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神妙莫测的慈悲》连载7:远道归来的史格


2021-05-31 09:28:32 来源:信德网

1622080085701156.jpg

◎厄玛奴耳修女 著

◎瑞夫•马丁 序

◎郑嘉珷 译


远道归来的史格

英国的史格

2013年,在曼彻斯特附近的一个森林里,史格被吓坏了。有两年之久,他操习新时代运动所推行的错误行为。而今天,他在树林中冥想时,他的周围忽然全都变成黑暗,他什么都看不见,却听到一个女性的声音,一个不认识的声音,在低声对他说着什么。他请她说大声一点,好能了解她说的话。

然后这声音轻声在他耳边说:“我能教你很多秘密,教导你人类所不知的知识。”那时,她没有明确透露这些秘密是什么。然后她给他看他的未来:他会有大量金钱、一栋漂亮的房子等等。她又说,为了得到所预言的一切,她必须进入他的体内。史格抗拒了。他觉察到这个建议非常诡异。面对他的抗拒,这女性的声音表明她的身分:她的名字叫巴飞美。[1]

她试图强力进入他的身体,以显示自己为一个真正恐怖的生物。当史格从冥想中出来时,他发现这经验已持续3小时之久。[2]

我出生和成长于天主教家庭。现在27岁,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两个不同父(母)的兄弟。我小时候,全家人都去教堂,在家一起念玫瑰经。到我11岁时,不知道为什么,家人不再一起祈祷了。两年后,我父母分居,然后离婚了。

我受到这些事情的创伤,并且感觉到被父亲拒绝。我完全不想理他。我们好几年都没说过话。

我心中累积了很多怨恨,此外,我离开了天主。我母亲和外婆想尽办法来叫我跟她们一起念玫瑰经,但我拒绝了,并且摆出全然冷漠的态度。当时正是我青春期最反叛的年纪,到16岁时,我完全不去教堂了。

跟随着死亡文化提供给我们年轻人的堕落,我开始抽大麻,后来又抽迷幻药和古柯碱。我迷上那些被酒精浇灌的派对。

我离开家乡去澳洲留学了一年。我的内在被强烈的感受吞噬,同时确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丧失了。但是什么呢?不论我想象自己做什么职业,我都觉得有件事不对劲。

内心深处我知道我不会满足。23岁时,我转向好几种的冥想:超验冥想、印度教冥想、佛教冥想、埃及冥想,任何我可以在网络上找到的、我都去做。我把自己关闭在耳机内,甚至对灵气治疗法也有过兴趣,但是没有实际操练。其中最危险的经验就是听到这个神秘女性-巴飞美的声音,我那时不知道巴飞美是一个魔鬼的名字,后来我明白她试图用谎言来引诱我。

在访问时,我可以感觉到史格情绪激动,他绝不会忘记那个差点让他堕入黑暗深渊的恐怖遭遇。

那些年他跟随了有害的体验,史格深受“睡眠麻痹”之苦,那时却不知自己的症状是源于他的新时代练习。[3]天主的慈悲在他最危险的道路上等着他。史格的外婆经常为他祈祷,她想到一个方法来让他与天主连结。她邀请他陪同她去默主歌耶,理由是她的年纪无法独行。她射中了目标!史格很乐意去,因为他小时候已经去过默主歌耶,还记得在那里很愉快。

当他抵达圣母之家时,潜藏在史格之内的邪魔力量不知不觉被释放了出来。童贞圣母不就是踩碎蛇头者吗?在圣母面前蛇必然是无法忍受的。住在那里的头几天,史格半夜会醒来,他非常惊骇,他的身体完全瘫痪了。他的四肢不听使唤,只有眼睛能动。但是不止如此。

他感觉到他的房间里有一种黑暗的临在,好像把他的生命掏空了。他什么也不能做!他必须忍耐这状况直到它结束。[4]在那时,他想起了天主的存在并呼求祂。但是他叫不出来,甚至连嘴唇也动不了。然而,在他的灵魂里,他开始呼喊:“耶稣基督,请帮助我!”就在那一刻,好像耶稣正在等着祂孩子的呼喊,好能介入,黑暗的临在消失了。当他不再受到敌人的控制时,有两个念头浮现,连他自己也很意外。即使他已抛弃天主多年了,他心里却想到:“我要当神父,我必须找个神父办告解。”

由于他投入新时代的操练,史格觉得他必须找到一个能了解他的告解和他涉入的神秘主义的神父。几天过去了,在主日弥撒讲道时,他听到主礼神父讲到神秘主义的危险。史格心里说:“就是他了!他会知道怎么听我的告解。” 他对我说:

我外婆看到我跟其他朝圣者一起在著名的告解处前排队,高兴得跳了起来。我们称之为“罪的盒子”,默主歌耶有很多。

史格又继续解释说:

我办了一个很妥当的告解。神父好像都问对了问题,让我能够很容易地把一生所承受的痛苦透露给他。我精神上的伤口大部分是由我跟父亲的关系造成的,其次是母亲。更甚的是,在跟我女朋友同居三年后,我发现她背叛我、骗我,那是一个新的痛苦打击。最后,因为膝盖问题,我被陆军拒收。多重的失败使我认为我是个废物。但是在那次的告解后,我经验到多棒的内在自由啊!我以前从未如此感觉过!

