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一个平凡女孩的音乐梦


2011-10-19 10:02:36 作者:信德报编辑部 来源:《信德报》2011年9月29日(总第460期)

    经典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中最杰出的女中音咏叹调《你们可知道》在圆形的音乐厅中回响,单纯优美的旋律,明朗典雅、简洁流畅。歌者张弛有度,将节奏感、语感拿捏得恰到好处,把对爱情的渴望、困惑、忐忑与虔诚表现得淋漓尽致,天才莫扎特神来之笔的那个情窦初开的小侍童凯鲁比诺仿佛就站立在听众眼前……此情此景并非记录歌剧院名伶的演出,而是来自于一个连如何捕捉摄影机镜头并摆出优雅Pose都不懂的稚嫩女孩的个人演唱会。

 

    2011年8月27日,“王思雨感恩音乐会”在河北省艺术中心东方奥斯卡音乐厅举行。这不是什么歌星或名人的表演,而是一个平凡的学生、平凡的农家女孩、平凡的天主教教友的个人演唱会。王思雨,这个尚未满18岁的女孩,因今年7月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而成了人们热议的对象。近10年来,她是石家庄声乐类考生中应届考上这所中国最高音乐学府的第一人。
    王思雨的成功离不开她在音乐道路上的上下求索,更离不开天主的眷顾,这一点是她最深切的体会,故此,她的这场独唱音乐会主题为“感恩”。音乐会从策划到演出仅用了不到20天时间,为了这场演唱会,王思雨的老师、家人和众多石家庄的热心教友一起投入到筹备工作当中,石家庄北堂的天籁合唱团及圣乐团分任伴唱、伴奏,主持人、钢琴伴奏、场景设计、助唱嘉宾也均由教友担任。


2011年8月27日,王思雨成功举办了人生的首场音乐会,名曰“感恩”,她以动情的歌声向默默支持她的亲人、恩师献唱,更向对她无限眷顾的天主献上一颗感恩的心,华丽的舞台演奏着感恩的交响。  小盐/摄

 

    面对家乡父老、恩师益友,在众人瞩目的舞台上,王思雨的眼里闪烁着泪花,用歌喉咏唱着生活的美好,倾诉着对神圣的渴慕,让观众的心灵沉醉于宁静的夜晚。

 

 

    “我向你慈母,献上一首颂歌,慈母啊慈母,你是罪人的主保,你是罪人的依托……”熟悉的旋律,在王思雨深情的演绎下,格外深入人心。这是在华北地区广为传唱的《歌颂慈母》,由王思雨的姥爷王灵锁于1982年创作的。这首歌曲如同一条穿越时空的纽带,将歌者的思绪牵引到伴着姥爷歌声的童年……

    1993年10月4日,王思雨出生在河北省藁城市增村镇北桥寨村的普通教友家庭。爸爸王云利是货车司机,妈妈王会英在诊所工作。高二那年,王思雨的好嗓子被中央音乐学院嗓音研究中心的音乐专家发现,给了“声部全,音域宽,是难得的女中音”的极高评价,从此坚定了她的音乐之路。
    熟悉她家的人都认为,这副天生的好嗓音,源自其家族的遗传,而思雨对音乐超强的领悟能力则源于姥爷的熏陶。王灵锁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医术医德一流,同时他“没事爱琢磨个教会曲子”。这位民间音乐家一生创作、改编了几十首圣教歌曲,却抱着“教会的音乐就该属于所有教友”的思想,从来没有在自己的作品下署名。
    王思雨最佩服的人就是自己的姥爷,儿时坐在姥爷腿上,和着姥爷二胡拉出的旋律唱歌。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姥爷是个“特别巧”的人,一根普通的木桩,经过姥爷一双巧手的雕琢竟成为一把二胡。一次,姥爷随着乡文艺队演出结束后,一位音乐老师对他的乐器产生了兴趣,好奇地问:“我见过三弦琴,也见过五弦琴,只是你手中这个四根弦的乐器实在没见过,这到底是什么啊?”姥爷哈哈笑答:“您怎么可能见过呢?这是我自己做的乐器。”在场者皆拍手称奇。


