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我是上主的工具


2005-01-22 09:23:29 作者:张燕君 来源:信德报(第229期)

     “凡求的人,必得到;寻的人,必寻到;敲门的人,必给他开。”(路11:10-11)
    1988年高中毕业以后,出于孝顺外婆,我进入汉口天主教慕道班。在修女的谆谆教导下,我彻底认识了耶稣是造天地万物的大主宰———天主,而不是我想象中一位西方文化中的神话人物。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外公外婆给我讲过许多关于耶稣的故事,以及亚当和厄娃受蛇诱惑,诺亚方舟与火烧五城等等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在武汉同济医科大学读书的同时,我选修了圣经与神学,进一步了解基督的使命和人生的意义。渐渐地我明白了:外公外婆不是搞迷信活动。以前不理解两位老人把陌生的病人接到家里花钱给他们治病;还把浑身污垢的乞丐安置在家里吃、住,给他们衣服等等。
    “我饿时,你们给我吃;我口渴时,你们给我喝;我出门时,你们接待我;我患病时,你们照顾我……我切实告诉你们,凡你们为我的兄弟中最小的一人做的,就是为我做的。” (玛25:35—40)
    原本我是一个内向胆怯的女孩,只有外婆是我最忠实的听众。自从加入了天主教,我也加入了外公他们祈祷的行列,不再是有口无心的旁观者,渐渐地我的性格变得活泼而开朗。
    1990年我参加了WHO中国首届引导式教育培训班(当时我只是个旁听学生),在圣神的助佑下,我一夜之间变得口齿伶俐、勇气倍增。第一次在外国专家的提问下对答如流;毫不胆怯地做示范动作,给爱尔兰康复专家欧康娜教授(信仰天主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我毕业后得到在武汉同济医院康复中心南登昆教授和欧康娜教授的免费进修作了铺垫。
    1992年进修期间我又荣幸地认识了WHO香港复康会行政总监希拉·贝维丝老师,她和欧老师忘我的敬业精神深深地刻入我的脑海,也正是她们为我国康复事业的无私奉献激励着我:要终生献身于我国的残疾人康复事业。
    赞美上主!感谢基督!我的道路不是我或者父母决定的,乃是耶稣在暗中妥善安排的。
    1993年9月在贝维丝老师的推荐下我幸运地成为WHO(世界卫生组织)康复培训班的一名学生。在安徽医科大学长达两年的学习期间,我像一个饥渴的婴儿,饱尝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康复源泉。不仅提高了自己康复评估、康复治疗等国际最先进的康复技能,而且领略了外国专家教学的特点:边示范边教学。最大的收获是:有一位主内姊妹陈霞(基督教徒),我们可以结伴去教堂作礼拜、唱诗歌、共同分享圣经;学习期间我有幸得到来自台湾辅仁神学院的神学博士房志荣神父的帮助,顺利完成学业。因着耶稣的缘故和圣神的大能,我的学习成绩特别优秀,给每位代教老师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得到了贝维丝老师赠送的一本圣经,我珍藏至今。
    1996年在燕铁斌教授的指导下,我的第一篇论文就在国际康复评估大会上宣读并获得了优秀论文奖,同学们羡慕我,老师们夸我有出息,家人以我为荣。在广州工作的三年里,我先后得到了中山医科大学附院、第一军医大学附院(珠江医院)、儿童医院及暨南大学附院等康复科主任的厚爱与指导,每年参加全国大型康复会议交流1—2次,在国家级医刊《中国康复》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七篇。为我以后坚定不移地从事康复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8年8月,由于工作出色,我获得了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先生的邀请,参加第十一届亚太地区国际康复大会,论文又一次获奖。这年秋天我放弃了广州的高薪工作,带着满腔热情回到了家乡湖北,创办天门市民爱康复中心。办院初期,我得到了香港复康会、香港痉挛协会、香港乐施会的大力支持与帮助,每年两次派外籍专家来天门亲临指导,老师的支持是我今生最大的精神财富。
