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在西安“练兵”


2006-05-11 09:15:34 作者:沈阳神学院 使徒 来源:信德报第(264)期

  一、可爱的家
      元旦前夕,我来到西安市西堂开始毕业前的牧灵实习。拜见李笃安主教,成为我实习生活的奠基礼。抱病在床的老主教,殷切叮咛,对晚辈的呵护,对教友的牵挂,溢于言表。
      老本堂党明彦主教提起西堂会习惯的说:“咱们西堂。”如同亲切地称呼自己的家。的确,西堂是一个温暖的家,初到西堂的人,都会体验到那种被关怀的温情———你遇到的教友会主动地问候你,热情地帮助你。
      西堂不大,却有超强的凝聚力,凝聚力来自有圣德的牧人。本堂张新峰司铎,曾任修院神师,主攻灵修培育、宗教比较,是个全国各地带避静的“忙人”。西堂是家,家长自然繁忙,神父办公室经常会全天爆满,教友一批批到这里寻求灵修辅导,慕道者、新教的朋友、甚至佛教徒都来请教。西堂没有厨师,大家都是义工。下班后不回家,买菜到堂里,有活大家干,有饭大家吃。看着饭桌旁谈笑风生的神父,我想到一句赞语:“公庭如市,公心如水。”

二、可爱的羊
      西堂的教友都不富裕,但慷慨异常。现在的教堂是拆迁置换重购的,堂里的设施不多是由教友奉献而来。一位老人家每天去菜市场捡菜叶,省吃俭用攒了一万余元,交给神父。她说:“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
      他们把这里当作家,也把每一位来西堂的神父修士当作亲人。大年初四,神父外出,门卫返乡,我推辞了教友的陪伴,独自留守。王素云老人反复叮嘱:“夜里有动静,千万不要急着出去,你在屋里说话,让贼觉着还有人。”(西安的贼很出名)她又说:“我回去为你念一分玫瑰经”。
      第二天一早我打开堂门,老人已经站在门外的寒风中,看到我说道“平安就好”。原籍河北的老人家,文革期间保护了多位神父修女,她至今把护卫教会作为自己的使命。
三、 归化的保禄
      55岁的赵师傅是五十年不进堂的“浪子”。当年一位 神职人员冷漠地将他拒之门外,失望的他从此不进教会。去年他偶然来到西堂,神父融化了他心中的坚冰,从事汽车维修的他成为西堂全天候的技工。圣诞节期间赵师傅一直忙碌在西堂,儿子打来电话:“爸你快回家吧,家里失火了。”他回家看后,说一句:“只是电器火灾,不碍事。”立刻骑车返回堂区。

四、活泼的福传团体
      一个有爱的团体,就是医治的团体、传教的团体,天主临于其中。
      白宽仁夫妇一年间传了近二十多人,正月十五,他们特意把自己的代子、代女们邀请到家中,由我和张神父为他们讲道理开小灶。85岁的张奶奶像年轻人一样好学,她视力不好,就让女儿用大字抄写新经文,每天背诵。当“大学生活动营”的百名学子把西堂搞得沸沸腾腾时,老奶奶也会展示自己的绝活:把圣歌用河南豫剧字正腔圆地唱出来,令年轻人赞叹不已。

五、在西安上山下乡
      我实习练兵的最后一站,是到蓝山区办教友培训班。蓝山经济落后,信仰阻力大,教友多为“治病信天主”的新教友,不懂奉献,不懂终傅。老人临终,子女会给神父打电话:“你来看看我妈吧!”神父修女要带上礼品去看望,成了惯例。
      蓝山有4个会口,最少的只有一个教友。为了办培训班,在张明涣神父堂口服务的两位修女用两周时间翻山越岭,挨家挨户做工作,把40名教友聚在一起。
       培训第一天结束,教友们分享信仰感受。几位表示:“我原来害怕压力,害怕传教,今天我不怕了。”“我原来对自己的工作没信心,现在有信心了。”
      几位身患重病的老阿姨,为求痊愈信天主,我问:“如果耶稣愿意病痛留在你们身上,让你们背十字架怎么办?”
      她们纷纷回答道:“我背!”“我要赞美上主。”“我要作听天主话的孩子”。
      第二天,贫穷的教友们自发地到会长那里捐献了300多元。感谢圣神,他在这些纯朴人的心田里工作!
      感谢天主把我安排在这个“练兵场”实战演习,他让我从这里学到了太多太多。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