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纪念唐山大地震30周年系列


2006-07-28 09:15:04

劫后余生

    打开记忆,将镜头切换到30年前的唐山,虽然只是部分神长教友提供的往事碎片,但大致还是能拼凑出震后教友家庭的场景。


唐山地震纪念碑

    刘景和主教:作为一个“黑六类”分子,我在唐山焦化厂接受劳动改造,住在一间小破屋里。当天晚上热得实在睡不着,我就看起书来。到了3点40多分,先是地光出现,接着大地就上下、左右地震动了起来。我赶紧跳下炕来准备往外跑,刚要拉开门,一股强烈的气浪,把我连人带门一下子从东往西甩出去3米多远。我的左腿被门和门框紧紧夹住动弹不了。情急之下,我用力将腿抻了出来,一看左小腿血肉模糊,好在没有伤到骨头。现在伤疤都变成“文身”了。
 
    开滦矿李月:我们开滦煤矿行政科有个教友叫白景仲,当他从地震的废墟中爬出来,他不是先救自己家的儿子,而是先去救邻居家的孩子。等救了邻家的孩子再返回来救自家的儿子时,儿子因为延误了最佳的救助时间永远离开了人世。白井仲教友以实际行动表现出了“爱人如己”的高尚情操。
 
    唐山百货大楼李璐:地震后,我和两岁的儿子都被压在水泥板下。丈夫好不容易找来了8个民兵小分队的小伙子,当我被救时,已在水泥板下压了5个多小时,再晚一会也就挺不住了,可怜的孩子已离开了人世。丈夫看到死去儿子的惨状,当场就昏了过去。在这场灾难中,丈夫的家中有9人遇难,包括他的父母。
 
    开滦矿边建芝:地震那年我20岁。上完厕所还没等上炕,地震突然就来了,右手臂被狠狠地砸了一下,瞬间被埋在废墟下面。半个多小时后我获救了,而弟弟当时就被砸死了。28日上午,父亲从井下赶回家来,叫上我和他一道赶回丰南老家看看老家的受灾情况。我们老家的情况只能用凄惨来形容,家族中总共有47人在这场大地震中遇难。
 
    黄花港村郭振山:地震那天的后半夜3点左右下了一阵小雨,当时我就醒了。忽然看见天空出现了一道亮光,紧接着房子就开始摇晃起来,房上的瓦噼哩叭啦地往下掉。我知道不好,就赶紧大声喊道:‘地震啦!地震啦!我想从炕上下去,可是还没等我站起来就一头栽倒在地下,紧接着房子就倒了,一根过梁压住了我的腰,使我不能动弹。妻子和两个孩子也都被压住了。过了不长时间,孩子的大舅跑到我家来救我们。我和孩子妈虽然得救了,但我那两个年幼的女儿(一个7岁,一个6岁)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和我们同住一个院的我的一个妹妹、一个侄女、一位五保户老大爷全都遇难身亡。与我们仅一墙之隔的西院邻居家也死了3个人。我家是在此次地震中本村受灾最重的户,妻子受了重伤,被转送到山西太原进行救治,40天后才返回到老家。
 
    黄花港村杨笑兰:当时我的孙子刚出生7天,为了给他过12天(当地风俗,亲朋好友都来祝贺),我的大儿子要去唐山买东西,我没有让他去。当天晚上地震中,我的三儿子被砸伤了,唯一的一个女儿也离开了我们(当时20岁)。除了劝说悲伤中的丈夫之外,天亮后,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勇气,找到了当时的大队干部(领过洗),对他说:“这是天主在罚世界啊,赶快回头改过吧!”我的话招来的后果是:大会严批,写检查。

    黄花港村周振永:我在地震中受了重伤,一天后被送往公社医疗队,然后转至丰润县临时医疗点。在那里我看到了十分悲惨的一幕:临时医疗点的死人很多,一个个抬出来放在路旁,以方便这些死人的亲属寻找他们。感谢天主,我是幸运的。五、六天后被转送到河南的鹤壁市医院治疗了近3个月。我们一大批伤员是先到北京,然后才从北京转往河南的。在即将被抬上火车时,我看到了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华国锋和北京市市长吴德,他们对我很关心,华总理还抚摸着我的头,抓着我的手对我说:“小同志,要好好的养伤啊。”这件事情至今仍记忆犹新。

    黄花港村张桂春:我当时有5个孩子,最大的不过12岁,最小的才2岁,都和我在炕上睡觉,丈夫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睡。地震时我猛地醒了,一只胳膊夹着最小的孩子,另一只胳膊夹着一个大一点的孩子(头朝下脚朝上)跑到了院子里。因为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以为另外三个孩子还在屋子里,就大声地喊他们的名字,并叫丈夫快进屋去找他们。我刚喊完,只听三个孩子说:“妈妈,我们都出来了。”仔细一看,原来5个孩子都围在我身边,到现在我也不知他们是怎么跑出来的。


在地震中失去4位亲人的侯秀英教友,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仍然泣不成声

    赵各庄侯秀英:我带着孩子去看望自己的姐姐,我们姐妹俩在27日聊了一整天的贴心话,临别之时我送姐姐坐上了开往唐山的公交车。我抱着孩子在车窗前向姐姐挥手告别。“妹妹再见!”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句道别的话竟成了生死离别,姐姐永远地离开了我。

    赵各庄张惠兰:地震中我家的房子没有倒,所以家里还存了一些水和粮食。震后,附近的人们都没吃没穿,我们家在院里搭了一个大帐篷,人们都蜂拥到了我家,我和母亲及妹妹在院里给大家烙饼吃。由于人多,我们烙一张大家就吃一张。当时食物很少,附近的小孩子们就到地里拾些土豆什么的回来,到我家来煮,大家分着吃。

    数据:地震中,唐山教区6位神父有3位蒙难:蓝柏露主教、王永铎神父、徐哲神父。据不完全统计,地震中教友死亡人数300多人。教区多座教堂或祈祷所受损,部分倒塌。

策划:总编室  采编:“信德”编辑部

本文标题:纪念唐山大地震30周年系列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