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从医学的角度来了解——耶稣死亡时所遭遇的痛苦


2006-03-21 09:07:09 作者:C. Truman Davis医师 来源:信德报(第259期)

    几年以前我读到Jim Bishop写的《基督死亡时刻》(The Day Christ Died)里面关于钉十字架的那段叙述之后,开始对耶稣受难时身体方面所产生的变化发生了兴趣。我猛然发觉这么多年来竟然把钉十字架仅仅当成一个事件,对那个过程中经历的可怕情况既没概念、也缺少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身为一个医生,我从来也没有想过他真正的死是什么。福音书的作者对这些都没有清楚的交代。在那个的时代,钉十字架和鞭打是很常见的事,过程人人都晓得,没有必要详细描述,因此圣经上只写着:“彼拉多 … 将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
  虽然圣经上没有纪录细节,但是从生理和解剖的观点,我们还是能够深入看到主在受难过程中必定经历的事情。纳匝肋人耶稣的身体在最后几个小时所遭遇到的是怎么样的折磨呢?

革责马尼山园
  耶稣身体受苦是从革责马尼园里开始的。圣经上说,他“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耶稣因为难过紧张而大量流汗,无论他当时所流的汗里是不是有血,那样的流汗一定会造成体内水分和盐分的流失。
  有人认为耶稣那时汗里带有血,这并不是不可能的。在极端紧张的状态下,因为包围汗腺的微血管破裂,而造成血与汗一齐从皮肤渗出的现象在医学上叫做“血汗症”(hematidrosis或 hemathidrosis)。如果耶稣的确是汗与血同时流,他的身体就更容易虚脱了。
  显然,被捕的紧张与孤单会对耶稣造成一些自律神经和内分泌以及新陈代谢方面影响。虽然这并不是直接的伤害,却会加速消耗,使后来的遭遇更加痛苦。
  第二件在医学上意义比较显著的事件,是发生在大司祭盖法面前受审时。在这里他第一次受到身体的伤害。先是一个差役用手掌打他的脸,然后是一群人用拳头和手掌殴打他。

在彼拉多面前
  一夜未眠,身体也已经有些脱水,同时因为被打而到处淤青酸痛﹔天一亮,耶稣就这样被押解着走到彼拉多那里,再从彼拉多那里走到黑落德那里,然后又走回彼拉多那里被鞭打。
  按照凯撒皇帝的命令,鞭刑是有一定的方式的。首先他的衣服要剥下来,两手被高举过头绑在一根柱子上,然后罗马兵丁开始用鞭子抽打。他们用来打犯人的是一种短短的鞭子,每个鞭子有好几根强韧的皮条,每根皮条的顶端带着几个铅做的小球。照规矩兵丁要用他最大最猛的力气使劲挥起这个重实的皮鞭抽下去。耶稣的肩膀、背后、和腿上都是这样被猛烈地抽打着。最初,这些重实的皮条只是割破表皮而已。后来,这些皮条就切进皮下组织的深层,造成皮肤微血管和小静脉破裂,血汨汨地往外渗。最后连肌肉里较大的动脉也破了,血就一直不断地流出来。
  那些小铅球打在身上,起先是造成皮肤深层大块的瘀血﹔后来再继续打就使打到的地方破绽了。最后背上的皮肤好象被撕裂一般,变成一长条一长条模模糊糊、烂烂一片的肌肉脂肪和鲜血中。在负责监督的百夫长判断犯人已经差不多会死的时候才停止鞭打。

嘲笑
  已经昏死过去的耶稣两手被松绑之后,就跌趴在石头地上,全身都是自己所流的湿湿的血。罗马兵丁看着这个卑微的、半死的耶稣,对他曾经称自己是犹太人的王,充满了讥笑与不屑。他们绑了一件袍子在他肩上,在他手里放一根苇子当令牌。他们还需要一个王冠,于是他们用荆棘(一种户外烤火时用来拨弄炉火的棘刺很长的植物枝子)弯起来编成一个王冠戴在他的头上。这个王冠被压到头皮上时,长长的刺割破血管丰富的组织,鲜血从头皮不断地流到脸上和头颈。嘲弄完了,他们拿苇子打他的头,头上荆冠被打到动来动去,许多伤口划得更深更长。最后他们玩腻了,就从耶稣的背上把袍子扒掉。袍子早已被凝固的血液和血清粘在伤口上,这样粗鲁地扒下来让奄奄一息的耶稣背上一阵剧烈疼痛,鲜血又从已经干涸的伤口涌出来。

