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神妙莫测的慈悲》连载29:母亲,他是你的


2021-07-12 10:31:16 来源:信德网

1625454109913534.jpg

◎厄玛奴耳修女 著

◎瑞夫•马丁 序

◎郑嘉珷 译

母亲,他是你的

耶稣讲述的比喻总是如此尽善尽美,祂居住在加里肋亚这个四围山丘,奥秘盎然的小村里,祂默观大自然的创造和人们为生活辛勤耕耘的劳苦一生。

祂说了一个比喻:“有一棵树,不结果子。它消耗土壤,变得有害,需要被砍掉。”园丁说:“多可惜!为什么要把树砍掉?以色列的土地不像诺曼底,在那缺水的土地上,长一棵树要花很多年!农夫辛苦的工作都白费了。”

“不!再给这树最后一次机会。我会在树根周围掘土,加强施肥,待它复苏。如果它还是不结果,就把它砍了。” (路13:6—8)

这个比喻使我想起一个故事:

1985年10月18日,在美国堪萨斯州的福利东尼。圣心堂区的主任史提芬神父说:他的过去是大错特错、彻底地失败。

他是如何步入这个让良心的谴责压得喘不气来的地步? 一切都始于在堪萨斯的那条交通流量非常大的路当中。神父的车与一辆货车相撞,因为没有系安全带他被抛出车外,而落在路边。

天主预备了一位老练的护士的车就跟在他后面。她看见他飞空而过,立刻就停下车来,上前帮忙。幸亏有她立即诊断,能够指导到场的紧急救护团队谨慎地抬担架动他,她知道即使最小的晃动也可能使他终生瘫痪。她发现他有严重的脑震荡和脊柱骨折。他的头稍微一动就会死于窒息。他已经完全不醒人事了。

因为最近的医院顶多只能缝合他的头皮而已,所以医生们决定用直升机把他转送到在维奇塔的较大医院的创伤科,并且认为他可能活不过这趟旅程。

他们估计他有15%的存活机会。然而,他们没有把天主的恩宠算在内!史提芬神父的主治医生是一位神经外科医师,他是颈柱骨折(Cervical fracture)的专家,又叫做吊颈骨折(Hangman fracture) 。他身上装了两种固定器,有八个月之久无法动弹。他的头被4根钉子固定,再戴上一种金属头冠,将他的头顶到额头围住。四个金属杆子从头冠伸出,连接在支撑他胸部的背心上。这两样固定器必须保持他的脖子与胸部成直线,避免他身体的移动,好让脊柱能长好。他一辈子都没受过这么大的罪!医生们以为,他会从头到脚都瘫痪,靠躺在床上度过余生,但是主另有计划!

出事的那天晚上,他的一位教友正好在第一家医院里, 看到了神父严重的情形,就发动整个堂区为他祈祷。教堂整夜开放,让教友来为神父祈祷。教友们得知神父在生死关头,就持续的祈祷将他举向天主。每天有两次颂念玫瑰经求他的康复。甚至基督教派——卫理公会和门诺派——也开始为他热切祷告。

在他回到福利东尼后,还花了一年的时间复健。

他的记忆恢复了

有一天,当他照常在做弥撒时,一个超自然的现象让他吃了一惊。他正要念当天的福音,路加十三章,6-9节, 那是他背的滚瓜烂熟的章节,消耗土壤的无花果树的比喻。 有一个地主想要砍掉他的无花果树,因为三年来它都不结果子。园丁为它请求了第二次的机会,救它免于被砍。他承诺他会多加肥料,给树新生命。当他读到此处时,史提芬神父想起了一段对话。

然后,所读的这张页面亮了起来,页面不断放大,然后从圣经里脱落朝他而来。他的情绪非常激动,仍尽量设法正常地做完弥撒。然后赶快回到房间,坐下来,一口气喝下四杯咖啡,思索着为什么这段圣经带来这么多的回忆。到底是些什么回忆呢?