2009年5月25日,王灵锁(中)教友在北桥寨小学演奏自己发明的乐器   王会英/供图

 

    姥爷也格外喜欢乖巧的思雨,常常表演给她看。“许多乐器的演奏方法,都是姥爷自己悟出来的。”思雨说姥爷弹琴时可能指法不对,但曲调却相当精准,她第一次弹出的曲调也是姥爷教的。“孙辈中只有思雨一个女孩,她天资聪颖,父亲对她疼爱有加,祖孙俩的感情深厚。”王思雨的舅舅感慨地说。
    思雨高三那年,姥爷因心脏病突发离世,没能看到外孙女高考中榜,没能听到外孙女演唱他这首《歌颂慈母》。在2010年北桥寨的圣诞晚会上,王思雨唱了一首《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优美的歌声感动了在场所有的人。王会英说,这是唱给她姥爷的,长大后要像她姥爷一样用音乐光荣天主。

    “抬头一座山,俯首一条河。山叫父亲山,河是母亲河啊,母亲河……”音乐会上,一首《父亲山母亲河》,让即将跨入大学校门的王思雨泪光盈盈,她深深地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拥有的荣冠背后写满父母含辛茹苦的养育以及无私的奉献……

    直到现在,王思雨的母亲仍为女儿走上艰难的艺术之路有点儿忐忑:“即使她不当艺术特长生,凭这孩子的学习能力,考个好点的大学也不成问题。”因为思雨从小到大在学习上从未让家长操心过,尤其数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今年高考文化课成绩取得539分的高分,王思雨同时收到澳门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并奖励11万港币的奖学金。其实王会英更愿意女儿选择这所大学,但最终还是尊重了女儿的选择。
    王思雨当初成为艺术生,还要从她备战中考说起。她就读的藁城市尚西中学的初三班主任找到她的父母,说这孩子在音乐上是个好苗子,万一因为考试发挥不好上不了重点高中,那可太遗憾了。为了万无一失,班主任建议王思雨走特长生的路线,因为初中阶段王思雨在“第二届全国校园才艺选拔活动”与“青春中国”两场水准较高的比赛中均取得优异成绩,“歌唱得那么好,不利用起来岂不太可惜?”
    其实,思雨在2000年“六一”儿童节,就登上了乡里的舞台,有模有样地弹琴、打鼓、歌唱,当时她才7岁。“我喜欢并享受站在舞台上的感觉,这一点好像是与生俱来的”,王思雨说自打那次登台后就迷上了歌唱表演。
    为了让孩子顺利考上重点高中,父母听取了班主任的建议。王思雨临阵磨枪,上了半个月的声乐课就参加了艺考,却出乎意料地获得声乐类第一名。中考成绩揭晓,艺术特长生的录取分数线为420分,藁城一中的提档分数线为542分,而王思雨则考了558分。即使不靠特长,王思雨也完全能考上藁城一中。母亲王会英为女儿感到惋惜,多次找到思雨高中的班主任,要求把女儿从艺术班调到普通班,她甚至为女儿设想好了,将来学习财会专业,过稳妥的生活……最终,班主任的一句“如果她保持自己的文化课优势,并把专业练习好,就是用‘两条腿走路’”改变了王会英的想法。
    这些年来,为了支持女儿追逐音乐梦,积攒的钱几乎都花在了她身上。父亲每次开货车出门拉煤就是好几天,前年发生了雪灾,他在外面被困十几天。本来打算今年就不开大车了,如今也只能再晚几年退休。懂事的思雨安慰父亲:“上学以后我要想办法兼职赚钱,将来不光自己负担学费,还要给弟弟交学费。”

    “春天的花开了,夏天的蝉叫了,秋天的果熟了,冬天的雪飘了。老师我想你,想你,你是我最美好的记忆……”《老师,我想你》的悠扬曲调,如同耳畔的低语,诉说着对老师的感激之情。王思雨向嘉宾席上的启蒙老师赵春妹深深鞠躬……

