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家庭不要硝烟弥漫


2006-09-12 10:12:44 作者:刘永红 来源:信德报(第277期)

    耶稣说过,国与国相争必不能存立,家与家相争必要灭亡。
    是啊,在我身边就发生了这样一个真实而悲惨的事情。
    在信仰不自由的文革时期,伯父和教外的伯母结了婚,两个人在碰撞中,过着枪林弹雨的生活,大半辈子几乎没有过上安稳平静的日子,伯母在恼怒伯父的同时,也把伯父所信仰的天主恨在心里。在伯父的坏表样下,伯母用句句带刺的话语,无情地刺向天主。
    伯母不顾家里数人的反对,让自己唯一的独生子和一位教外的姑娘在结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匆匆地结了婚。
    在堂哥结婚的日子里,伯母的脸上有着从来没有过的灿烂,她说,终于有和自己一条心的人了。
    可事与愿违,堂嫂结婚后,婆媳二人就常常闹别扭,家庭又处于不断的纷争中。堂哥的脸上大多的时候都是忧郁的、困惑的,每到“战争”爆发的时侯,老实的堂哥总是一个人闷闷地蹲在一旁,唉声叹气。
    那一天,堂哥来到我们家,用抱怨的口气说,怎么我们家每天都有事儿,没有一天安生的时候,我好累啊兄弟。堂哥握着老公的手,五尺的汉子刚毅的眼睛里浸出了无奈的泪。
    堂哥走了,带着对人生的无奈,仅仅活了27岁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一生几乎没有尝到过人间爱的温馨与甜蜜。
    伯母和堂嫂痛哭哀泣,为同一个的失去而伤心,她们是在忏悔?还是在认错?我不知道。
    自那以后,伯母、堂嫂在痛苦中失去了所有的气力,我每天按顿为她们送饭,尽我所能的照顾她们生活中的一切,伯母有时流泣,有时狂笑,有时呆呆地发愣。她看着我为她剥好的鸡蛋,望着我,然后拉起我的手,凄楚着说:“侄媳妇,你伯母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这样惩罚我?”我用手为伯母擦试那张老泪纵横的脸,陪她一起落泪。给她讲了古圣约伯后,对她说:“伯母,我们这苦与古圣约伯相比算得了什么呢?不要为失去的难过了,认识我们人真正活着的目的,去争取不朽的永远福乐,世界上的虚荣都是暂时的。”
    过了一段时间,一向反对教会的伯母,会当着我的面念上几句天主经、圣母经,听着她切切的念啊念,我的心中涌起阵阵的感动。
    伯母皈依了天主。后经人介绍,堂嫂招一位四川男人做了上门女婿。
    如今10年过去了,大家互敬互让,一家人过着和睦的生活。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