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老张


2003-03-25 10:27:35

    老张的老伴早逝,他既当爹又当娘,终于把三个儿子拉扯大。
    老大懂事早,初中毕业应征入伍,到最艰苦的西藏服役。为这事,老张着实风光了一阵子。公社宣传,大队号召,小队学习,还真把老张当成了个人物。老大也争气,3年提干,5年转业,8年复员,在县城谋了个一官半职,回家时还带着个穿裙子的对象,惹得山旮旯里的娃儿们前呼后拥,热闹非凡。老张见人便夸大儿子。
    老二也是块料,硬撑着高中毕业,考了所名牌大学,周围十里八乡的第一个,响当当的。就因这事,老张被请到乡中学讲了几次话,还上了几回报。老二毕业后分配到县委机关,听说正准备提干。老张逢人便夸老二娃争气。
    老三正赶上思想解放,责任分田,便主动帮爹种地,所以初中没毕业就成了庄稼地里的行家里手,还时常到村里的那座破旧的教堂里去干些修建的活,只是成天少言寡语。不久,他娶了个媳妇,可是“游击战”打了5年,只生了3个小千金。为这事,老张一进家就上书房炕,抽烟喝茶等吃饭,从来不管看孙女。
    老大、老二不常来家里,逢年过节来一趟,大包小包的买回一大堆东西。老张很高兴,逢人就夸。
    转眼老张七十有余,腿患风湿很重,就很少出院门了。常坐在堂屋门口看老三两口子忙里忙外,自己帮不上忙,心里干着急。
    老三还是少言寡语的。饭熟后照旧先给老爹端上,问一问酸辣咸甜,便不声不响地坐到一边儿去吃了。等老张吃完了,照旧默默地收拾好碗筷,拿过烟袋,端过茶壶,然后才去忙他的事。
    又是星期天,正赶上麦收。老张怅惘地坐在门口张望。
    突然,老张看到老三两口子套着驴车拉着女儿回来了。老张知道自己又能到教堂去过礼拜了。只是他坐在车上似乎觉得有好多话要说,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孙女们嘁嘁喳喳的喊叫声倒让他觉得快慰,心情平静了许多。
    老三还是少言寡语的,自个儿忙着自个儿的事,只是近来有空就来看看老张,和他说说话儿,三言两语的。老张注意到,老三不知啥时候已经是胡子拉茬的了。老大老二还是逢年过节时来看老张,仍然是大包小包的买东西,但老张却沉默了许多。(甘肃/陈国基)

本文标题:老张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