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姜郁春第三场关于“胡永生”神父的发言


2017-11-13 09:46:45 作者:姜郁春

    我先对正定孙神父的发言做些补充,然后再介绍一下张士江神父希望我多讲点的山西垣曲胡永生神父遇害的事件。
    ​对于文致和主教死后为什么老百姓不敢去收尸这件事情?这个就我所知当时他们是没有尸体的。 他们的尸体被烧毁了,所以当时只是找到了一些十字架等遗物,这些东西没有被烧掉。这些遗物也有一张照片,照片也展出过。那个时候是这样的,大家是从十字架、没有被完全烧尽的骨头、脚后跟等遗物判断,文致和主教他们是被杀害又焚尸灭迹的。当年他们是有衣冠冢的,原来就在柏堂村的备修院里,后来2014年又重新立的墓碑。
    另外刚才孙神父说找到了几位90多岁的见证老人的事,这个事情比较重要, 而且比较紧迫,因为就我所知,很多高龄老人熬不过去冬天的,各种疾病高发期,所以一定要抓紧时间走访记录口述,一定要赶在三九四九天之前完成,做好视频记录。
    另外还有个问题需要,其实咱们今天也体现出有一个分歧的,就是在座的大都数是搞宗教研究的,搞历史的学者比较少,而历史学者他的视角,跟搞宗教研究的人是不大一样的,如果只有宗教学者去记录,可能因为角度不一样,导致在历史学者看来可能不够详尽,有这个可能,所以建议记录采访一定也要有历史学者的参与才行。
    下面我在介绍一下山西垣曲胡永生神父事件的情况。1938年的时候,侵华日军第三次侵犯垣曲,胡永生神父是这个时候因为保护难民跟日军发生冲突而遇害的。其实在日军第二次侵犯的时候就已经侵犯到教堂附近了,周围的老百姓有的就跑到教堂避难了,有的没有去教堂,躲到山沟里面,外国神父就晚上打着灯笼,到山沟里找,把老百姓一一护送到教堂保护起来,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就传开了,所以1938年9月日军第三次侵犯垣曲的时候,就有更多老百姓躲在教堂那里,这个数字一开始说是1千多人,现在有人又说是2千多人了,太具体的也说不清楚。 日军到了那里以后就不断的滋事,向神父他们要女人。外国神父就不答应,后来日本兵就进去抢,抓女人。这个时候神父就跟日本兵打起来了。外国神父身材比较高大,比当地人高很多,今天估计也许没有一米九可能也有一米八十多,他把带头的日本兵给摔倒了,扔到了门外,据说是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就给扔了出去,也就是说发生了比较严重的肢体冲突。因此遭到了日本兵的嫉恨。 那天是星期六,当天晚上,有人看到有一个外地人,化妆成老太太,实际上可能是一个男的, 站在窑洞的上面四处瞭望,侦查地形。为什么说是外地人呢,因为当地乡民他们很多人互相都认识,而这个人是一个很奇怪的外地人。第二天礼拜天早上应该做礼拜的时候,大家等了半天,发现神父没来,然后就派人去神父的卧室查看,结果发现神父已经死了,死的很惨,头部中了一枪,胸口中了一枪,左手和右手的双手手腕都被环割。在院墙葡萄藤架的地方,发现有人跳出墙的脚印。当时日军已经占领了,日军还派人来调查,还假惺惺的吊唁一下。日军调查的结果宣布,这个神父是自杀死亡的。 为什么说自杀呢? 当时日本军没抢到女人,就跟神父说限你在几天之内给我交出来10头牛、20个女人。日本军说神父的压力太大,导致精神错乱,因此自杀身亡,是这么讲的。实际上当地人当时就不信,你说神父自杀的,可他身边的几个助手讲,就是辅祭、相帮、会长郑忠义这些人讲,神父头部一枪,胸部一枪,不可能是自杀的。但日本人就说,西方人跟我们东方人不一样,他们自杀就是这样的。显然这是一个比较粗糙的谎言。外国神父被杀害之后,当地的乡民就四处奔跑了。所以说胡永生他是为了保护难民,而被日本军杀掉的。当然凶手不一定是日军士兵,也可能是汉奸哈,但总之是日军方面的人就是了。
    其实胡神父遇害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可能跟雷鸣远有一定的关系。雷明远是当时很著名的抗战神父,比利时人,后来加入中国国籍了,他率领华北战地督导团,在河北战场从事伤员救护、抗战的鼓动和宣传这些工作,而且还配枪,一旦遭遇到敌人的时候还有一定的武装战斗的能力。这个华北战地督导团也有国共合作的因素,里边后来出过解放后的《工人日报》《农民日报》《中国日报》的社长或者主编之类的人物,当过《人民日报》主编的胡绩伟也差一点就加入这个团。 雷鸣远神父在行军途中,他的队伍当中混进来了一个姓王的修士,自称是姓王。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雷鸣远发现这个人非常可疑,可能身份是假的,实际上可能是日军的间谍。路过垣曲的时候,雷鸣远就把这个疑似间谍的人交给了荷兰神父胡永生,胡永生继续盘问之后也觉得很可疑,就把他交给了当地的国民党驻军进行处理了,这个间谍结果如何就不知道了。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日军在第三次侵犯垣曲之后,就质问胡永生说那个姓王的修士哪儿去了?胡永生说我不知道。  今年胡永生纪念碑揭幕之后,我在新绛武主教那里看到一本传教士的书,台湾还是香港出版的,也是从欧洲方济各会翻译过来的,里面他们自己的记载就是说,日军怀疑胡永生跟中国的抗战军队有密切的联系,所以嫉恨于他,就不断上门滋事,所以关系很差,态度很恶劣。  后来日军撤退时候,雷鸣远神父还曾又来到垣曲这里,在胡永生神父的墓前哀悼说: 你是替我而死的呀!
