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德文化研究所主页

申新海 Director.Shen Xinhai (正定县政协文史) (Culture and History Committee of the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of Zhengding County)

天主教也称“公教”“罗马公教”“加特力教”,与东正教、新教并称为世界基督教三大派别,目前天主教会也是所有基督宗教的教会中最为庞大的教会。“天主”一词是明朝时,天主教借用中国原有词语对其所信奉之神的译称,取意为至高无上的主宰,已演变为正式的中文代名词。据史料记载,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意大利耶稣教会传教士利玛窦经万历皇帝默许留居北京,传其教义。在此期间,天主教传入河北。

清朝咸丰六年(1856年),罗马教廷从北京教区划分出两个代牧区:直隶东南宗座代牧区和直隶西南宗座代牧区。直隶西南代牧区主教府设在正定府(今正定县城),首任代牧主教为孟若瑟•马夏尔(法国籍)。

咸丰八年(1858年),第一任主教董若翰(法国籍)来正定传教,见隆兴寺西侧皇帝行宫幽静可爱,欲建为教堂,即返京备文向清廷租借,竟蒙御批赏赐。从此,皇帝行宫即成为天主教堂。1867年在院内北部正中建主教座堂,在两侧建首善堂、仁慈堂等房舍。1906年建小礼堂和大修道院。1919年,扩建并彩饰主教座堂。

1924年,直隶西南宗座代牧区改为正定宗座代牧区,1946年又改称正定教区。正定教区最初辖正定、阜平、藁城、邢台、沙河等32个县的教众。全教区分6个总本堂区、29个本堂区、371个支堂。自正定教区建立以来,先后有11名主教任职(历任13任),其中外国籍主教8名,中国籍主教3名。

鸦片战争之后,西方基督教各派传教士蜂拥来华。虽然他们在不平等条约保护下强行传教的行为具有一定的社会局限性,但是客观上,他们在传播天主教教义的同时,也把当时西方发达的科学技术带给了中国,推动了当时中国科学技术和文化的发展。天主教自传入正定后,对正定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发生了一些足以影响全国乃至国际社会的重大事件,现在就正定天主教堂惨案、天主教对正定教育的影响和正定县天主教现状等方面,向各位专家、学者做一简要介绍。

正定天主教堂惨案

1937年7月,日军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10月7日,日本侵略者开始进攻正定县城。正定天主教堂成了避难所,大批来不及逃走的难民避居于此。东院全部为男人,西院大都为妇女(“内为养病院、养老院和婴孩院,而以修女主理之”)。 防守正定县城的国民党军队在与日军激战两天后,由于寡不敌众,于9日晨撤离正定县城。当日早晨8点,日军从北门侵入城内,挨户搜查,大肆屠杀。不久,日军冲入天主教堂。日本军官到教堂内参观,当场许诺要对教堂善加保护。但是,当日军听说堂内藏有良家妇女,于午后径向天主教堂索要,主教文致和严词拒绝 。

7月9日下午,四五个全副武装的日军上天主堂西院敲门,借口搜查军火,实欲强抢妇女。当时西院除三四十名修女、两三千名小女婴孩外,住有避难妇女两三千人。仁爱会修女亚纳玛利姆姆坚决不给开门,这几个日军只好它往。不久,一群更野蛮的日军来到天主堂大门口,并有数位日军前往若瑟会女修院。文致和主教闻之,立刻派夏露贤和贝德良两位神父出去与日军交涉,二人刚到大门口,就被日军锁押于门房小屋。晚7点后,文致和主教与20余位神父、修士齐集餐厅,正吃晚饭,日军忽然闯入,用枪口对准他们,先绑了艾德辅理修士,又绑了主教文致和。有位毕先生是捷克斯拉夫人,自北平来正定修管风琴,因战争原因未能回北平,上前阻拦,也被绑。接着被绑的还有柴慎诚司铎,卫之纲司铎、霍尼玛司铎、泊林芝修士。日军把他们连同在门房锁押的两位神父,一共9人,押上汽车,扬长而去。

