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挽歌

—— ——写于宗怀德老主教临别之际

2021-01-28 11:23:37 作者:李云峰神父

低回的哀乐声打破了昔日的祥和宁静,言语无法诉说的悲凉肆意弥漫,浓重的空气失去了以往的温润,如同是被灌入了铅块般死寂沉沉,阴霾笼罩下尽是凄凄惨惨戚戚,一股萧瑟之感极力的想要把人吞噬窒息。白色的挽联被黑色的墨汁重重的压在门楣两侧,苍劲的笔锋用纯朴无华的语言寄托着最深沉的哀思。攒动的人群泪眼朦胧,嗟叹连连,哀伤写满了他们的脸庞,哭泣模糊了他们的视线,整个世界一如陷入黑洞般消沉暗淡。此时此刻,可敬的若瑟主教静静的躺卧在棺椁之中,天主终止了他人世的使命,使他带着安详与平和去了我们都要去的天堂。驻足仰瞻他温和善良的慈容,我们思念与追忆的心弦被再次拨动,一首无法落音的挽歌反复回响在耳畔,经久不息。

曾几何时,你可记否?一位翩翩少年,放下对世界的梦想与憧憬,搁置自己的抱负与向往,为回应一句“来,跟随我”,不负韶华,只争朝夕,一走就是一百年,一去就是一辈子。

曾几何时,你可记否?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他用“我愿意、我应许”的承诺交出了自己,在信仰热忱的催迫中走向爱的熔炉终生祭献,从此一路风雨兼程,岁月峥嵘。用忠诚和信靠司掌铎职,以天主的声音敲击灵魂,唤醒人心。

曾几何时,你可记否?当一切的向往被束缚、欺侮与凌辱迎面而来之时,在凄风苦雨中他毅然坚强,天主试炼了他,好像炉中的黄金,悦纳了他,有如全燔祭。洪流尚且不能熄灭爱情,这一切又如何?在刚正不阿中出死入生,将痛苦磨难化为冶炼生命的火炭,让死亡的威胁变成生活的见证。

曾几何时,你可记否?关中腹地,泾渭两岸,一位牧人手持牧杖,废寝忘食的四处寻觅羊群,即使严寒酷暑,雨雪风霜,从未阻挡住匆忙的脚步,穿梭于高雅的大堂之间,顿足于破落的茅屋之旁,为一切人成为一切人,以慈悲和怜悯温暖绝望的心灵,用奉献和牺牲皈依堕落的生命。寻回失落的,领回迷路的,包扎受伤的,疗养病弱的。在爱的给予和弃舍中一次又一次地治愈那些破碎的生命。

曾几何时,你可记否?晨星初起,朝雾未退,一个漆黑的身影迈着颤巍巍的脚步进入古老的圣堂,无数次屈膝垂首,怀揣着虔敬的心与那暗中的主侃侃而谈,倾诉着苦难,吐露着心声,真挚的会晤对阅使他历久弥新地经验着深爱着他的那位是如何的广阔高深,忧愁与惶恐总是在喜乐与慰藉中被消解,在心灵的居所,靠着爱,他使忧愁死亡,使喜乐复生。

万事无不尽,徒令存者伤。死亡是最好的老师,它结束了生命的最后一个课时,给每个人在挣扎中留下一个需要永远反思的题目,信仰却赋予我们一个绝美的答复,使我们在迷茫中清晰的意识到,若瑟主教曾经是天主借给我们的一份特别礼物,如今时期届满,天主将他收回了。天堂与人世的距离或许加增了我们的哀思,然而同一恩典的纽带却永不间断地将我们连接,心与心的感应激发着彼此共同的信念,天人不会永隔,总要相聚。

此时此刻,也许泪水早已浸满你的双眼,但请你鼓起勇气擦干双眼,在祈祷中我们以这回忆的挽歌目送主教渐行渐远的背影。这场好仗,他已打完,这场赛跑,他以跑到终点,这信仰,他已保持了。看,在通向远方的十字路口,他用逝去的生命指给我们走向永恒的方向!

本文标题:挽歌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