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感谢平凡生活的每一天


2002-05-05 09:16:04 作者:詹妮编译

    每年的感恩节我都试图让自己的心中充满一种特殊的感激之情,然而事实上在这一天,我并没有感到过比其他时候有更加深刻的谢意。我们家在用餐之前从来不做祈祷,因此在11月的第四个周四,突然要在餐前祈祷并致谢,会让人感觉非常的不习惯,而且我也认为这样做多少有些虚伪,好像在作秀似的。
    上大学时我到姨妈家去过了一个感恩节。坐在餐桌边,他们要求每个人都说出一件表示感谢的事情。当时由于实在想不出什么事需要感谢,我便带着戏谑意味地说自己感谢“卡尔文·克莱因”牌的牛仔裤。后来我记得那位姨妈再也没有邀请过我到她家去。
    幸运之神一直厚待着我,我嫁给了一个好男人,有一份极具创造力的工作,还生了一个美丽的小女儿。直到1998年之前,在每年的感恩节我们对生活所怀有满足多于感激。但就在那年的11月丈夫突然病倒,症状类似于流感:高烧、恶心、呕吐、肌肉疼,并且会时而出汗,时而发冷。我打电话向别人询问好的治疗方法,听起来当时好像流感正在四处肆虐,人人都告诉我让他多喝水,很快会好起来的。
    五天的时间里,我用尽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方法照顾着安德鲁。他虚弱得只能躺在床上,吃不下任何东西,即便是在我的哄劝下啜吸的几口饮料,最后也全被吐了出来。一时他会因高烧而汗流浃背,我就要为他换下被汗水浸透的睡衣与床单。半小时后他又会冷得浑身发抖,我就要忙着将几条毛毯盖到他的身上。
    我试了各种方法,惟独没想到他一向都不喜欢去的医院——事实上我早该坚持那样做的。我心里万分恐惧,因为安德鲁的身体一直都很好,我从没见他得过这么重的病,同时我也在担心自己与3岁的女儿罗丝会染上同样的病。我已经有了5个月的身孕,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是经受不了疾病的侵袭的。为了保险起见,我不让罗丝进安德鲁的房间,晚上还搬到了罗丝的双层床上去睡。
    本来我们早已定好那一年的感恩节要在姐姐家中过,父亲与继母专程开车从一千多公里之外赶来,为此姐姐还特意费尽心思准备了节日大餐。我不想由于自己一人而扫了大家的兴,因此只得带着愧疚的心情将发着烧的丈夫独自留在家中,并在临走时再三叮嘱他要记得多喝水。
    第二天早上我坐在丈夫的床边,对他讲述着昨晚的快乐时光,以及他所错过的那一丰盛的感恩节大餐。在谈话间我意识到安德鲁正在产生幻觉,紧接着多日来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感突然之间再次涌了上来,我真的害怕安德鲁会就此永远地离开我。我狂乱地抓起电话,打给了一位在急诊室工作的朋友,请他帮我送安德鲁到医院去。
    朋友赶来后走进安德鲁的房间,看了一眼便问我:“他的肤色发黄有多久了?”
    “发黄?”以前我一直没有注意过,这时才看出丈夫的肤色已像蜡纸一样黄了。而肤色发黄则意味着黄疸、肝炎、肝衰竭了,血压极低,而脉搏极快。
    傍晚时一组专家聚集到安德鲁的病床边,其中包括心肺、肾与血液科的医生。稍后他们又耐心、沉稳地让我讲述安德鲁生病以来的情况,以求找出使一个健壮男人突然病倒的真正病因。
    从医生们相互对视那谨慎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这些一向权威的专家也被安德鲁的怪病难住了,由此更加剧了我的恐慌,暗自担心这一次连医术高明的医生也救不了安德鲁了。
    在大厅中护士看到腹部微微隆起的我,带着同情的目光安慰着我,让我不要过分地担忧。我在心里想着是不是需要将医院中的神父请来,安德鲁是否还有未了的心愿呢?
    签署了同意给安德鲁的心脏插入导管的协议后,已疲惫不堪的我只能回家睡一会儿了。
    家中漆黑一片,没有安德鲁与罗丝的家变得空荡荡的。姐姐已将罗丝接走了,安德鲁住院期间,她会代我照顾孩子。一时之间我感到那样的孤独,我将她的绒毛猴子拥在了怀中,蜷缩进罗丝的双层床。那一觉睡得断断续续,每隔一个多小时就会醒来,给医院打个电话,而每一次都在担心听筒那头会传来安德鲁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的消息。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穿上衣服,昏昏沉沉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医院。我相信安德鲁是不会就这样轻易离我们而去的。
    而就在那一天,安德鲁的情况开始好转,他在医院住了近一周,回到家中又休养了一个月。直到后来我们才了解到安德鲁的真正病因。由美国一家专业机构所做的试验表明那是因钩端螺旋体病——一种动物所携带的疾病——所致,它一般可以通过被尿与粪便污染的土壤和水感染,但这种可能性都是非常低的,我们也一直都没弄清安德鲁怎么会得上这种病的。
    新年过后安德鲁又去上班了,我们的生活也恢复了原样。然而度过这一段危难的特殊经历却改变了我。
    那年感恩节,我们到安德鲁的家里参加了一个家庭聚会,全家24人欢乐地围坐在巨大的餐桌边,我突然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首先我交给每个人一张彩色的纸条,要他们在上面写下自己所要感谢的事,并依次将这些感激大声地念出来,然后再将我们所写的纸条连成一条长长的感谢环。对于我,这个感谢环象征着安德鲁患病期间亲戚与朋友对我们所表达的爱与关怀。
    当轮到我写下自己的感谢时,我没有提到牛仔裤。我已不再为不知该对什么事表达感谢而发愁了,因为我明白了人生之中充满了太多的惊奇与无常。
    每天夜里我伸出手就可以触到睡在身旁的丈夫;每个周末我可以伴着他在缠绵的乐声中悠然起舞;每个清晨我可以满怀温情地爱抚新出世的小儿子,亲吻他那醋似父亲的脸颊,而心中不会带有任何的遗憾……每当沉浸在这样幸福的时刻之中,一种甜蜜的谢意就会从心底涌上来,因为每一个平安、祥和的日子都值得我们去感谢的。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