哥耳哥达
  按照犹太人的习俗,兵丁显然是把耶稣原来穿的衣服又还给了他。他们把十字架重重的横木绑在耶稣肩上,和另外两个强盗由一个百夫长带队,缓缓走到行刑的地点。这一段路大约六百公尺。
  尽管耶稣努力站立着向前走,但是木头巨大的重量,加上先前流过许多血,他跌倒了。粗糙的木头划破并扎进他颈项和肩头的皮肤与肌肉。他尝试要站起来,但是没有足够的力气。不愿耽搁时间的百夫长抓住旁观的一个基肋乃人西满,叫他跟在后面替耶稣背那块木头。耶稣仍然在继续流血,全身同时冒着冰冰粘粘的冷汗。到了行刑的地方,他再度被扒光衣服,只留一条布围在腰部。
  钉十字架开始了。兵丁拿苦胆(一种轻度麻醉剂)调的酒给耶稣喝,他没有接受。他们命令西满把横木放在地上,然后把耶稣放倒,肩膀靠在那根木头上。一个兵丁在耶稣一边的手腕找着没有骨头经过的地方,将一根方方的粗铁钉从他手腕的那里深深钉进木头去,另外一边也同样。钉的时候他们特别注意不使两臂伸得太紧,让犯人有一点屈张身体的空间。然后他们把横木和直木固定好,再在直木上端钉了一个牌子,写着“纳匝肋人耶稣,犹太人的君王”。
  耶稣的左脚是与右脚叠在一起,脚趾朝下,用钉子穿过脚背钉在木头上,让两膝略微能弯曲。

在十字架上
  当耶稣身体的重量使得身体坠向下时,手腕里的正中神经(median nerve,一条在手腕及手掌中间经过的粗大神经)被钉子用力压迫。闪电般的剧痛从手掌穿过手臂到达头脑,从头到手痛的好象要爆炸那样。当他反射式地用脚将身体顶上来一点时,全身的重量就加在两只脚压在那根钉子上﹔又是火烧撕裂般的剧痛从中足骨(metatarsal bones)间的神经发出来。
  在这样痛苦的挣扎中发生了另一个现象。手臂渐渐疲乏无力,肌肉开始一阵阵剧烈的痉挛抽搐,造成连续不断的剧烈痛苦。这时候耶稣失去了控制双臂肌肉的能力,躯干垂挂在两臂下,大胸肌(pectoral muscles,胸部的大肌肉)麻痹了,肋间肌(in-tercostal muscles ,肋骨间的小肌肉)没有办法工作﹔空气可以吸入肺里,可是没有办法呼出来。耶稣挣扎着把身躯顶上来一点,好稍稍换一口气。终于他肺中和血液里的二氧化碳浓度升高到一个程度,肌肉痉挛稍稍缓和了点。

最后的话
  他暂时能够随着痉挛的抽动将身躯往上顶一下、顶一下,让肺里的空气得到一点交换。他的七言是在这样痛苦、短促的呼吸中说出来的。
  当他看见捻阄分他衣服的罗马兵丁,他向父祈祷说:“父啊,宽赦他们罢。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
  第二次,他向悔悟的强盗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第三次,他看见站在下面哀痛的妈妈玛利亚,说:“女人,看,你的儿子”,然后转向又悲伤又惧怕的少年,他所爱的门徒若望,说:“看,你的母亲”。
  第四次,他向天父大声呼喊:“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
  他经历了好几个小时无比的痛苦:一波一波将手臂狂扯乱扭的痉挛、一阵一阵的缺氧、背后粗糙的木头在身体上下移动时割扯已经稀烂的皮肉时钻心的疼痛。随后,新的折磨来临了。他的胸部开始感到要被压碎般的痛苦,那是他的心膜腔(pericardial cavity,包裹心脏的狭窄空间)慢慢地积满血清,压迫着心脏。
  他的生命快到尽头了。体液的丧失已经超过极限,被心包腔积水压迫的心脏挣扎着勉强输送又浓、又粘、缺少氧却带着过多二氧化碳的血液,受尽折磨的肺慌乱地拼命要吸进一点带氧的空气。极度缺水的组织不断刺激着脑子,他喘出一口短短的气,叫道:“我渴!”
  有人拿海绵蘸醋送到他嘴边。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他感觉到死亡的寒意侵入他身体所有的组织中。这个认识使第六句话“完成了”从他口中用微弱的气息中吐出来。他受苦的使命完成了,他可以容许自己的身体死去了。用最后所能挤出来的一点气力,他把扯裂的脚向那根钉子拼命一蹬,把腿伸直,换了最后一口气,说完“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你手中”就死了。

死亡
  钉十字架通常是用打断犯人双腿来结束生命的,这叫做 crurifracture。打断双腿的作用是不让他们再能将身躯往上推,胸部肌肉的紧绷就没有办法放松,犯人没有办法换气,很快就窒息死了。那两个强盗的腿都被打断,但当兵丁走到耶稣跟前,发现他已经断了气,就没有去打他的腿。
  为了保证耶稣确实已死,兵丁拿枪刺进耶稣的肋骨间,一直刺进心脏里面。心包腔的水和心脏里面的血就从伤口流出来。很明显地,耶稣的直接死因是由于缺水休克以及心包腔收缩压迫所引起的心脏衰竭,而不是一般钉十架者死亡的原因。
  耶稣就是这样在十字架上为我们———为你、为我死的……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