圣神的光立刻使他清楚地回忆起发生事故时,他严重创伤和昏迷的那一刻,他经历了一次濒死经验。他到了死亡的门口。

史提芬神父的故事有一项少见的元素。就是在那个决定审判结果的关键时刻,他居然听到了主耶稣和童贞圣母玛利亚的不可思议的对话,他的母亲,关心神父的永远归属。他很清楚自己该下地狱……

让神父自己来讲这故事吧!

我在审判的宝座前。耶稣基督是判官。我既看不见祂,也听不清祂的声音。如果你要用我们在地上的时间观念来计算的话,一切都发生在不到一秒之间。

主把我的整个一生摊开在我面前,揭发了许多我所犯的和忽略没做的罪。我不但没有告罪,甚至没有痛悔。因此,这些罪无法被赦免。当这些罪的证据一件件地呈现出来时,我就说:“主,我错了!”事实上,我曾预想受私审判的这个时刻,我已经构思好了一大堆要给主的借口。例如:“主,你知道,这个教友很烦人。她让每个人都受不了!”但是,当你面对真理本人时,你根本没有借口,你只能说:“主,我错了!”

“当耶稣审判结束时,他告诉我:“你的判决是下地狱。”我又说:“是的,主,我知道!”这是唯一合理的结论。我毫不惊讶。主看似非常尊重我的选择和决定,而我自己也这么决定了我的判决。” 史提芬神父到了进入永恒的时刻了。面对无尽的圣光, 他明白他根本无法要求进入天堂,因为他在地上的岁月,他选择了黑暗。长久以来,一天又一天,他不是活在大罪中吗,他,身为一位神父?

他说:

就是在那一刻,那句可怕的判决之后,我听到了一个女性的声音。

她问耶稣:“儿子,你可否挽回他的生命和他永远的灵魂昵?”

我听到主回答她:“母亲,有十二年之久,他做神父是为他自己,不是为我,他是种瓜得瓜。”

她回答说:“可是,儿子,如果我们再给他一些恩宠和特别的力量,看看他是否结果子。要是再不结的话,就照你的意思做吧。”

耶稣不语,不一会儿我就听到耶稣说:“母亲,他是你的,交给你了!”

我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被这些拾回的记忆吓坏了。记忆里的拼图一片片都凑齐了。在危急的这一刻, 是我天上的母亲出手拯救了我,在以后的年月里,我成了一个,无论本性或超性上都完全属于她的人。

我真不敢相信……这么多年来,我在生活和灵修上怎么能过着没有她的日子?别人常问我:“你在出事前,一定曾经对天主之母有过特别的敬礼,所以她为你转求也不是令人惊奇,对吧?”

我回答说:“完全没有!的确,我小的时候,偶尔会在星期三晚上跟妈妈一起念玫瑰经,如此而已。”但是后来,虽然我成了神父,我对天使、圣人、天主之母的信念几乎只是零。好吧,我相信他们的存在,但也只是在头脑里。这种头脑的知识,完全不是发自心里的。对我来说,天使和圣人只是想象中的好朋友。并非真实存在,是在发生车祸后我才发现他们有多真实。我需要经过这场事故来帮助我重新转向天主。

你们是否记得耶稣死在加尔瓦略山的那天。祂的母亲玛利亚和爱祂的若望宗徒在十字架下。当耶稣看见祂的母亲时,祂带着爱对她说:“女人,看,你的儿子”,然后对若望说:“看,你的母亲”。就在那一刻,耶稣把我们都给了祂的母亲,作为她的儿女。

她非常认真的实践这话,她帮助每一个人,为他们转求,就像她为我转求那样。并非我有什么特别。自从车祸后,我得知了关于圣母、天父、圣子、圣神一项非常重要的真理。圣母想要的每一件事——不论是什么——天父、圣子、圣神都无法拒绝。祂们不可能说不。

天主之母为她所爱的孩子们转求的力量多大啊!她为史提芬神父赢得重生的回程票!而且,为给她更大的喜乐,也给了第二次的机会!