    进入高中的王思雨,演出经验已经非常丰富了,即便如此,这个小姑娘并不确定自己会把音乐作为今后的追求,她梦想自己将来会成为一个俏丽的白领……
    而赵春妹老师的出现则打消了她的所有杂念,每每提到赵老师,王思雨都充满感激,她说没有赵老师,就没有今天的自己。
    赵春妹是藁城一中的声乐教师,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而且也是女中音,正好带王思雨这届学生的专业课。赵老师初次见到思雨,就对眼前这个女生印象很好,特别是听到她的声音也是难得的女中音后,更觉投缘。专业课上的频繁接触,使得两颗为音乐跳动的心愈来愈近,赵老师从这个学生的身上看到自己曾经对音乐孜孜以求的影子,她倾其毕生宝贵经验教导思雨,而思雨则以突飞猛进的唱功回报老师。通过赵老师的教导,王思雨彻底爱上了高雅的美声,并下定决心:“音乐就是我的梦想!”
    赵老师不仅教她如何演唱,更注重培养她作为一个歌者应具备的德行。高二的时候,学校举办校园歌手大赛(声乐专业学生不参赛),王思雨被邀请作为献歌嘉宾。对于这种表演,王思雨有些懈怠,未经准备就上台表演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赵老师一改平日的和蔼,严厉地指责她不珍惜登台表演的机会,不尊重自己的听众。赵老师说:“歌唱演员都知道,在舞台上嗓子是最容易出错的,而且10次登台,会有8次身体都不舒服,如果是关键比赛,你怎么办?不唱了吗?考试不仅考你的唱功,更考验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歌唱演员的稳定性需要靠丰富的演出经验获得,你上台前不好好准备,下台后不认真反思,真让我生气!” 王思雨十分羞愧,从此对自己严格要求。只要有登台演出的机会,就全身心投入,甚至把上课练歌也当作是正式的舞台表演。[page]

    令王思雨意外的是,赵老师让她以另外一种角度看到了教会的光芒。在准备音乐会之前,赵老师陪王思雨拍写真集,介绍说,美声唱法是从古典声乐发展起来的,而古典音乐多为教堂音乐,美声的发源地是意大利,而且在那里歌剧真正地被发扬光大。“意大利是天主教国家,如果你以后想在音乐道路上走得更远,一定要到这个国家。你需要感悟她的历史,多聆听那些非常神圣的宗教音乐……”当王思雨告诉老师自己的天主教信仰时,赵老师惊讶连连:“太奇妙了!太奇妙了!”

    “无论何时我们接受耶稣的恩赐,我们就与他成为一体。主是我们的养分!耶稣是我们最宝贵的礼物。”一首圣洁、神圣的教会歌曲《天赐神粮》缓缓流淌,浑厚的女中音,优美的交响乐,将人们带入神的光辉中。王思雨的思绪回到了逐梦的舞台,正是有主的一路陪伴,她成了音乐路上的幸运儿……