就是在那时,我明白了由于自己错误的选择而浪费了所有的喜悦、平安。听我告解的好心神父在给我补赎时很有神恩。他要我爬到十字架山的山顶,并在苦路14处的每一处停留。在每一处,我要回想某一受伤的确定时刻,并把它奉献给主。我就是那样去做的。当我到了山顶,我念了全部的玫瑰经,然后又下山,继续全心祈祷。就是在下山时,我又起了要当神父的强烈信念。我那时对耶稣说:“我知道你在那里;我知道我在生命中犯了错;但是如果你要我当神父,你必须给我一个记号。我会做你所要的一切。”

当我到了十字架山下,我开始沿着通往村落的小径行走。就在那时,慈悲耶稣的脸(显现给圣傅天娜修女的那种)出现在我眼前。并不是三度空间的显现,而是简单的神视。祂的脸散发光芒,那是世上不存在的一种金光。祂直视我的眼睛。除此神视外,我其他什么都看不到,左右一切都消失了。同时,我发现自己被包围在无尽的爱中,我感觉到耶稣在对我说:“你还想要什么?”几秒钟后,祂的脸消失了。

我不用告诉你,自从他在默主歌耶的经验后,史格的人生完全改变了。他成为那些经由天主的慈悲而起死回生的朝圣者之一。他成为教区的支柱,每天参与弥撒、拜圣体,他与童贞圣母的关系恢复了。他开始再度念玫瑰经 --他的家庭从他小时候就教他的传统。

史格见证的伟大奇迹之一就是,他去办告解的神父透露说,他是一个驱魔者。所以,在跟这位驱魔者告解后,史格没有受到与他之前所做的新时代冥想操练有关的后遗症。此外,在他停止吸毒后,他也没有受到行为改变或脱瘾症状之苦。

目前,史格还不知道他要用何种方式来行神职,服务教会。去过默主歌耶后不久,他找到他教区的主教和圣召的辅导,因为他无法想象神职之外的生活方式。圣召辅导是很好的人,他知道这里有位新的可能的候选人。当然, 在史格能进入神学院以前,还要好几年的准备,所以他保持开放的心,把未来交在基督手里,祂是伟大的司祭,祂很乐意跟祂所选的儿子们分享祂自己的牧职。

的确,他在新的福传工作中成为了恩宠的管道。他的见证一定能感动不少人!他已经遇到了一位也曾经涉入新时代神秘操练的新教徒,但他已经弃邪归正了。这位新教徒自从遇到史格后,便开始热心祈祷,每天参与弥撒,并准备成为一位天主教徒。

如果有一天你在曼彻斯特附近遇到史格,他会亲自告诉你他对于基督向他显示的慈悲有多么感恩。你会见到一个喜乐焕发的人,这种喜乐的特质只可能来自天上!

[1]巴飞美是19世纪某些神秘学者给予神秘偶像的名字,不论是否属实,寺庙团体的骑士被指控敬拜此偶像。她常以有胡子的男形头面来代表,这样被敬拜,但她也因其丑陋而让人害怕。她的胸部和头是山羊。撒殚或邪魔,地狱统治阶级的一份子。山羊头的偶像巴飞美。参看2015年7月24日今日美国(USA Today),撒殚庙的山羊头雕像周六首 次亮相 (Satan Temple's goat-headed statue debuts Saturday)

[2]童年时家庭的玫瑰经很可能是在他遇到巴飞美时保护他并让他得以抗拒她的原因,因为如果他与她合作想象这后果!不幸的,今日多少年轻人不去抗拒。

[3]睡眠麻痺(sleep paralysis,俗称鬼压床):一个人醒来时无法动弹的症状。头脑是有意识的,但是身体完全瘫痪,不听使唤。这种情况 能造成极大焦虑。时间长短不定。“睡眠麻痺”症状让人想到发作性睡 病僵气症(Gelineau disease,narcolepsy 猝睡症,catalepsy 僵住症、强直 性昏厥)的某一状态。它或是一种更复杂的疾病症状,或是神经受损的表现,原因可能是有毒物质(毒品、感染、心理或精神因素)。身体的 生理控制被切断而意识没有改变。

[4]作者自己在青少年时有过这经验,是在灵性主义的降神会或是玩碟仙、呼叫神灵后。我跟朋友们也有用牌卡和星象学来占卜。那时我不了解为什么我觉得全身无力。好像我整个生命都被什么呑噬了,只能趴在床上。我的心智无法命令身体了。我动弹不得。参看《默主歌耶隐藏的婴孩》第4章,我在那里做过见证。

本文标题:《神妙莫测的慈悲》连载7:远道归来的史格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