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从耶稣的复活看他的苦难


2006-04-12 09:08:30 来源:信德报(第262期)

    一百多年前,德国释经学者凯乐尔提出了最具争议的口号,他认为玛尔谷福音是耶稣受难的故事,只不过是这个故事的导言写得很冗长。如果我们记得福音是“好消息”,如果这个“好消息”是在叙述一个无辜负的人,受到不公义、残忍而致命的痛苦!那实在是太离谱了!
    显然,凯乐尔有意夸大这种说法是有目的的。他认为耶稣的受难是马尔谷福音的核心,其他的章节都只是引子而已。首先要说的是,耶稣三十年的隐居生活,在马尔谷福音中只字未提,玛窦和路加福音则只用了两页的篇幅叙述。耶稣的公开传教生活则说的较广泛,也较详细。但是到了耶稣受难的部分时,叙述的步调又放慢了许多。四部福音把耶稣受难每一小时的情形都详细的记述下来。显然,这是四位圣史最关心的部分。
    在教会的信仰宣认中,耶稣的逾越奥迹确居主要地位。尼西亚信经中宣认为:“因圣神的德能生于童贞玛利亚,而成为人。他在般雀比拉多执政时,为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受难而被埋藏。”
    新约中有好几处文字都强调,耶稣的受难是我拉对他信仰的核心。那是天主自我牺牲、自我启示的终极。圣保禄宗徒写道:“天主既没有怜惜自己的儿子,反而为我们众人把他交出了,岂不也把一切与他一同赐给我们吗?”(罗八32)
    若望福音中有一段相当震撼的文字。耶稣对犹太人说:“当你们高举了人子以后,你们便知道我就是那一位……。”(若八28)耶稣声称那个最神圣的名字是他的名字。按当时的环境,这个神圣的名字不能出自凡人之口,因此耶稣的断言真是前所未闻。耶稣把他的声明与他被钉十字架而死连在一起:正是在十字架上,可以证明他与雅威原是一位。这一句话中,包含了最深的空虚自我———像一个奴隶一样死在十字架上,以及最深的自我了解———将他自己等同于雅威。
    我们还可以说福音基本上是耶稣受难的故事,但必须说明这故事得从复活的观点来看。最近圣经研究在学术上卓然有成,贡献良多,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贡献似乎就是证明,福音的每一页都是在肯定耶稣复活的情形下所写。正是这一无所不在的基本信念,将这些故事变成了“好消息”。
    有几个例子或许对于澄清此一重要的深刻见解有帮助。若是由法利塞人来叙述耶稣的受难,会比四位圣史描述的更详尽。毕竟他们曾计划杀死耶稣,甚至为此雇了一个人来出卖耶稣。他们谨慎地执行计划,也成功了,所以他们一定会说出许多我们不知道的内情。然而,不论他们的叙述多么正确、广泛,绝对不会是“福音”,因为其中没有对“复活”的信心,所以一切都会从错误的角度来叙述。
    我们可以像一位高尚的人道主义都来看耶稣的受难,对这种违反人权的大胆妄行感到愤慨。但是若没有对“复活”的信心,我们就不是在跟“福音”打交道。
    虽然耶稣受难时,门徒都一直在场,但他们一点也体验不到耶稣的受难是福音。相反,他们有一种很深的失落感。他们最后的希望粉碎了。他们并不认为耶稣会复活,所以看不到任何的“好信息”。
    负责把耶稣钉在十字架的百夫长,是最能真正感觉到福音的人。比拉多选了他负责这棘手的任务,就是招待这位从纳匝肋来的、极具争议性的经师的死刑。当时耶路撒冷挤满了来地逾越节的的朝圣者,在这种紧绷的气氛下,对耶稣的定罪,无疑是一丝引起火药爆炸的火花。比拉多对他所信任的军官说得很清楚,他不希望有任何暴动。那位发号施令的百夫长掌控一切行动,而且顺利执行。任务完成后,这位没有错过任何细微末节的负责人惊呼道:“这人真是天主子”。(谷15:39)我们也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在我的军人生涯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十字架苦刑。这个人确实与众不同!我在他身上感觉到真正的圣善。他很接近天主。”这位罗马军官在十字苦刑上隐约看到了“彼岸”,他当然并没有成熟的基督信仰,他所说的“天主子”,也并没有神学上后来逐渐透露的完整意义。然而,他在这个受苦的人身上,看到了某些超越平凡的东西。
    基督徒就是能从闪耀着复活的希望中,来看这可怕的十字架苦刑的人。四位圣史写福音时心中所看到的,比他们在耶稣实际受难的时候所看到的多,这个“多出来”的部分就构成了圣经的默感。圣经的默感是来自圣神。圣神让他们从信仰复活的眼光来看所发生的一切。那当然给了他们一种新的观点。初期教会开始从“复活的主”的观点来研究耶稣一生的历史性大事时,他们的眼睛开了,看到了许多惊人的发现。福音就是这样展开来的。在耶稣的受难,以及耶稣门徒的苦难中指出复活的闪光,是圣史的神恩,也是每一个基督徒透过圣史而得到的神恩。若望福音记载耶稣受难时,更是处处可以看到复活主的光荣,偶而还会闪耀明亮的光辉。
    复活是受难的另一个面貌。从某一方面来讲,那是一种反辩证,可怕的受难转变成巨大的喜悦和光荣,而且因为这喜乐和光荣而得圆满。更重要的是,受难和复活之间有一种连续性。那正是接受默感的福音要指出的。这个连续性在于天父及圣子之间的爱的光辉。那爱,就是身心受苦时刻中的支持力,“复活”则是那爱的公开证明。复活并不会使十字架的苦刑毫无意义,反而使十字架苦刑的意义彰显至极致。也许我们可以说,在受难中,圣子对圣父的忠信较为明显,而在复活中,圣父对圣子的信赖则更显著。但是在这么说的同时,我们千万不要忘了,圣父与圣子原是一体;也不可忘记,圣父、圣子、圣神之间的爱,与天主圣三对世人的爱原是一个。
    圣子死在十字架上时,看起来好像是圣父舍弃了他的儿子:“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谷15:34;咏22:1)但是耶稣的复活却清楚的表示,圣父忠诚地站在圣子的旁边,这忠信超越了人类的忠信,也超越了我们对死亡以及死亡之外最海阔天空的想像。耶稣的复活揭示了圣父与圣子之间永恒而坚定的爱,这爱会在天主圣神倾注在我们心中时臻于圆满。(参阅:罗5:5)那是逾越奥迹的完成。
    逾越奥迹在耶稣的死亡与复活中是牢不可分的结合,也构成基督徒复活的中心。死亡与复活就像一座隧道的两端。在受难的这一端,我们已经能瞥见复活的荣光;在复活的那一端,则常可以看到十字架的轮廓贯穿整座隧道,正如复活的主,在他受光荣的身体上,永远带着钉痕一样。这样,逾越奥迹才能给人安慰。
    摘自 白曼神父《从复活看苦难》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