经历了永生的真光后,史提芬神父完全变了一个人, 他人生的方向完全改变了。在他的灵魂里,黑夜变成了白昼。

天主让我们有自由!

最近,我有机会问他几个简单的问题,我说:“史提芬神父,这么少的人在受到审判后得到第二次的机会;为什么这事却临到了你昵?”

在车祸后,我了解到,我的身体和灵魂得救有两个理由。一个是,要宣讲地狱存在。第二个同样重要,要宣讲即使是神父也可能下地狱。我还要加一个理由:要讲说我们都应当遵守天主的诫命,我们都肩负此责任。

史提芬神父又说:

我们的时代,很多人拒绝天主是公义的事实。他们认为,既然天主是爱,所以没有人会受到永罚。这是错误的观念。我们每个人都受召叫去遵守天主的诫命,借和好圣事得到罪的赦免。如果我们说我们自己没有罪过,我们最好做一个更完全的良心省察。在我出车祸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重要的真理:不是天主把人送到天堂或地狱。而是我们为自己选择了永远的归宿。天主顺从我们的自主权。那个选择乃是出于我们自己。

天主对于我们的选择总是引以为荣并肯定,祂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极其尊重,接受和确认我们自己的选择。并不是当神父就享有上天堂的特权。正好相反! 一位神父在遵守天主的诫命上,甚至比平信徒责任更大。他受祝圣有责任成为服务天主子民的神父, 他也是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荣福童贞玛利亚一次又一次地要求我们不要批评神父,要为神父们祈祷。今天若有神父或主教被认定偏离教会的正统,社会对他们的批评更是毫不留情。

史提芬神父告诉我,有时他会做出这个有特殊意义的动作:他把他的罗马领在人前拿掉,宣告说:“这小小的白色塑料不是上天堂的保证!”

他的人生有了大改变

过去史提芬神父非常明显地是活在大罪中。我不敢冒昧地问他犯罪的细节。他犯了什么严重错误,是什么破坏了他与天主的关系?但是他愿意承认两件事:

一、他努力讨好堂区的信友,胜于护卫他们的灵魂免于犯罪。对于能引人皈依的天主诫命和福音的要求,他保持缄默,因为他害怕失去教友的认同。既然他们捐钱给他,他就要保持与他们的友情。基本上,他是想要保住他们的钱。

二、他不祈祷,从不念日课,虽然这是每个神父每天的职责。神父唯有在忠信的祈祷中才能从天主汲取所需要的光与爱,来为天主子民执行他的职务。不祈祷,他如何能供应别人?而且,缺乏祈祷使他的良心沉睡。他毫不知罪并继续举行神圣的弥撒。

可敬的玛德罗宾( 1902—1981)对她的神师费内神父 (1898—1990)说,她在神视中看到很多神父处在大罪状态中走上祭台,她为此痛苦哭泣。这对耶稣圣心是多么痛苦的冒渎,因为这是出于那些应该以特殊方式爱祂并照顾祂的羊群者的“选择”。

在与他的访谈中,我发现他是个信徳坚定的人,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他在车祸前是冷淡的。我问他:“我想你现在很高兴回到这个世界,这个真实与天主合一生活的世界?”

他脱口而出:

喔,我的主啊,因为这个世界……不是我们真正的居所。真正的生命是在死后。在这里,我们只是活着来世生命的影子。

“你看见天主了吗?”

