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化和中国化

2017-03-29 11:35:40 | 作者:乔万里 | 来源:信德网

 

论文摘要

1917年,仅仅一个世纪以前(1917-2017),一个争论在天主教会发生了,当时梵蒂冈和中国确立了第一个直接外交关系,尽管法国对中华民国的干预立刻中断了这些联系。教皇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不只是想做出一个外交决定:他也想使天主教会从欧洲的殖民主义中摆脱出来,从而开启和中国文明的深刻交流。此目标也鼓舞了使徒the Maximum Illud(1919),他出身在中国环境中,指责欧洲传教士的民族主义,并通过尊重非欧洲的民族和文化而结束宗教殖民主义。自那之后,一个关于“适应”和“本土化”的争论长期地在教会中发展起来,经常和对中国的态度紧密相关。Msgr. Celso Costantini对教会的“中国化”付出很多,尽管其强烈的主动性遇到了巨大的反对。二战后,在庇护十二世(Pius XII)时期、更重要的是在若望二十三世(John XXIII)时期,重新启动了对不同于非欧洲和西方的其他文明和民族的更大开放性,与此同时大规模的去殖民化进程也正在进行中。这种推动在保禄六世(Paul VI)期间得到进一步发展,PopulorumProgressio谕的作者致力于南北方之间更大的经济和社会平等,并且the letter EvangeliiNuntiandi公开演讲本土化的问题。这种争论在保禄二世(Paul II)和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期间持续,而在许多世纪之后的第一个非欧洲教皇Francis,对中国文化和民族做出了一个决定性的转变。

关键词: 本土化和中国化 

上一篇: 从本地化视野看中国天主教与全球化

下一篇: 「这隐修院是属于中国的会院」 从天主教隐修传统在中国的历史看教会在中国的本地化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