文致和于1873年10月生于荷兰,1896年入遣使会,1899年晋铎(注:天主教把从修士、修生、执事晋升到神父的这一个过程,叫做晋铎。)。后来到中国传教,1920年到正定,任教区主教。对于饱受战乱之苦的难民,文主教往往援手救助,教堂成了难民的避难所,传教区的住所也接受了很多难民。在日军进攻正定城的过程中,炮弹横飞,文主教与难民避居一处酒窖,面对拥挤的难民,主教泰然处之,以温和的笑容鼓励身边的每一个人,并不时查验他人是否安全。

文致和主教等人被押走后,音讯全无。教会多方派人打探,几经周折,才于11月10日得知,文致和主教等人被掳当夜,即在离主教府300米的凌霄塔南面被全体烧死。人们在木塔底下拾到神父、修士们遗留的帽子、鞋子、小刀和圣牌等物品。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日本当局只得承认杀害主教等人的事实,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接受了天主教会提出的惩治罪犯、道歉谢罪、赔偿损失、建立纪念碑等条件,并由日本画押签字。

11月22日,正定天主教堂为遇难的主教、神父举行追悼弥撒大礼,主祭者为文贵宾,辅祭者为日本司铎田口芳五郎,参加典礼者有正定各机关要人、本城士绅、大佛寺的老方丈,同时还有正定日军全体军官及石家庄日本军官30余人。数日后,在主教座堂旁边建了一块大理石碑,高2公尺,宽1公尺,上有石盖,碑上刻着“为纪念1937年10月9日的牺牲者”,下面是9位被害者的姓名,但日军承认犯罪、表示忏悔的话在碑上只字未提 。

正定惨案中,遇难主教、神父等9位外籍人士分别隶属于法国、荷兰、奥地利、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5个欧洲国家。日军之所以抓走的全是外籍人士,主要原因可能在于日军士兵知道天主堂是外籍神父说了算,他们提出寻找良家妇女的要求遭到拒绝,怀恨在心,就以抓走外籍教士相威胁,以达到目的。主教、神父被押走时,日军士兵曾勒令用青年妇女来赎,文主教誓死不从,日军恼羞成怒,便下了毒手。

正定惨案发生在日军全面侵华战争初期,一下子涉及五个欧洲国家,日本军方为了平息国际愤怒,不得不派代表前来调查,口头道歉等。此后直至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日军再不敢像正定惨案时那样大批屠杀在华外籍人士。一些外籍人士则利用自己的身份和背景建立起难民区,庇护和救助了大批中国难民。传教士们也没有被日军的屠杀所吓倒,他们继续发扬文主教等人仁慈、博爱与不怕牺牲的精神,仍将各地天主堂辟为庇护所,广纳难民,保护了很多人的生命。

正定惨案昭显了文致和等人爱人助人、勇于献身的精神!

正定私立首善完全小学校

正定私立首善完全小学校为正定天主教会出资开办,始建于1914年初夏,终止于1947年4月。除去“七七”事变后近两年的停办时间,计有校史31年。这所学制七年,由天主教神甫兼任校长,具有初小和高小的完全小学校,为正定县第一所私立完全小学校,其校址位于今256医院礼堂前的东西两侧,东边为男校院,西南角为女校院。

该校最初的办学宗旨为殖民教育,以宣传天主教和培训教徒子弟为目的,其校长、教职员工是信奉天主教的外国人或中国教徒。该校原本是一所培养天主教徒的封闭性小学,建校初期仅设男生部,规模尚小。1922年夏增设女生部,男女分校而治。

1937年9月8日,日军蹂躏我正定古城,滥杀无辜。在这极端的恐怖之中,首善学校同城内各校一样被迫停学。1939年初,正定县知事曹敬庵经城内众绅士请求,遂与教堂协商,于是首善学校率先开学。县中心小学、普济小学、隆兴寺小学等校随后开课。

从这年起,首善小学开始对外开放,一是接收城内、近乡的非教徒子弟入学,二是聘用非教友人员任教。当时城内外一些绅士及富裕人家的子女先后到此校读书。男女两校学生人数都比以前大大增加,男生达300多人,女生有200多人。男校有初小1-4年级各一个班,高小5-7年级各一个班,每个班的学生最多20多人,教员五、六人,课程有修身(政治)、算术、国语、自然、历史等近十一个科目,当时学的外文是英语。

