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我的进教与皈依


2004-03-10 08:59:41 作者:崔淑引口述 李景玺整理

    天主召叫人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我借着病痛认识了天主。
    结婚以后我总觉得身体不太舒服,由于当时家庭经济拮据,始终没有去看过医生。直到婚后七年的一天,当疼痛实在无法忍受时,我才到医院去检查,检查结果是卵巢囊肿,如果动手术以后百分之百不能生育。后来手术还是做了,不幸的是留下了后遗症,病痛之魔始终缠扰着我。我到处打听求医,找到了一位乡村名医,求他医治。可是服药后,不但病情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了。此时我的精神几乎完全崩溃。
    偶有一天,我表哥获悉我的苦衷后,劝我信奉基督新教。开始我根本不相信,屡次相劝下,我终于答应了,但我也提出了条件,信耶稣后病情要有所好转。他给我讲了点道理后,又给了我一个十字架。我把它挂在墙上,苦苦哀求,求主减轻我的病痛。病情果然有所好转,但过几天后却又旧病复发了,我想可能是由于我报着试探的心信的主,不够诚心,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心投靠主。
    一天晚上,当疼痛之魔袭击我时,我就在地面上铺了一条麻袋,跪在十字架下哭求主,求主赶走病魔。疲倦时我就席地而睡,醒来后接着祈求:“主,反正我是你的人,你就看着办吧!我把自己完全交托在你手中……。”就这样熬过了许多个不眠之夜以后,突然有一天我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主垂顾了我。正如圣咏上所说:“上主接近一切呼求他的人,就是一切诚心呼求他的人。”(咏145:18),于是我比以前信得更真了,风雨无阻,每周都到一个私人家庭去聚会祈祷。虽然如此,但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觉得此团体有些混乱。
    后来听说商州市西背街有教堂,于是我就找到那里,正逢一位叫余玛窦的神父,他待我非常热情,我说明来意后,他就不厌其烦的给我介绍了天主教,并且还给了我两本书《要理问答》和《进教要理》,我觉得书挺好,于是就把这两本书拿到我以前聚会的团体中,让他们看,没想到却遭到了冷眼,说我进了“邪教”,就这样我被迫离开了所属的团体。
    1984年我领洗进入了天主教会,我觉得十分高兴,因为我找到了真正的教会。耶稣说:“找必找着”。我相信这是天主的思赐,我领洗不久后,我女儿(结婚两年后抱养的)也就领洗了。   
    由于我的进教,辱骂我的人更多了,说我是“石女”,我因此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终日忧戚,好在有母亲的支持,我才有点安慰,母亲常对我说:“你的病之所以能好是主的恩赐。”后来母亲也领了洗,随后我就又向天主祈求看能否给我赏赐一个孩子,我每天不断地祈求。终于有一天奇迹出现了———我怀孕了。此时我又想起天主对亚巴郎的许诺,撒辣年老怀孕生子,在人看来办不到,但在天主没有办不到的事。
    全能者在我身上显示了奇能,正如圣咏上所说:“上主赐我如此宏恩,我将何以为报。”我在感谢天主的同时又给天主许诺:“天主,你既然让我怀孕,我愿意把孩子献给你,正如亚巴郎把依撒格献给天主一样。”
    更使我惊异的是,分娩时竟然是一对双胞胎男孩,这更增强了我把孩子奉献给天主的信念。
    如今,孩子们争先恐后到堂里辅祭,我的心真是太高兴了!我要不断地为他们的圣召祈祷。  
    天主给我的太多了,我无以回报,闲暇之余我便出外传教。在福传的过程中,承受着许多流言蜚语。我不把它放在心上,因为承行主旨是我最大的满足和喜乐。

 

本文标题:我的进教与皈依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