我没看见。我是处在大罪的状态中。在大罪的状态下,你是看不见耶稣的。但是,我很清楚地听见祂的声音。

为了不触犯他的自尊心,所以我私下问了两个很好的 美国朋友,比尔和梅白,他们都住在他的堂区。我想要知道他在车祸前和车祸后的生活态度。

梅白告诉我:

有一天,我在上网浏览时,碰巧看到这神父的故事,他有过一次濒死经验,但是天主给了他第二次机会。我想尽方法想跟他见面。在我们初次见面时,我就看到他发出的光,我跟比尔请他当我们的神修辅导。于是,他让我们加入了玛利亚的帮手,他们建议会员每天参与弥撒。在每个月的首星期五,他在堂区举行朝拜圣体,他自己也参加。他鼓励在每个月的首星期六敬礼圣母。(注1) 

偶而,在我们为如何处理一个困难的情况而焦虑时,他会说:“只有天主知道,但是现在祂还没向我们说话!”这句话帮助我们放下焦虑而信赖天主。

他向我们承认,在车祸前,他最在乎的是被他周围的人、教友、神职所爱和欣赏。为了那些他非常地努力。他喜欢这些身为神父的好处,毫不关心灵魂。自童年起,他就惯常用感情和魅力来赢得修女的喜爱而达到他的目的。他会告诉她们他想当神父,使她们特别喜欢他。总之,他很懂得如何让自己被爱、受宠。

成年后,在他的生活中最重视的是这个世界及其精神。别人对他的评价与意见对他成了首要的,这些必然使他变得摸棱两可且轻易妥协。身为神父,他牺牲取悦天主之职责,却用来取悦人。这些是使他几乎丧失灵魂的关键!这说明了基督对他的评语,“他当神父是为他自己,不是为我。”这种态度同时也说出了他内心的黑暗。圣若望清楚地说过:“谁若爱世界,天父的爱就不在他内。”(若一 2: 15)(注2)

车祸后,他只在乎取悦天主。他再也不做那些危害灵魂的妥协了!史提芬神父成了一个自由的人,他从人对他的看法的奴役中解放了出来。一次又一次,他大胆地宣讲基督福音的真理,即使有时过于刺耳。他宣讲纯正、不加修饰。受不受欢迎对他已无关紧要!他成为天主英勇的捍卫者。他唯一重视的就是全心全力实行天主的旨意,自从他受圣神光照以后,他的人生有了180度的转变!他的诚实与诚恳真是令人赞赏!对他来说,服从天主和忠于他身为灵魂牧人的角色才是他最重要的工作。圣母成为他最亲爱的人,他一再重复说:“耶稣对她,什么都不能拒绝!”他使每个月首星期六的祈祷变得非常特别。弥撒圣祭成了他生活的中心,他每天渴望做弥撒,即使休假日也不例外。

梅白又说:

我们很多住在大班镇的人要开车50公里的车程去布什顿参加他首星期六的弥撒,因为在我们的道奇市教区,星期六早上没有弥撒。天气好时,他会站在教堂门口迎接我们,如果冬天较凉,他就站在前厅等候我们。他为那些65岁以上,无论有没有生病的老人傅油。

他对我们说,一个人遭遇意外死亡的风险是极大的。的确,对他来说,骤然死亡已不再是个奥秘。他想要给我们这额外的恩宠。弥撒后,就念玫瑰经和圣母祷文。圣母瞻礼日,他就穿上最美丽的袍子,一定在祭台放上美丽的花。他身上挂着巨大的玫瑰经念珠和十字架,他的十字架里装有耶稣当年被钉十字架的圣觸。

一件事显示他得到了一些神恩。梅白的丈夫比尔,肌肉拉伤,他整个手臂剧痛。他们的一位医生朋友傅雷斯克医生为他看诊,他是路德会的,对天主教没有什么好感。

比尔的手术时间安排好了,史提芬神父问到了准确时间,他抵达医院后就坐在比尔旁边,等护士们忙着做准备。傅雷斯克医生对比尔做了最后的检查后,他坦白表示对于即将进行的手术能否成功并不乐观。总之,气氛让人不太放心!当他们正要把病床推进手术室时,史提芬神父却让他们停下,并开始为比尔祈祷,还邀请梅白和在场的人一起祈祷。看到这情况,这位基督新教的医生皱起了眉头,问梅白说:

神父在这里做什么?

