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怀念一位修士


2004-02-03 09:28:46 作者:陈龙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经常带我去圣堂,我家离圣堂很远,约有10公里,每个主日天,我就拽着母亲的衣角,步行去教堂。在教堂内有一位像乞丐一样的老修士,当我第一眼看见他时,那样的惊奇。他那满是补丁的衣服,露着脚跟的鞋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他那安详而充满喜乐的面庞更使我记忆犹新。
    记得在一个冬天的主日弥撒后,我冷得直打哆嗦,看见他,正和教友说话,出于幼稚便去给他把鞋勾起来。哎呀!他的那双足跟,已经被像刀子割了条口子似的,还流着线细的血水,我很心疼:“妈妈,你看修士爷爷的脚跟破了!”这时修士很慈祥地说:“这就是克苦、背十字架,我们卑微的人,没有别样立功劳的机会,你看耶稣为救赎我们,被犹太人钉死在十字架上了,我这一点补赎算不了什么。”
    从母亲口里知道,这位修士非常勤劳、谦逊,生活朴素,性情善良,为人处事和蔼可亲。他照看圣堂,打扫院落,领经,辅祭,接待客人,堂内事务一概全包。而且堂后面的十几亩苹果园,他也修剪,整理。又喂养了几头猪,一些兔子,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他早晨5点起床,在自己的小房间内与主密谈;天亮后,他就去市场拾一些菜叶,去地里挖一些野菜来喂猪养兔,一切收入全都交给本堂神父。白天除了祈祷之外,就是忙于堂区的杂务、农活,可以说是一个忠实的管家,勤劳的仆人,尽职尽责的好修士。
    给我最深刻印象的是那些兔子,每年夏天到来,必须剪毛。看到我妈很热心,一天弥撒结束后,修士就对母亲说:“路济亚,请您给我帮个忙,我老了,手上无力,这些兔子的毛得修剪了。”我母亲赶快答应了,于是我和母亲跟着他到那简陋的小房间,他变戏法般地给我拿出几个苹果,馋得我不顾削皮就吃起来。随后他拿出一把剪刀递给母亲,自己抓住兔子,剪起毛来。边干活边给我们娘俩讲教会的道理,从他的口里我了解到了圣经上的许多故事和吾主耶稣的的教导。
    以后每逢主日,他就邀请母亲帮他剪兔毛,当然我也沾了不少光,不是吃苹果,就是舔白糖,更多的是知道了许多圣人故事和教会的道理,自己也越来越懂事。每次我见到他时,都非常礼貌地叫一声“修士爷爷”,他也亲昵地说:“哦,小天使又来了,要不要将来做修士?”我当时头一偏,靠在母亲身上,咧嘴笑个不停。后来修士爷爷送给母亲一把小巧玲珑的剪刀,到现在母亲还保存着,并时常提起关于修士爷爷的许多故事。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修士爷爷岁数一年年地增长,头发白了,健壮的身体消瘦了。这天,我又去望弥撒。唉!怎么没看见那位可敬的修士爷爷呢?弥撒结束了,看见教友们都去苹果园的小房间看他,我和母亲也去了,他躺在床上,很和蔼地与我们每个人谈话,我天真地问:“爷爷,您怎么啦?”他用又粗又厚的双手摸着我的小脸蛋说:“我在星期六去捡菜叶,回家时,在一条坡路上,不小心滑下去了,多亏圣母妈妈的保护。半小时后,路上过来一位教友把我送回家。经医生检查,只是受了点皮肉伤,躺几天就好了。”床上铺得很简朴,一张凉席,一套被褥,一条单子,冬天这么冷,他就是这样度过的,从此他的腿便落下了后遗症,总是不灵活,身体越来越不行。
    后来我终于进入修院,可是每年春节,我都要去拜访他,并从他那儿得到了许许多多的鼓励和支持。1996年,这位可敬的修士爷爷因病去世,荣归天乡。
    眨眼间,七年过去了,可我终于才明白,我之所以能走上修道之路,就是因了修士爷爷的善言善表给予的潜移默化,这也是他的祈祷、克苦所换来的美果。
    可敬的修士爷爷,我在祈祷中忘不了您,时时刻刻想念着您,让我们来日在天乡团聚吧。

本文标题:怀念一位修士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