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再访回归后的澳门教会(三)


2007-05-18 16:44:09 作者:张光来 来源:信德报(第302期)

荣休林家骏主教的贡献


什么都忘了, 但手机就是我的助手,我可以找人!

    林家骏主教领导澳门教区15年(1988—2003期间)非常重视人才培育工程。他曾鼓励和支持刘德兴、袁伟明和钟志坚三位中国籍神父深造,攻读博士或研究生学位。林主教又在教区设立了两年制大专“教理教师课程”和“教友神学课程”合共四期,造就教理专业人材约300人。同时,林主教还鼓励并资助一些教友以及主教府职员进修。他们中十多人获得了专业文凭,六人获得了学士学位,另外一些人留学外国攻读硕士或博士研究生课程。如潘志明教友从海外读书回澳门后,担任了澳门明爱的总裁,专职从事社会服务工作。
    林主教任内重视高等教育和文化事业,协助葡萄牙天主教大学与本地教会合作,澳门高等校际学院得以设立,培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用中、英、葡三语教学,以确立澳门“中西文化与科技交流桥梁”的地位。
    林家骏主教关心澳门社会的发展,对澳门宗教、教育和社会福利等方面作出了重大贡献,同时,他爱国爱澳,拥护中央“一国两制、澳人治澳”的政策,曾担任过澳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为澳门平安回归,澳门的稳定和发展都作出了积极贡献。[page]

颐养晚年的林家骏主教

    1999年3月,我在澳门曾经专访过当时的澳门教区牧人林家骏主教。(详见“澳门回归之前访林家骏主教”,“信德”1999年5月1日第5版。)如今一晃8年过去了,这次2月16日我甫抵澳门主教公署就打听林主教的情况。黎鸿升主教告诉我,林主教在2003年已经荣休。林主教退休后从主教公署搬到了望德圣母堂(拉匝禄堂)养老。不过,黎主教介绍说,虽然林主教身体不错,就是患了健忘症,只有小时候的事情还记着,其他情况他几乎都忘了。黎主教表示他会联系探望林主教的事情。
    2月17日是周末,也是农历大年三十。黎主教告诉我,今天教区机构和主教府工作人员开始放假,他也不上班了,因此要带我去探望林主教,并参观澳门。


我还青春呢!

    上午黎主教驾车首先带我到了荣休林家骏主教的寓所。在林家骏主教的书房,和蔼可亲的林主教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一见面,健谈的林主教马上问我,“欢迎!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是谁啊?从哪里来?你看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告诉他,“我来自河北,1999年还采访过您老人家呢。”并给他看1999年的“信德”的专访。他马上答说,历史上在太行山一带有一个大战役,是不是在那一带啊?我说可能是“石门战役”。他端详了一会儿报纸上自己的照片,说照片的确是自己。“你看,我退休了,什么都忘了。我现在不是过目不忘,而是过目就忘啊!我的记忆力储存大概超过了限度。所以连每天的日期也需要别人给我写下来。这样,我才知道每天的日期。这样倒省心,不过我大脑还清楚。”
    于是,我开玩笑地说,看来您老人家还不糊涂啊!我看您的形象和八年前变化不太大。老人家马上大声说,“当然我还青春呢!不过,你看黎主教就比我年轻多了,也不用像我这个老人一样还穿厚厚的毛衣,他穿的少又得体,显得很年轻啊,年轻好啊!”
    我说,“我看您一直恨快乐啊!另外您每天还做弥撒吗?” 林主教风趣地说,“本来退休后,我坚持每天自己给教友们做弥撒。但有一天,教友们刚唱完‘圣、圣、圣’,我就开始领唱‘天主经’了。这时候,教友们跑上祭台告诉我,‘主教,还没有成圣体呢?怎么就到天主经了。’你看,我全忘了!于是,从此之后,我就不一个人单独做弥撒了。我是真老了!我的老同学香港教区的刘蕴逊神父也和我一样,老了,退休了,也住在一家老人院了。”[page]


2月17日年三十两位快乐的主教在一起

    黎主教说,林主教大概已经有两年多不再单独举行弥撒了,但他现在很开心每天与其他神父们共祭。黎主教介绍,一般教区当有大的活动时候,我们也会邀请老主教去参加。林主教从小就习惯了葡式西餐,每天的生活非常有规律,也很快乐。去年12月15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刘延东部长在澳门与五大宗教团体负责人座谈,中央领导特别慰问了林家骏主教,并邀请林主教参加了当天的宴会。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聊了一个多小时。临别时,平易近人的林主教一把拉住了我。让我等一下,然后他满面笑容地拿出了一个红包,非常亲切地放在我手中说,钱不多但是一个祝福!然后,林主教非常慈祥地把黎鸿升主教拉到跟前,“也有你的一份啊,来,拿着!”黎主教高兴而默契地接受了老主教的红包和美好的祝福!一位荣休而快乐的老主教,一位年富力强的现任主教,两人站在门口又一起聊了起来,聊得非常开心、愉快……
    我在旁边目睹此情此景——在澳门两任主教间的那种平安、祥和与和谐的气氛,让人非常感动和羡慕!在他们面前,你不会有压力,也感受不到距离、更不必担心你是否说错了话,或礼貌不到。虽然老主教退休了,但老人家没有忘记教区、自己的接班人和周围的人,而且对新人是完全信任,完全依赖、完全交托。新主教上任了,不但没有忘记前辈主教,而且还一直很关心着前辈老主教。这种愉快的荣休与平安的接任机制值得欣赏和借鉴!这种彼此信任、彼此尊重、彼此照顾的和谐氛围更值得大家学习。
    面对澳门两位可敬而又快乐的主教,我心中默默地为他们祈福!愿天父和圣子保佑澳门和澳门教区、降福澳门人民以及澳门的神长教友!

 

本文标题:再访回归后的澳门教会(三)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