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就像风一样


2003-02-21 13:51:51

    多默修士在神学院就读。
    慧子在经贸大学求学。
    这两所学校都座落在这座城市的远郊,它们之间的直线距离是3000米。是这两所学校给城市的远郊赋予了独特的文化内涵——城市远郊的居民常常为此而自豪。
    每年九月份经大入学的新生望见神学院雄伟的罗马建筑时,都会禁不住一惊一咋地大呼:哇噻!美国白宫耶!因此,他们往往会遭师兄师姐们不屑一顾的嘲讽,因为这样的错误只有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才会犯。师兄师姐们不仅知道那不是美国白宫,而且还能如数家珍般把那栋建筑的历史和内涵倒背如流。经大的学生每逢周末都会到神学院来瞻仰这栋独特的建筑、来窥探这栋建筑内的“神秘”。当然,入学之后的第一个周末慧子就与自己的新伙伴来过这里,而那时的她甚至还不知道经大的第二食堂在哪里。
    不过,多默修士虽然在这里生活了三年,他却很少去3000米之外的经大。经大之于他,也许是一生的痛。每当看到那所校园里鳞次栉比的教学楼,他都会想起自己高中时期的挚友大黑。
    大黑是他的高中同桌,也是班里的天才。大黑在高中三年里唯一的梦想就是这所大学的计算机系,后来大黑如愿以偿被这所大学录取,但他却没有到这里就读。因为大黑的父母无法为大黑承担这里巨额的求学费用。于是大黑狠狠地哭了一场,便背起了简单的行囊到这座城市来闯荡。但是,在这“座经济是生活基础”的城市里大黑沉沦了,而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黑服刑的那所监狱仅隔着一条污河与经大咫尺相望。
    在读神学二年级时的一个周末的午后,多默修士在经大图书馆的门口邂逅了一次无言的楚痛,这次邂逅不经意间又使他想起了多年之前的挚友大黑,想起了他背起简单的行囊背井离乡时眼睛里溢出的那种巨大的失望。《爱的奉献》在图书馆的门口无限深情地回旋,一个女生沙哑着声音在那里为一个将要失学的慧子同学募捐学费。多默修士听着听着就哭了,他好像又看到了大黑曾经清纯洋溢的笑脸。多默修士抹了一把眼泪就转身离去了,他在经大图书馆的门口滞留的时间很短,他离去的也很快,以致于他还没有搞清那一群学生中哪一位是慧子。或许是此情此景触痛了他,或许……反正那时的我们无从所知。
    一天之后,慧子收到了一张汇款单,汇单上的邮戳是经大附近的一个邮政代办所,汇单上的数额并不多,仅仅是七十三元,附言栏里几句简短的的留言却让慧子感动的足足哭了一个晚上,以致于同室的姐妹们为她换了七块毛巾——“汇的钱不多,但希望能够对你有一点点帮助,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以后能够不间断地帮助你。好好学习,天主爱你!”更让慧子感动的是她压根就不认识这个给他汇款的人。
    正如附言栏所言,在以后的每个学期里慧子都会三十五十地收到那么几次汇款。
    同时人们总是发现每过不久,多默修士都会收到一封来自经大的字迹娟秀的书信。每逢此刻,院长的眼神都会变的十分关切,好几次他都想找多默修士谈谈,但看到他坦然的样子又欲言而止。
    其实我们现在都己明白,给慧子汇款的那个人就是多默修士。每过不久,慧子都会来信向多默修士汇报自己的学习情况,当然也会谈一些生活之类的问题。也许都同龄人,他们每次的通信都谈的很开心。慧子把多默修士当成了自己的哥哥,多默修士也把慧子当成了自己的妹妹,哥哥帮妹妹读书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们都这么认为!
    慧子每次读信的时候,都感到多默修士伫立在天国的门口。他的信纸上有一种淡淡的福音的味道,但福音是怎么一种味道,慧子又搞不清,只是强烈地感受到一种幸福、一种陶醉。多默修士很喜欢读慧子的来信,从她的信中他常常会想到自己远在乡下的父母,也会想起正在服刑的挚友大黑,但更多的是让他想到救人于苦难的基督、更多的是让他进入“施比受更有福”的精义境界。慧子好几次写信都说想要见一次多默修士,但他总是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地开玩笑说,等到我给你付洗的那一天,自然会让你一睹尊容。慧子又说我现在就要领洗,多默修士又说可我现在不是神父啊。就这样,一转眼三年过去了,慧子己是大三,各科成绩都很优异,当然多默修士也要毕业了。
    在毕业之前,多默修士又给慧子汇了七十三元,他说这是给你放假回家的车票钱。他说他就要走了,回去还会给她汇钱的。慧子哭泣着给他写了一封信,多默修士收到时,信纸上是滴滴泪痕。她说,她真的好想见他一面,哪怕是一个背影。多默修士同意了。他说,在我走的那一天,你站在神学院的门口,我会向你挥手。
    多默修士走的那一天,阳光很明媚,神学院的门口莫名其妙地多了许多学生。慧子在门口等了很久,毕业的修士们乘座的那一辆汽车终于向校门驶来。当汽车缓缓地驶过校门时,慧子看见车窗里探出无数颗脑袋和无数只手,他们拼命地向她挥舞。慧子正要举手示意寻找该死的多默修士时,却被什么碰了一下,她回头一看,却发现身后无数的学生都在忘情地挥手,黄灿灿的一片,就像麦穗在狂风中挥动。她拼命地大喊,多默修士、多默修士……却被一片震耳欲聋的“一路顺风”给淹没!(秦北)

本文标题:就像风一样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