    所以说胡永生被杀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保护难民妇女,跟日军发生肢体冲突,再一个就是他跟雷鸣远的关系密切,日军对他的态度很不好。另外这本书里面也还说胡永生在那天晚上“安然去世”,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安然去世”,而是被杀害的,只是战争时期信息传达不灵。 像出门去报信的两个人,去新绛向孔昭明主教报信的两个人,半路上就被日军杀掉了一个,另一个很机灵地逃掉了,活着跑回来了。
    还有一个问题,日军索要多少名妇女?按照当地作家协会宋敏慧先生调查的说法,原本是说600人,但是他文章发表的时候当时党史办说那不可能,太多了,不可信,所以后来就改成了20人。 这是1990-1992年时候的说法。宋敏慧先生是那个时候做调查的,因为他的母亲、舅舅、姥姥,都是在荷兰神父胡永生那个教堂里避难的。但是,到了今年3月份,据何文生,就是Vincent Hermanns, 文致和主教的外甥孙,他提供的荷兰档案馆的资料,实际上是中国中央社的新闻,显示说当时日军提出索要300名妇女。 所以说,日军索要300名或600名、总之是几百名妇女可能是的确存在的。可能1938年是中央社的新闻来源,与1990-92年间宋先生的消息来源,都是胡永生神父身边的助手,那同一批当事人。 这也符合上午李晓晨老师对正定教堂惨案细节的一个推测,就是日军在正定索要200名妇女,这可不像是个别散兵游勇干的,而可能是成批的大部队的要求。 这是不是能跟慰安妇制度有些什么联系? 现在不知道,没有确切证据,还不能确定,但将来可以朝这个方向思考。而且日军在正定的时候不光要中国妇女,而且还索要西方修女,荷兰修女,这跟后来太平洋战争的时候日军在印尼强征荷兰妇女当慰安妇的事,或许也能联系起来。当然,在缺少证据链之前只能是一个推测。
    荷兰神父胡永生遇害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两年半之后,就又涉及到另一件事,一个国民党的将军,在同样一个教堂被保护的事情。这是1941年5月,第五次中条山会战彻底失败的时候。那是很惨烈的一次战斗,那个时候国民党的20万的军队损失一半左右,被彻底打垮了,建制都被打乱了,就是这个时候,第17军军长高桂滋将军,在队伍被打散了之后,跟身边几个随员一起,也躲到了这个教堂避难。
    高桂滋将军是西北军将领。西安事变的时候,张学良把蒋介石抓住之后,就是囚禁在高桂滋公馆里面的。高桂滋跟毛泽东之间还有书信往来。高高桂滋他当时的队伍被打散了,受到了胡永生神父的助手郑忠义的救护,藏在了胡永生神父生前卧室的地下室了,躲过了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后来又在当地帮派人物郭金生的帮助下,才成功地蒙混出了日军的封锁线,到了黄河边上阎锡山二战区的司令部那里,才算脱离了险境。
    高桂滋将军是西北军将领,没有意识形态的军队很大程度上是靠义气团结起来的,所以我感觉高桂滋这个人可能很重义气,非常重感情的。当时他就经常跟人讲,是垣曲人民保护了我,要是没有教会人士帮我,我就死定了,是教会的人保护了我。但是高将军在50年代的时候就过世了,死的比较早,葬礼是习仲勋主持的,都是西北人。他的子女在后来调查父亲抗战历史的时候,就产生了差错。 为什么呢? 因为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大家都在传,说荷兰神父胡永生为了保护这个高桂滋将军而被日本兵杀掉了,是这样的情况。民间传言就是这个特点,真的假的,对的错的,传来传去都混到一块去了。不光是民间老百姓这么传,就连高桂滋的部将齐天然、高建白这些人的回忆录,都把救了高将军的人说成是外国神父了,所以他的子女也一直就以为,是一个外国神父保护了自己的父亲,然后被日军杀掉了。
    一直到1990年,当地作协的一位宋敏慧先生做了一个调查,才彻底澄清。也不是一下子就澄清了,也是花了两年时间,才彻底弄清,外国神父不是自杀而是被暗杀的;救高桂滋的不是胡神父本人,而是他的中国助手郑忠义等人。
    到了2008年以后,但是高将军的女儿高士洁到垣曲当地做调查,发现时间不对,外国神父在父亲遇难前两年就已经死了,对不上号。直到2014年我联系上他们之后才弄清这个误会。
    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对荷兰神父胡永生很感谢,虽然说自己的父亲不是神父救的,后来澄清不是这个情况,但他们也愿意为这个神父立一个碑,今年6月份是胡永生神父诞辰110周年,所以就选在这个时候了,墓碑也是纪念碑吧。立碑的过程总共花了一万多块钱,不到两万,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能促进以后有更多的纪念活动。 当时一个荷兰前驻华大使杨乐兰还发来了贺信,后来荷兰驻华记者也去当地采访。结果荷兰的报纸刊登之后,有人找到报社,一个老太太,87岁了,说我是胡永生的外甥女、后来又说是表妹,小时候8岁的时候听父母讲过胡永生在中国去世的事情。前两天正定教堂惨案80周年,荷兰亲友团访华的时候,有两个荷兰方济各会的负责人也特地一起来华,去山西参观吊唁胡永生神父,他们原来不知道,只以为胡永生的死是一个谜团,直到今年这才算弄清。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