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不平凡的陆撒洛美修女


2021-04-27 19:12:21 作者:方建聪 来源:信德网

陆修女在家名叫美香,书名撒美,1919年出生在一个世代虔诚敬主的教友家庭。她排行老大,自幼受到父母信仰的影响,热心敬主。父母为培养她的圣召,13岁时,就送她到温州天主堂拯灵会修女所开办的“天神会”学习教理、经言、乐理、手工等。她从小聪慧好学,品学兼优。经过修女们的多年观察、考验,认为她是个可以培养圣召的对象。随即将她推荐到总会,于是陆修女在1937年(18岁)那年成为拯灵会初学院内一名学生。经过总会三年的培训和慎重考察,多方的考核,于1940年元月25日她发了圣愿(贞洁、听命、神贫)正式成为一名修女,会名撒洛美。

发愿后陆修女被总会派遣到宁波江北岸天主堂的“仁慈堂”内工作,她带领青少年学习教理,直到抗日胜利后的1946年春。总会又调遣她到平阳西坑天主堂的善导堂任教。这年的暑假陆修女召集了20多位青少年,教他们学习教理和经言等。经过用心教导,加强了青少年的信仰根基,加深了他们对天主的认识和对圣母的孝敬。

1947年的暑假,陆修女又带领青少年学习班。这次,人数增加到50来名,该年的8月15日,圣母升天大瞻礼,天气晴朗,同学们自己出钱购买花炮,上午大礼弥撒开始进堂时,鸣炮奏乐,同学们热情高涨、高兴至极。更值得一提的是:培养了一位小青年的圣召,向宁波增爵修院输送。她在师生分别的纪念册上题着“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以此来鼓励他:“一心跟基督,终生不二属”。

1948年暑假,她照常办青少教理学习班,人数达到七、八十人和初领圣体者。这次又向增爵修院输送一名圣召,和向拯灵会总院输送两名女青年,为培养将来的修女。这方面成绩值得赞扬,给平阳教会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1949年5月平阳解放了,教会一切都在受压中,提出的口号是“自力更生劳动光荣”。为此,陆修女与叶修女根据总会指示:开设修补衣服的裁缝店,要到温州购买两台缝纫机,只得动用了仅有的救急款——二两黄金。二位修女从平阳出发到飞云江。渡口设有检查站,(解放初期都检查通行证等),检查人员早已盯上了她们,当时两位修女有所惊慌,因会衣角内有二两黄金。心中一默求天主,就马上镇定下来。当轮到陆修女时,前后观看后,即向腰间搜查。检查员是刚从农村招来的女青年,有些粗手粗脚。陆修女很有礼貌地笑对她说:“你怎么这样检查?”那青年或许认为这些“出家人”没什么好查的,随手一摆,也就过去了。因此,藏在会衣下垂角里的二两黄金也就没被查出来。数天后,她们买回来了两台缝纫机,店就开张了。两位修女虽说是新手,但由于聪明伶俐,勤动脑筋,心灵手巧,生意还算可以,再说当时布票奇缺,能补上穿也就可以了。到了星期天,停工,恭敬天主。就这样她们就靠着这缝补生意,生活马马虎虎过得还算顺利。

1955年9月10日上午7时,本堂神父杨君陶早弥撒刚结束,在解衣室脱下祭衣,几个民兵荷枪跳过圣体栏杆,冲向更衣室,把杨神父捆绑起来,押出去。众教友与修女们愤愤不平叫嚷着:“什么罪?何故被捆绑?”七嘴八舌。杨神父挺然屹立,精神抖擞向教友大声喊叫:“你们回去,回去!”杨神父怕教友与民兵纠纷、冲突,有所不利。教友们才眼睁睁地看着杨神父被绑走了。

后来平阳堂区十来个堂口的头头全被逮捕了。三天后,即9月13日上午陆修女也被五花大绑送进牢狱了。众所周知及陆修女自己也认为:一生只有念经祈祷与修补衣服,坏事一点没有做,竟想不到会坐牢。同囚的有位女教友向陆修女诉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自己在此,家中没有女人,他们是无法生活的。陆修女讲了教会的道理,安慰劝导她,使她认为这是教会的光荣事业,这是我们立功劳的机会,至于家庭的事教会会给予安排的,天主会照顾的。

过了几天,11月上旬的一个上午,所有犯人都集中在牢狱的空地上,一会儿狱警带着陆修女出来,站在众人前,狱长开口说:“这个反革命份子陆撒美,在狱中进行反动迷信宣传,对抗政府,罪大恶极。现在宣布:记大过一次,以示警戒。”话音刚落,狱警把陆修女双手反背铐起来,同时向同牢房的人宣布“不准任何人打开她的手铐,否则,与她同罪。”可怜陆修女整整23个日日夜夜都是这样吃饭(菇丝汤)、上厕、睡觉。她默默默无闻地想着耶稣苦难,甘心忍受这种无故摧残心身的痛苦!