    2011年2月14日清晨,王思雨在母亲的陪同下踏上开往北京的列车。
    其实王思雨根本没有报考中央音乐学院的奢望,毕竟这是中国艺术院校中唯一一所国家重点高校和“211工程”高校,每年报考者成千上万人,而被录取者却寥寥无几。王思雨的第一选择是西安音乐学院,恰巧今年西安音乐学院在中央音乐学院设了考点,当时两所学校都在招生,“既然都来了,报名试一下”,没多大信心的王思雨顺便也参加了中央音乐学院声歌专业的考试。王会英回忆陪女儿考试的经历,感觉一切来自天主的安排,“如果西安音乐学院不在北京设考点或者把考点设到其他学校,结果也许会完全不同。”
    提起这次紧张的专业考试,王思雨笑言窘况百出。参加初试一轮的时候,王思雨格外重视,穿着金色的演出服,还在音乐学院大门口花100元化了舞台妆,在考场外排队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突兀,因为别的考生根本就没有化妆,自己“隆重”得太早了。这轮是试唱环节,要求清唱,王思雨准备的歌曲是《世上没有优丽狄茜我怎么活》,开口只唱了四五句,就听到评委一声“停——”,就这样王思雨的初试一轮结束了。王思雨心里难受极了,她想肯定是自己唱得太难听,主考老师们都听不下去了。
    2月18日早晨8点半,进行初试二轮,由于认为自己进入第二轮的可能性不大,所以王思雨也不着急,溜达到考试楼下已经8点20了。通知栏上张贴着进入初试二轮的名单,只有16个人,而且竟然有自己!她这才缓过神来,赶紧往考场赶。这轮要求演唱一中一外两首歌曲,因为需要钢琴伴唱,所以必须提供考试歌曲的乐谱。这时王思雨才发现自己要演唱的《黄水谣》的歌谱不符合要求,没有歌谱就没办法考试,只能碰运气看看其他考生有没有这首歌的歌谱。“说真的,即使有人有这个谱子,又有谁肯借给竞争对手呢?”王思雨不安起来,心里不断求天主助佑,谁想一名考生很爽快地把自己的《黄水谣》歌谱借给了王思雨,让她顺利参加了这一轮考试。王思雨对天主的奇妙安排再次充满了感激!
    上一轮精心准备,这一次仓促上阵,王思雨成了考场上的另类。只见这次考生们都做了充分的准备,穿着演出服,画着精美妆容,而毫无准备的王思雨穿着羽绒服就上台了,这一次她能看清台下座椅上分散坐着10个评委。钢琴伴奏虽然不是自己私人聘请的,但水平之高让王思雨都有些沉醉,琴声与她的声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演唱结束,王思雨恍惚感觉自己发挥得还不错,走出考场,后面两个考生便围上来对她说:“你唱得真好!”
    王思雨的名字出现在进入复试的11人名单里,母亲王会英的脑海里忽然有了“天主”的清晰概念。一直以来王会英没有认真思考过自己的信仰,只是觉得从老辈人传下来的一定没有错。而女儿的顺利过关以及考试中有惊无险的意外,让王会英反思“凭什么让我们如此幸运”?她懂得了这就是天主的爱和眷顾。
    陪女儿考试的这几天,王会英和所有家长等候在休息区。这几天她见证了太多由神气十足变为落寞惶恐的表情,一位考生家长和她聊天时哭着说,孩子为了考进中央音乐学院已经复读两年了,这次连复试都没进,以后可怎么办……
    复试是专业考试最重要也是难度最大的环节,同样是演唱两首歌曲,但曲目必须与初试不同。考试的前两天,王思雨得了重感冒,声音受到严重影响。参加复试的前一天晚上,思雨不断默念圣母经,向天主祈祷:“离梦想这么近了,请保佑我正常发挥……”复试演唱要求更加严格,通过抽签打乱演唱顺序并且还是拉帘考试,以防作弊。“考试很公平,不管最后考不考得上,我都觉得这次经历非常值得。”最终王思雨顺利地通过专业考试,而且是8位佼佼者中年龄最小的一位。
    人们都说这个女孩太幸运了,为了考进中央音乐学院,有多少人连考数年无果,而她还不到18岁,第一次考试就做到了。
    顺利通过专业考试的王思雨,并非人们想象的那般轻松。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计划招收的女中音是6名,王思雨并没有在计划范围内,而且是否录取还要等待文化课考试的结果。2011年3月2日,专业课考试一结束,王思雨就和一个学美术的同学回到学校,开始了三个月的疯狂学习。“只要能回到在专业课考试以前的成绩,我就心满意足了。”到校两天后就赶上月考,王思雨竟考了400多分,引来同班同学赞叹。王思雨没有丝毫满足,文化课学习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鼻窦炎犯了,母亲来送药,看着女儿没日没夜地学习,心疼不已:“你回家休息吧,咱大不了上河北师范大学。”王思雨固执地摇摇头,送走了母亲。
    “艺术生的第一名进不了全年级的前一百名”是藁城一中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有一次月考,她考了高三文科班全年级第五,文科班的老师把她的成绩打出来,贴在黑板上,对学生们说:“看看,你们还不如一个艺术生。”
    王思雨对学习就是有一股子韧劲儿,石家庄赵振法教友对此深有感触。高二下半年王思雨跟随赵振法老师系统地学习声乐,从藁城到老师家,需3个多小时车程,但无论刮风下雨,还是身体不适,她从未缺过一节课。赵老师说:“这个孩子真的是个刻苦学习、对音乐十分执着的人。”
    高考前半个月,王思雨感到压力很大,但是只要认真唱上几首歌,心情就会变得豁然开朗,因为音乐已经成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养料。
    高考文化课成绩取得539分,对于一个艺术生来说是相当好的成绩,但究竟能否进入梦寐以求的学校,王思雨心中还是直打鼓。2011年7月8日晚上,听说本科提前批A公布录取名单,王会英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搜索中央音乐学院的录取名单,刷新、刷新、再刷新,始终没能找到女儿的名字。她如坐针毡,丈夫出车在外,女儿在石家庄做兼职,心提在半空怎么也落不下来。她再也没有勇气看电脑:本科一批只能报考一所,一旦不能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女儿只能选择二类大学了。突然思路被一阵手机短信提示音打断,王会英打开后心中不禁一阵悸动,是河北省教育考试院发来的王思雨被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录取的通知。像是读不懂这几行文字似的,王会英又逐字读了一遍,才接受这个事实,她迅速把这条信息发给王思雨、丈夫、弟弟以及女儿的老师。王会英祈祷感谢天主后安心地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思雨的舅舅来询问外甥女的录取情况时,王会英才知道前一晚的短信全白发了,赶紧给女儿打电话。接到母亲突如其来的报喜电话,王思雨有点不敢相信,经过三遍“您确定看清短信了吗”的追问才放下心来。
    “我一定要好好珍惜大学时光,把专业学好。”王思雨认真地说。她计划未来几年站在青歌赛和金钟奖的舞台上,然后实现她更大的梦想,王思雨说,自从小学学习了《威尼斯的小艇》这篇课文,就被文章所描述的恬静、虔诚的水城人的生活所吸引;第一次从赵振法老师的声乐课上听到《天赐神粮》时,就感到教会音乐的美妙,一定要“去意大利学习最正统的美声和歌剧。”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美声音乐真正的魂。
    幸运女孩王思雨载着她的音乐梦想踏上新的旅程,愿信仰的光亮指引她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王思雨(左一)最珍爱的一张全家福    王会英/供图
 

