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回家过年


2003-06-27 14:05:32 作者:闫兰庭

    明昌在外地打工,春节乘火车回家团聚!到车站下了车后,一个人徒步行走在乡间的路上。这时他下意识地一摸,口袋的钱没有了,在朔风怒吼的寒冬,他不禁吓的脑门上沁出一层细汗,又在身上别处找,又在行李中找,都没有找到。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垂头丧气瘫软无力地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地坎上。心想:惨了,如何向妻子交待呢?去年春节回家时,所发生的那桩事又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北方的冬天就是这样,尽管春节的喜庆气氛已逐渐逼近,但空气中的寒意依然如故,去年冬天的这个时候,当他从遥远的城市回来时,在车站出口一位老人在站前广场上哭成了一个泪人,原来老人的钱被盗而无法回家。明昌二话没说,就给了老人五百元,他希望老人能够顺利回家,也希望老人像他一样能在今年过个好年。但他错了,也许老人回家是过了一个好年,但他明昌并没有,因为那五百元“开支”使他无法给自己的妻子交帐了,因为他每年都有给妻子交全年的开支明细帐的习惯,尽管他说自己把五百元帮助了一位遇困的老人,但妻子怎么也不相信,妻子还说不知他用钱在外面干了什么“好事”……这使他整个正月在村里都无法抬头见人,还不时有老人劝他“要在外面好好做人啊,我们都是教友啊!”那每一句关怀都像一把剑刺在了他的心中。
    现在可倒好,把钱全丢了,更要受到妻子的猜疑和生气。想来想去,最后痛下决心,还是硬着头皮接受妻子暴风骤雨般的生气、埋怨和吵闹吧。他便站起身,提起行李向村子走去。
    回到家里,妻子见丈夫回来了似乎十分高兴。又是给他扫身上的灰尘,又是打水让他洗手洗脸,又是为他端来滚烫的茶水,又是为他做可口的饭菜……妻子越是这样热情地忙乎,明昌就越感到忐忑不安,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妻子的事一样。明昌思谋着妻子一定是冲着他的钱来的,才这样献殷勤。但是丑媳妇终穷还是得见公婆的,该说的还得说啊,于是他把心一横,就把丢钱的事给妻子讲了。讲罢,他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低下头等着妻子猛烈的指责。但是过了很久也没听到什么动静,他抬头只见妻子正背着自己望着窗外。不就是丢了一年的工钱吗?会有这么大的打击吗?该骂的时候你就骂啊,为什么没反应呢?明昌平时最受不了的就是那种该说话的时候却不说话的死沉沉的寂静。死沉沉?明昌不禁吓了一跳,他轻轻地唤了声“娃他妈?”终于有动静了,他看到妻子的手从脸上划了一下。然后她回过头来对明昌笑了一下说:“钱丢了,没事!这不,人不是平平安安地回来了吗?”明昌发现妻子的眼睛红红的,但仍汪着些许泪水。是啊,一年的工钱全丢了,这简直就可以修四间漂亮的楼板房,但是一切都没了,心痛啊!是该哭,岂止该哭?应该就像去年一样该大吵大闹一场才对,应该就像去年一样去堂里给神父告状才对,应该……明昌这样想着。但是没有,妻子只是苦苦地笑了一下而已,甚至连埋怨责怪他的一句话都没有,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居然来安慰他,要他别难过,还说她平时在家里喂猪养兔也挣了些钱,也能过个好年。
    明昌激动的禁不住潸然泪下,发现眼前的妻子好是可爱贤慧,也对自己猜疑妻子认钱不认人而后悔不己。但明昌又感不解地问妻子:“你怎么变了个人似的?”妻子用手指头摁了下他的额头:“这是参加堂区信仰培训的结果。”明昌也接着说:“对了,我也要办神工参与弥撒。”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就忙用手伸到贴身的衣服里掏。他高兴地向妻子叫道:“找到了,找到了,咱的钱找到了。”原来,他在火车上看到有人丢了东西,就把钱装到了更里面的衣服里。
    这时他看到妻子却在圣像前,低着头默默地在流泪……

本文标题:回家过年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