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只是因为心中有主


2008-03-19 09:13:04 作者:曾尼阁 来源:信德报(总第332期)

    陕西宝鸡西山的风过山朝圣地有一尊2米多高的耶稣塑像,圣母山有一尊高大的露德圣母塑像,为朝圣地增添了光彩。形态逼真,栩栩如生的塑像出自宝鸡名不见经传的教友亢义之手。
    亢义出生在陕西岐山县故君乡四方山村一个教友世家,今年73岁。小时,凌晨4点祖母常叫起他,一起到10里外的鲁班桥村望早弥撒,亢义常说,他的的信仰得益于祖母付亢氏——一个小脚老太太。

    1958年,他招工到西安安庆公司后,每个主日都到西安南堂参与弥撒。1962年,他被“下放”回农村,他比以前更加热心。1968年,他进入了岐山农机修造厂,他感念天主的大恩,常寻机图报。七十年代中期,他听说建在村边的供销社准备出卖,他就去联系,最终以5000元成交,这块地约1.68亩,有5间大房,紧靠路边。  四方村原有一座教堂,“文革”中堂院批成宅基地住上了3户人,一时很难落实。他就将买下的这块地方给村上做教堂,此事,在岐山教友中传为佳话。
    八十年代,亢义在岐山农机修造厂退休,老伴不久也过世了。当时,教会圣物奇缺,干过翻沙工的他,开始在家中铸造20公分大的铜苦像,受到神父、教友青睐,在风翔小有名气。九十年代,在宝鸡卷烟厂上班的儿子将他接到宝鸡,从此,他常到宝鸡南关堂。不久,风翔教区在宝鸡西山开辟了十字山(风过山)和圣母山,并得到御批,放了大赦,两处朝圣地都急需大苦像。当时教区百废待兴,财力捉襟见肘,亢义急教会之所急,买了70斤黄铜准备自己铸造大苦像。有朋友劝告他:铜像昂贵,在山上还易被盗,不如做成现代流行的玻璃钢。他欣然采纳了这个建议。
    浇铸和塑造工艺大相径庭,他决定从头学起。人常说,年过30不学艺,而他已年过6旬。那时他认识了耶稣圣心会王修女,王修女在西安美院附近开了个门店,边制作边经营教会塑像。他投师学艺,白天协助王修女塑像,晚上在他租的斗室里潜心攻读王修女借给他的资料。当他学成返回时,将王修女已弃置不用的大苦像模具运回宝鸡,当年就在宝鸡南关堂的一间小屋里,塑了三尊1.58米高的玻璃钢苦像。以后,他在石坝河附近的相家庄租房,以后又搬到石坝河堂院里,先后塑了三尊1.85米高的露德圣母像。
    春节后在石坝河建堂工地上见到了忙碌的他。
    谈到塑像时,亢义感慨万千:“这几年我被人讥笑过,讽刺过,怀疑过、遭人的白眼;我也困惑过、忧伤过、哭过、笑过。每天因为误了吃饭时间,没少遭儿媳抱怨;每次跑西安买玻璃钢,提上40多公斤的桶搭长途汽车,累得晚上睡不着觉……这些苦,我都能受,最伤心的是大家不理解。有一次我收了一位神父的500元钱,还没走远就听到一个教友的声音,‘哼!靠做苦像赚教会的钱!’声音很低,我却听得明明白白,当时眼泪就在眼框打转。”他顿了顿,声音显然有些哽咽,“晚上回去对着圣母像大哭了一场。”
    他扳着指头给我算出了一笔帐:买玻璃钢2100元、玻璃丝350元、蜂腊500元、石膏300元……3700元还不包括跑西安的路费和三轮车拉货的钱,只收回了2000元。记得以前他给我说过,他不高的退休费,除了伙食和看病的钱,每月只有200元的零用钱。“啊!他把零用钱全贴进去了。”我一下明白过来,感动万分,我似乎看到了亢义对天主、对教会的一颗金子般的心。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