梅白回答说:

他是很好的朋友,来支持我们的。

然后史提芬神父正视着梅白肯定地说:

没问题的,比尔一切都会没事的!

事前检查和手术,整个过程需要五个小时。在等待室里,为了减轻恐惧感,梅白在心里念着史提芬神父的话: “祈祷,信赖天主!”三小时后,医生满面通红、一头大汗地从手术室冲出来,跑向梅白,大声说:

梅白,我成功了!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好的手术! 我无法解释手术时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毫不费力地控制了肌肉,把它拉长,用两根钢钉固定住,重建得非常扎实。我简直无法相信我成功了!只要好好复健,比尔的肩膀将会恢复它原来的机能。我知道是史提芬神父的代祷祝福了我们,才有今天的结果。

史提芬神父被赋予真正的治愈之恩,多次在其他场合得到证明。现在,他69岁了,住在神父们的赡养之家,身患重病。必须靠氧气来呼吸,因为他患有心功能不全,已经气若游丝。我们不难想象他有多么想要亲眼看见亲爱的圣母,怀着信心投入他的慈悲之王耶稣的怀抱!

感谢梅白让我有幸认识这位神父,他的见证,证实了教会以及神秘家一向教导我们的:天主亦是爱与慈悲。

祂不把任何人投入地狱。祂派祂的儿子耶稣把永生赐予祂所有的孩子:“天主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弟前2:4)我们的一生每天都得为自己永生的皈依做选择。我们所有微小的“愿意”就是为最后一次的“愿意”做准备,我们那些小小的“不”将会成为最后一次的“拒绝”,因为大树往哪边倾斜,就会往哪边倒下。不要误以为耶稣欲将神父投入地狱,反而是祂自己激发了圣母的祈祷,使圣母大力为神父向圣子求情,她的圣子不但使母亲再获转祷蒙垂听的喜悦,并拯救了神父的灵魂。

下地狱很难吗?

史提芬神父特殊的见证与葛洛丽的见证不谋而合 (Gloria Polo, 1958—) 。两人都发现自己到了地狱的门口,都得到了第二次的机会。我们可以问问天主,以人性的正义来审判一个未悔改的罪人,天主是否满意以这方式为正义伸张?

我们有时在大脑里想象灵魂是如何拼命求主不要把他投入地狱。但正好完全相反!其实是天主一直到最后一刻还在等待灵魂惊醒过来,信赖并接受祂的慈悲,好使灵魂最终能得拯救。

让我在这里引用耶稣与越南的天主之仆、小玛瑟凡的对话(注3), 他让我们看到天主多么渴望我们对祂的慈悲坚定的信赖。

耶稣:如果人能够了解“爱”对他们无限的爱,一个灵魂都不会下地狱。邪魔完全没有力量从我手里夺走一个灵魂。牠能做的只是引人犯罪。然而,如果一个灵魂不再信任我无限的爱,那么,自然地,邪魔就很容易捕捉到那个灵魂。

唉!小玛瑟,对“爱”来说,还有任何痛苦比得上失去一个灵魂吗?当然,“爱”是无限的,祂也出于无限的爱来爱人。但是无限的爱只能拥抱一颗完全信赖的心。没有这种完全的信赖,无限的爱在灵魂身上就没有可附着之处,祂如何能抓得住坠落的灵魂昵?

喔!罪的灵魂们,我的兄弟姐妹们,我对你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完全信赖“爱”无限地爱你们,这一项就是让我将你们紧握在我满溢爱情的心上。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悲惨的实情吗?即使你们的悲惨多得数不清,你也必须相信,我的爱是无极限的。

即使你们的罪可以无限次地把你打入地狱,你也不可就此为那原因而失去对我爱的信心……,唉! 不幸的是人们对我的爱没有信心;绝没有比对我的爱缺乏信心更冒犯我爱的事了……

小玛瑟!小玛瑟!喔,小兄弟,祈祷吧,好让这么多有罪的灵魂,不对我的爱失去信心。只要他们对我保持信赖,天国永远都是属于他们的。

小玛瑟:可是,小耶稣,如果人们继续有意地犯罪, 你会怎么做?你还会赐给他们乐园吗?