学校除教会人员授课外,还聘请了一些有教学经验的教员,其中不乏河北省立第八师范学校(人们习称“八师”)教师或毕业生,如:教务主任李政治、事务主任刘慎言(兼任日语等课)、高小二年级甲班级的级任教员侯成之(原为灵寿县第一完小校长)、女校初中班级教员马敬斋、高小一年级乙班级任教员南树勋等。给女校兼课的除指定男校教员李政治、刘慎言等人外,其他男教员不去女校。

首善学校的学生每年需交学费三元(日伪准备票)。其书费及笔墨纸张均自费购买。学生的学习条件和生活条件也比较艰苦,每天正课上午四节,下午两节,早晚各有自习课一节。除少部分家在城外的需在校食宿外,大部分城内学生均回家食宿。学校备有男女食堂,住宿生每月向食堂交30多斤粮食,包括小米、玉米、小麦等。每日早饭是玉米面饼子、咸菜,中午有时也吃一顿馒头,很少吃炒菜。

首善学校与后来正定兴办的其它学校相比,师资强,学生多,且教学条件好,课程设置正规而全面。除基本课程外,并设有生理卫生、音乐、体育、自然、美术、珠算、习字、日语等课程。所学教材为北京教育行署所印。教学设备基本齐全,有理化、生物、地质等仪器室,还有大批图书、挂图及各种模型。如生理卫生课,当时已有仿制正常人大小的头颅、躯体等模型,打开后可见到人脑及五脏六腑分布情况;生物试验室有许多动物、植物标本,直观教学使学生学习兴趣十分浓厚。教员还经常带领学生走出课堂,去野外采集花草虫蝶及植物茎叶花果,回来后自己动手制做标本;上音乐课也配备了大型钢琴及风琴等。所以,学校不但设立课程较多,而且教学内容比较先进,其中包括西方一些先进思想和先进的自然科学的内容。

1947年4月,正定县城解放,学校停办。县政府教育科在已停办的私立首善完全小学教学设施、师资和生源基础上又创办了小学,1951年定名为“正定县第二完全小学”,简称“二小学”;1954年与第三完全小学合并后,迁入县城中心解放街(今正定县解放街小学)原府文庙和尊闻书院内,即后来的河北省立第七中学旧址,次年改称“正定县解放街小学”。1979年,该校成为河北省首批重点小学之一。

现在的正定县解放街小学师资雄厚,教育设备齐全,教学手段先进,已发展为我县小学中教学质量最好的学校。学校有微机教室、多媒体教室、语音教室、教师电子备课教室、学术报告厅、校园网、图书馆等现代化教学设施,学校承担国家级课题“真话作文——小学生作文个性化教学研究”,省级课题“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研究”和“信息技术在小学各学科教学中应用的原则、方法、步骤、评价研究”等科研课题,已有37名教师的教改论文在国家级刊物发表。
首善学校虽为天主教会出资兴办,但在客观上对正定教育事业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在此读过书的学生解放后在党的培养教育下,成才者甚多,因此该校亦有一定的历史贡献。

现在的正定天主教

鸦片战争后,天主教会长期为帝国主义所控制和利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人民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方针,正定县天主教会经过反帝爱国斗争,走上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道路。有些修女离开教堂从事缝纫或医务工作,婴儿院和残老院由政府民政部门接管,教区的领导机构迁石家庄市,更名石家庄教区。1954年,苯笃庄神甫田龙贵、东柏棠村神甫董约翰、城内教堂神甫李伯伦当选为正定县人民代表。董约翰还曾当选为县政协第四届常务委员。

1957年,正定县的天主教徒建立了天主教爱国会,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开展宗教活动。据1954年12月12日统计,全县有天主教堂23处,教徒2119人,神职人员11人,修士18人,修女20人,贞女25人,会长1人。现在,正定县根据教徒的居住情况,确定了一些宗教活动地点,每个活动点都有负责人,神甫定期或不定期到各点为教徒办圣事。天主教爱国会一些负责人还当选为县政协委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