陆修女在狱中,经常被提审,但又审不出什么罪行!更无人道的是冬夜刚睡得暖和起来时,狱警将她叫醒,要以极快的的速度穿好衣服跟着他走。一路寒风刺骨,陆修女边走边抖,提审者说:“你是不老实,心慌忙乱,所以才发抖。”后来要她控诉本堂神父杨君陶的罪行,说什么好能立功赎罪。她当然坚持原则,不讲违背良心的话。经过一年多以后,约1957年二、三月份,被带到县法院审判庭(现平阳大厦位置)公开审判。法官提出许多莫须有的罪名,都被陆修女义正辞严地否定了。其中一条说:“你给陈某某神父说,宗教信仰没有自由,这是破坏我们我们党的政策。”陆修女驳斥说:“陈某某不是神父,是我的学生,我给他信里讲:其他同学在农村,因土改教堂暂停活动,不能到堂里过主日,信仰受到影响,这是事实,不是什么罪!”审判了很长时间,法官没有当场宣判。两个月后,陆修女被判七年,押送到丽水劳改场服刑。被分配到雨伞厂工作,每天要干12个小时。她所做的工种刚好是描绘雨伞上的花纹,这正是她的拿手好戏,描绘的特别出色,为此,得到了指导员的赞许。

指导员特别赏识陆修女的才华,并有心将她介绍给自己的一个亲戚,对她说:“你在这样的强度劳改中,确实很辛苦,我很同情你,为了开脱这样的艰苦生活,我替你找个好对象,保证你会满意,这样你以后就不要吃这些的苦头了。”陆修女听了后不加思索地回答说:“我是天主教的一名修女,我已发愿,绝不嫁人的。谢谢你的好意。”这事发生在1958年,陆修女39岁。那时,陆修女虽被折磨、摧残,但皮肤白晳,看上去她还很年轻。后来,平阳传谣说,“天主教神父要娶亲,修女要嫁人”,这完全是谣言惑众,污蔑教会。

不久,陆修女又被调到金华劳改场下面的南湖林场。这是个强体力劳动的单位,尤其是春天采茶季节,为提高、加强采茶的数量与质量,进行个人与个人比赛、班组与班组比赛,雨天也不休息。其他季节都是上山开荒、造林、做梯田、收割农作物等等,这些农活都是重体力劳动,对于一个柔弱的女子确实难以应付。只有依靠主的力量才能在苦中作乐。圣保禄宗徒说过“我赖加强我力量的那一位,我能应付一切。”(斐4:13),她凭着这信仰的力量,度过了7年的刑期,到62年刑满,应该释放,但又不给释放,被迫在留场申请表上填写要求自愿继续留场改造。一直到1973年才被释放。蒙冤入狱十八年,这十八年正是风华正茂的时期,出来已是两鬓斑白已过知天命的岁月了。真是:                              青春年华难复还,岁月无情催人老。唯有信仰不褪色,保持初衷守圣愿。

1973年回家,“家”在那里?教堂、修院已被关闭或占用,老家乐清虹桥的弟弟也因信仰被捕入狱服刑刚被释放。陆修女离家已四十年了,而且身无分文,在弟弟家真是百感交集,感慨万千。因此生活相当困难,第二年春天,陆修女来到平阳胡瑞钊老先生那里,又探望了几位自己的学生。当学生得知自己的老师生活如此贫困,当场就凑了75元给她,陆修女非常感谢。当陆修女得知学生在信仰方面稳固坚强,每天坚持念玫瑰经祈祷,信德决无冷漠,她心中非常欣慰,同时,鼓励他们千万不能冷淡信德,这是生活中的重中之重……

    陆修女因在劳改时,被过度的摧残,身体状况日趋愈下,一直处在病痛之中。1975年又患上轻度中风,她的疾病增加了他弟弟一家人的负担。还好,1979年后,政府对宗教政策有所放宽,各地教堂、修院有所恢复,宁波拯灵会逐步恢复正常,发出通知:凡是在家的修女,务必返回原堂口。为此,陆修女回到了被政府占用的教堂后面的临时居所,这就是平阳县昆阳镇北门民房居住地。总算有个暂居地,虽然身体有所不适,但还是关心着信友们的信仰生活,组织了三、五位青年学习,学习了教理及风琴等知识,为教会将来的发展培养了接班人。1989年修女所住的老房屋因年久失修,虽经教友们经过修缮,但房间还是比较简陋。房间内只有一床、一柜、一桌子,挂着一串念珠、一张圣像,摆着一本圣经,别无他物。但陆修女并无怨言,更无半点奢求,总是坚守神贫精神。

2004年,陆修女已是八十开外的老人了,身体日趋衰弱,终于病倒在床,据一位在旁服侍者教友透露:陆修女卧床至弥留之际,并无半点怨言及发脾气或烦躁之类的反应。只是默默无闻地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最后领了终傅圣事与临终圣体。于2005年6月2日在众多教友的祈祷声中蒙主召叫,安息主怀,享年87岁。

那些日子,天气炎热只得在第三天晚上开追悼会。宁波修院总会特派出会长潘修女介绍陆修女的一生事迹。次日清晨出殡,送行的人从各地赶来,人山人海,乐队多、车辆多、挽联花圈多,十字架及耶稣、圣母圣像隆重高举,热闹非常。从善导堂门口到下坎停车场集中向白石街出发,转入解放街(是县城最繁华的地段),每隔50米或100米都摆上早点(给送别者面包、糯米饭或酸奶)一直摆到坟地,服务人员有百多位志愿青年。一路上圣歌、祈祷、鸣炮奏乐、礼仪隆重非常。这是彰显天主的荣耀,也可以说陆修女一生对主的忠厚、虔诚的回报。

陆修女的一生是蒙冤受屈的一生,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一生,是坚守神贫、贞洁、服从的一生、是全心信赖天主,绝对弃绝自己的一生,是光荣天主的一生,是尽忠基督的一生。

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的:“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yǐ)跑(pǎo)到(dào)终(zhōng)点(diǎn);这(zhè)信(xìn)仰(yǎng),我(wǒ)保(bǎo)持(chí)了(le)(弟后4:7),陆修女做到了。 她的灵魂是洁净的,她真是天主的好儿女。她的坟墓就在平阳昆阳教坡南牧养村圣山公墓内,设有摹碑和照片,供后人瞻仰与祈祷。

陆撒洛美修女为我等祈!

雅各伯老先生提供资讯,方安德肋摘编整理,2020年7月25日

本文标题:不平凡的陆撒洛美修女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