 

 

    后记:2011年9月20日,正在北京军训的王思雨给信德报记者发来短信,介绍了自己的近况。
    9月4日上午到中央音乐学院报到,王思雨所在的声歌系新生们就被通知,要参与9月9日、10日在人民大会堂的“杏坛花雨——感悟《论语》大型交响组歌”的演出。当天下午2点思雨和同学们就开始排练合唱,并且要尽快熟练20多张歌谱,王思雨不能按原计划陪送她上学的家人逛北京,只能匆忙给妈妈发了一条短信向家人道别。
    无暇欣赏梦想中神圣的大学校园,王思雨和同学们便全身心投入辛苦的排练,每天要练到晚上10点。不过王思雨觉得这次演出经历让她长了不少见识,能够见到郑晓瑛、杨洪基、韩红、徐涛、凯丽等艺术家。“通过这几天的彩排,我发现同学们唱得都特别好,压力真不小呀。如果想在北京唱出成绩来真是不容易,好多唱得非常好的歌手只能当合唱演员。不过,我对自己有信心,信仰会给我力量!”
    王思雨一到北京就寻找附近的教堂,发现宣武门天主堂离中央音乐学院不远。她说军训结束后,自己会常到教堂参与弥撒,更希望圣诞节时可以参加教堂的演出,为教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