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染血的爱


2003-05-12 16:31:49

    阴雨连绵一连下了好几天都不见有所好转,几天前收到好友的一封信,回信早已写好却一直无法寄出。无奈这天只好冒雨到邮局寄信。
    由于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路面上到处都是水,到处都是泥,几乎看不到一个行人。我来到邮局门口向里望了一眼,这样的鬼天气,邮局当然是冷冷清清的。我走进去来到柜台前,几个营业员都已沉沉欲睡。我向一个正在耷拉着眼皮养神的女营业员买好信封和邮票准备封口时,却发现柜台上没有胶水。我问她胶水在哪?那营业员向门口抬头一看,呶嘴示意我,松软的眼皮却始终没有抬一下。我转过身时才发现门边放着一张桌子,并且桌子里边站着一位老人。老人大约有六十来岁,头上戴一顶已经破旧成乌黑色的草帽,帽沿已经残缺不齐,有几处还耷拉着线头。他穿一件已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的旧汗衫,汗衫已经湿透,紧紧地贴在身上。老人的面前放着一个白色的布袋,里面一包软软的看不出是什么东西。老人正一手拿着针线,一手拿着写有地址的白布往布袋上缝。
    “大爷,您寄东西呀?”我随口问道。
    “啊?嗯。”老人忙抬起头,马上又低下去像害怕什么似的。这使我很好奇。
    “您给谁寄呢?”我又问。
    这次老人很长时间没有作声,过了一会儿,他才答非所问,又像自言自语地说:“天冷了,寄几件衣服,孩子在里边,别冻着”。
    在里边?
    我凑过去看那块写有地址的白布,只见上面有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石家庄XX监狱
        李XX收
     河北魏县大辛庄XX村
    看完后我大吃一惊,不禁“啊”了一声。老人猛地一颤,针尖刺入手指,他的中指上马上有血涌出,老人举起手指,有点不知所措。这时一滴血滴在那块写有地址的白布上,不偏不倚正好滴在那个歪歪扭扭的“狱”字上。血在白布上迅速地蔓延,将那个“狱”字染得一片血红。我忙掏出纸让老人将流血的地方握住,并替他缝上了那片白布。那位老人朴实得甚至连一句“谢谢”这样的客气话都不会说。从我手中接过东西时,只是冲我感激地点点头,然后抱着那个包裹颤颤微微地走向柜台,里面只不过是几件衣服而已,老人却抱得紧紧的,好像怀中的是自己最珍贵的宝贝。老人把东西放好,转身向门口走去。
    雨始终没有停过一会儿,老人那一走一滑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在雨帘中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天和地相接的远处。
    此时,我有很多的话想对老人的儿子说:不管以前你做过什么错事,多么对不起你的父母,但是有一点你应该明白的,你的父亲始终是爱你的。你可知道父亲冒雨步行几十里给你寄东西,这可是一包染着血的爱呀,并且这包上的何止是一滴血?它更是包含着父亲的心血和希望呀!如果你能收到这沉甸甸的父爱,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悔改呢?
    由此我想到了在天父面前我们都是失足的孩子。并且,天父为我们的罪过所付出的血的代价远远比一个人为孩子付出的大得多。他在寄给我们圣宠的包裹上不仅仅是一滴鲜血而是他爱子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的鲜血。可是我们拒绝他的爱,一次又一次地犯罪。有一段经文也这样说:“我前日若不自弃尔所赏之物,我今又多圣宠矣,是谁之过,是谁之过。”但天主的爱是伟大的、无私的,只要我们能够悔改,能够“不自弃尔所赏之物”,天主以后“寄”给我们的圣宠和父爱我们都能如数地收到。(陈凤英)

本文标题:染血的爱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