    上主啊,你是如此奇妙!在我未出生之前你已经给我预备好了一切。我没有想到自己的另一半杨杰早已在天门等候着我。在我孤立无援地开辟着康复市场时,是杨杰陪伴着我骑自行车踏平了天门的乡间小路;当我遇到困难时是他默默支持与我同舟共济。他不仅在我的面前归随了基督,他对残疾朋友更加慷慨解囊、关怀备至。随着与他的交往加深,我被他深深地吸引了:他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体育赛场上摘取了一个又一个桂冠;而且被评为十大新闻人物、十佳杰出青年。像这样优秀的青年太少见了,我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年9月初9我终于做了他的新娘。
    杨杰没有上过正规大学,在贝老师的帮助下,不仅参加了四期WHO康复培训班,而且获得了北京成人教院的高级保健医师的结业证书。熟练掌握了康复评估与治疗的技能,在我外出时能顶替我的接诊工作;还能把按摩手法灵活地运用于PT治疗之中,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疗效。
    “若非上主建造房屋,匠人必是徒然经营;若非上主护守城池,卫者必定徒然警醒。”(咏127)
    感谢天主!六年来我们医治了许多疑难杂症,在别人眼里不可能的事情都成为了可能:父母听到聋哑儿呼唤“爸爸、妈妈”;许多脑瘫孩子上了普通小学;中度植物人不仅恢复了语言,而且生活自理了。报社、电台、电视台的记者纷纷来采访报道我们的恋爱与婚姻、事业与家庭。尤其是电视台跟踪报道了我们开展康复、发展康复、关爱残疾人的事迹,引起市政府等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与大力支持:市卫生局审批了“天门市民爱康复中心”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市民 政局送来了“天门市民爱康复托养中心”的营业执照。这一切都是上主在做工,我们夫妇既没有令人注目的社会背景,又没有家财万贯的经济后盾,在当地办成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几乎是不可能的。
    由于种种原因,康复对象愈多,我们的经济负担就愈重:1、收费标准太低  2、没要政府一分钱的补助。所以我们必须拓展业务,增加服务范围。我们运用中西医相结合的手段,为社区群众提供了优质的医疗服务。没想到我们的中医中药在为我们创收的同时,又创造了更多的奇迹:骨折患者不必住院治疗,仅仅需要外固定,内服中药而治愈;中药配合穴位注射使上千名颈肩腰腿痛患者解除了病痛;中药灌肠结合穴位贴药为几千个孩子退高热止咳喘;许多老人的疑难杂症是在无法推辞的情况下接诊而治愈的。记得一位72岁的王奶奶,儿媳是人民医院的医生,患了多种疾病,每年在医院的日子有8、9个月,被几家大医院谢绝而回家等待死亡。听说了我们的事迹,偏让儿女背她来到我们的门诊,我推辞了几次,后来是母亲来说情:“我们依靠天主,给王奶奶看病,耶稣会帮助你的。” 5剂中药后王奶奶开始喝汤了;15剂药后王奶奶可以正常吃饭、下地走路了;40余天后王奶奶竟然和邻居们到居委会了。每当看到病人被治愈而来感谢我们的时候(送金匾和锦旗等),我的眼睛都会被泪水模糊住,在心里深深地赞美主!我的上主!因为只有耶稣知道,在治疗每个患者的时候,我都要在心底祈求他,依靠他,感谢他!我只是基督手中的工具,一切都是上主的荣耀!
    2001年应希拉·贝维丝老师的邀请,我再次来到香港参加为期三个月的残疾儿童的康复与评估培训班。途经广州,老师和朋友都不能理解当年我放弃广州的举动,大家劝我留下来:“只有沿海开放城市才有经济环境发展康复,也只有经济发展中的地区才能让你施展才华。”回到天门,我却下不了决心去南方:女儿未满周岁。2002年依靠着上主我顺利通过了全国执业医师考试,获得了临床执业医师资格证书。
    2003年春季我来到了余姚市残疾人康复中心。因为这里有我理想中的事业平台:政府投资了上千万建造了大型的康复机构为残疾人办实事。自己十余年的工作经验和技术不仅可以发挥作用,可以实实在在地为残疾人全心全力地服务。我还有一个心愿:把香港的老师邀请来,让余姚的康复与国际接轨。
    2003年8月,为了让我全身心投入工作,爱人杨杰关闭了天门自己的医院,带着女儿来到余姚与我并肩工作,决心为余姚的康复事业添砖加瓦。
    主啊!全能的上主!我只不过是您手中小小的工具,您借我的手医治了患者,一切荣耀都归于上主,我的天主!
    (凡有志服务于残疾人康复事业的主内兄弟姊妹,初中或大中专学历,请联系13777162627或0574—66299227。)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