耶稣:小兄弟,其实你不知道,我太清楚人极度的软弱了!即使人有意地冒犯我,尽你想象之能的严重,他们的罪也只不过是爱的虚无缥缈的影子……爱是无限又无限的。

勇敢地对众人说:爱是,无限又无限。要完全信赖我,决不、永不,你们永远都不会与我分离。在一个灵魂里,如果能找到“信心”这个字,连邪魔都会绝望……将来在天堂,人们一定会惊讶地看见,很多他们以为会受永罚的灵魂却在圣人的行列……

“爱”永无止限地爱。爱是无限的公义。因为是无限公义的,所以祂无限地爱;因为祂无限地爱,所以是无限公义的……只要人怀着信赖注目于我,就足以把有罪的灵魂从魔掌救出来。

即使一个灵魂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地狱门口,剩最后一口气,即将坠入地狱,如果在那最后一口气里,对我还有一点微薄的信赖,那就足够让我的爱把那灵魂拉进圣三的怀抱;所以为何我说,人们进天堂是很容易的,而坠入地狱是很难的,甚至是无限的难;因为“爱”绝不肯让一个灵魂轻易失落。

然而,小兄弟,这些话不可不分轻重地告诉所有的灵魂;要谨慎行事,以免有些灵魂知道后,更加行恶……因此失去对我的信心,随后他们的信心就荡然无存了。(注4)

最后一句话非常重要:罪,虽然可以被天主宽恕,但是会让我们渐渐看不到天主的美善。它使我们活在黑暗中,像史提芬神父一样,不再相信慈悲,他在与耶稣相遇时甚至没有向他请求慈悲!啊,要是玛利亚不在那里的话……然而她在那里,为了我们每一位她永远会与我们同在!

我有一个与主非常亲近的朋友告诉我说:在犯了一个罪之后,他陷入了深刻的痛悔中,他为伤害基督而感觉内疚。那时,在他内心里听见耶稣对他说:“你的罪?看看我的身体布满伤痕。你已认了你的罪,所以那些过去的过犯已不存在了。你的罪在我的伤口里, 它已不在你身上了!”

注1:五次每月的首星期六:在1925年12月10日的晚上,年轻的初学生,法蒂玛的路济亚,在她的房间蒙圣母探访,在她身边,一个光亮的云朵上,是耶稣圣婴。童贞圣母让她看到一颗被荆棘围绕的心,握在她手里。耶稣圣婴说:“对圣母被荆棘围绕的心动动慈心吧,那是不知感恩的人每次犯罪时造成的,没有一个人做赔补来把刺拔出。”然后圣母说:“看,我的女儿,我被荆棘围绕的心,是不知感恩的人每分钟亵渎和忘恩负义时造成的。你至少必须设法安慰我,告诉所有的人,凡是连续五个月在首星期六去办告解、领圣体、念一串玫瑰经,以赔补的精神陪伴我十五分钟,默想玫瑰经的十五端奥迹者,我许诺要以所有为灵魂得救必须的圣宠来帮助他们于临终时。”

注2:“谁若爱世界,天父的爱就不在他内。”(若一 2: 15)另外: “谁若愿意作世俗的朋友,就成了天主的仇敌。”(雅4:4)

注3:越南的天主仆人(the Servant of God)玛瑟凡(Marcel Van, 1928—1959)的列真福品案已经开始调查。参看玛瑟凡之友网站:www. amisdevan.org

注4:摘自这本书:MARCEL VAN, Collection, § 646-650, Saint Paul Ed让ions/Religious Editions

本文标题:《神妙莫测的慈悲》连载29:母亲,他是你的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