这节中个人属格代名词(personal possessive pronoun)「我的」出现了四次:我的圣山、我的祈祷之所、我的祭台、我的居所。诚如保罗所言(456),先知书作者完全支持普世一神信仰,并断然拒绝孤立主义思想:「我的居所将被称为各民族的祈祷之所」。当然,圣殿作为普世万民的祈祷之所的概念,绝非始于此,在申命历史中已有其踪影:「甚至那不是来自祢的民族以色列的外来人,他为了祢的名号从遥远的土地而来──因为他们将听到祢的大名和强壮的手和伸开的臂──当他来向这殿所祈祷时,祢将在祢所居住的祢的天上居所处俯听,并依照这外来人求祢的一切来做,为使大地上的所有民族都认识祢的名,都敬畏祢,如同祢的民族以色列一样;使他们知道在我所建造的这殿所中所呼求的是祢的名号」(列上8:41-43)
***
   虽然在礼仪的截段中,我们仍可经验到《三依》的普世一神观念;不过,若果我们把整段读一遍、甚或把整段放在更阔的脉络中时,我们就会发现以色列神学思想发展史中的挣扎(如孤立主义与普世主义)、新思潮(如独尊严守安息日传统的冒起),以及修正(包容身体上有生殖缺憾的男人)。因此,在阅读《圣经》时,盼望大家能尽量能够理顺其上下脉络,并切忌断章取义。

本文标题:常年期第二十主日:梁展熙《古经今读》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