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的选择比我的选择更好


2008-07-23 10:23:53 作者:张利清 来源:信德报(总第344期)

    一位神父这样说,天主无处不在,他时时陪伴着我,呵护着我。假如没有天主的召叫,我一定选择的是家庭。
    虽然我出生在一个教友家庭,但由于当时政治气氛浓厚,所以也只是个领了洗礼的教友,对教会知识一点不懂。随着改革开放及宗教政策的落实,我才随父母踏进了教堂,才认识到每天上学路过的这个教堂,就是我们天主的圣殿。
    想起当时来很是可笑,每到主日天,许多要好的同学都邀我去看电影,而父亲却让我进堂念经、望弥撒,我打内心很不乐意,只是迫于父亲的压力,不得不去教堂。
    一次堂里买了两个大闹钟,放在祭台两边。由于这两个钟在当时来说很豪华、贵重,所以不让人乱动,就是上发条也是由专业人士来做。我父亲是修表的专家,因而,重任便自然落在了他的肩上,所以隔周就得去上一次发条。俗话说:门里出生,自会三分。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教会了我,让我承担了这一重任。一次我去上发条,走到祭台时很是小心,因为,在我的心目中总认为祭台是神父施行圣事的地方,普通人是不能随便上去的,心里想,假如我能独自在祭台上行走,那该多好。今天想来,这也许就是我圣召的萌芽。一时的冲动,伴着贪玩的心情,很快便忘却了。
    随着进堂次数的增加,许多教友说:“这个娃娃实在,可以让他去修道。”堂区的神父也说:“这个孩子很热心,修道奉献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说实在的,当时我实在不愿听到这样的声音,因为我还要准备高考,还要成家立业。
    然而,没多久,一个声音一直萦绕着我,“来,跟随我。”我彷徨,我犹豫,我深知那是来自天主的声音,于是,我做出了最后的抉择,我要跟随主耶稣,立志修道,做一位勇敢的牧者。
    这个想法提出后,受到母亲及家人的反对。我记得很清,当时有我父亲、母亲、姐姐及小舅在场,父亲一言不发,母亲的泪珠就像断线的珍珠,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她说:“你这么软弱,又没出息,能当神父吗?”姐姐和小舅也说了许多我不适合当神父的理由。那段时间,我很是烦闷,然而,那个声音却一直不停地在催促着我,催促着我。
    突然,有一天,堂区主教拿着一份通知单走进我家,对我说:“去上海吗?这里有一个名额。”我义不容辞地说:“去!”我收拾好行李,第二天便踏上了上海的列车。
    一切都是天主的安排,是天主召叫了我。现在虽然我做神父已十多年,许多事做的还不够,但来自天主的声音却一直激励着我,鼓舞着我,使我深深体会到天主的选择比我的选择更好。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