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苦难与重生


2011-03-29 10:14:49 作者:张先震

    家境贫穷,为了交上我们四兄妹的学费,每个暑假父亲都要领着我和二弟找活干,只要能挣到钱,再苦再累的活也干。十六岁那年的暑假,有人来收购竹子,我们父子三人便上山砍竹子卖。夏日的天气忽雨忽晴,三人整天在山上,一会儿被大雨浇得浑身湿透,一会儿又被烈日晒干,一个暑假下来,体质较弱的我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病情日益严重,到第二年春天,距中考百天左右时,终于丧失行走能力,被迫辍学。贫困的家庭,拿不出钱为我治病,直到在床上躺了一年后,父亲才借足一笔钱,把我送到市医院。经拍片,髋、膝关节已变形,医院已无能为力。回到家里,我知道,我这辈子要与床为伴了。
    突然失去了健康的身体,失去了深爱着的学业,说不哀伤不落泪,这是假的,但我清楚地知道,泪水并不能拯救自己,相反,一味地沉湎于哀伤之中,只能使自己陷入绝望的泥沼。
    我找寻着不需重体力的职业。学医,不行,躺在床上没法为病人看病;学习家电维修,也不行,躺在床上没法摆弄电器……能想到的种种职业,又一种种被否定,最后决定学习文学创作。我知道,走文学之路很难,尤其是像我这种各方面条件都差的农村娃。
    脊柱强直,髋、膝关节变形固定,我没法坐,连躺也只能一个姿势地仰躺着。我叫三弟找来本硬皮书作垫板,我躺着一手托垫板,一手握笔写。身处乡村,没有图书馆,没有书摊报亭,无处获得书刊阅读、学习。我叫两个弟弟留意,在学校里看到同学有文学书刊就借回来。同时,我叫父亲帮我在村子里寻找报纸,不管是新是旧是脏是净,都捡回来。有时能捡到一两张辟有文学副刊的报纸,我真是高兴得不行。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疲劳,夜以继日地读,夜以继日地写,不知不觉,夜幕降临了,不知不觉,公鸡报晓了。几个月后,我的第一篇作品发表了,收到样报,我内心的喜乐难以言说,读了一遍又一遍,总也读不厌……一晃近二十年过去了,我不断地读写,至今发表了几百篇作品。
    2008年3月初,导致我瘫痪的强直性脊柱炎产生了并发症——虹膜睫状体炎,12天时间左眼已蒙上一层膜,看不见东西了,不得不前往县城住院治疗。住院期间,一位皈依天主不久在县城工作的朋友来看望我,并带来了神父、修女和他的其他朋友。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天主教信仰,与他们交谈后感到很震撼。
    半个月的住院治疗后,我的左眼视力下降,好在又能看见东西了。因医生说此病易复发,为便于治疗,我出院后一家三口便在县城租了房子住下来。这时,神父送来了一本圣经,我当即读起来……几个月后,我读完了一遍,激情难抑的我要求神父立即给我洗礼!神父说,你再慕道一段时间,安排在圣诞节或明年复活节领洗。
    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激动万分,常常泪流满面,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困惑,所有的委屈,此时都找到了答案,找到了安慰,而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我的明天,我有了生活的明灯和世界上最坚强的依靠——天主。
    我的妻子是一个善良的女性。善良的人是有福的,因着天主特别的眷顾,我的妻子完全相信天主,全心依靠天主。2009年复活节,我们一家三口领受了洗礼,投入了天主的怀抱,成了天主的三只小羔羊。那天,我的泪水不停地流,这是感动的泪,感激的泪,幸福的泪。

    时间过得真快,两年多了,除了主日参加弥撒外,平常的日子里,我一边写稿,一边阅读《圣经》等书籍,并为福传尽绵薄之力。平凡的日子,因为认识了主,而变得不再平凡。
 

病榻上的作者

    天主真的好爱我,我的苦难、我的骄傲、我的软弱、我的罪恶、我的十字架……他全把它们变成了垫脚石,使我能够接近他。主啊,为了救卑微、罪恶的我们,他做出了无与伦比的牺牲,与他相比,我在生活中还能抱怨什么呢,还有脸向他求什么呢?求什么都是过啊!只求他,让我活出他的肖像。所以主耶稣啊,请您切切帮助我,让我有足够的信德和毅力面对一切。

本文标题:苦难与重生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